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6379.JPG  

 

不負責任的傷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四兩歲開始,我就很納悶為何一個才兩歲多的孩子,會指著路人說:『哈哈哈!那個人好矮。』、『那個女的好胖!』,這樣的疑問放在我心中三年了,困擾我許久。

 

最近,五歲的小四雖然有很多的朋友,可是漸漸的沒有幾個朋友願意跟他一起玩,漸漸的,當他邀約朋友說:『我們過去玩球好不好?』、『我也要跟你們玩扮家家酒遊戲。』的時候,越來越沒有朋友願意理他,甚至不讓他進來玩。

 

前陣子,當他跟著朋友小日一起跳著跳跳床玩時,小四會在跳起來的時候出拳打在一旁的朋友小日,當別的大人問他:『你為何要打小日呢?』,小四會大聲的說:『我只是在玩打架的遊戲,打架難免會受傷,我只是在玩而已。』

 

當他拿著玩具車往小日身上丟的時候,大人問:『請問你為何要拿車丟他?』,小四也會理所當然的說:『我只是在跟他玩飛車的遊戲。』

 

當他一把將更小的小孩推到水中,大人抱起因為驚嚇而大哭的孩子時,他會說:『我們在玩,他擋到我了。』

 

當他帶領著朋友小丁一起玩,他先推了一個小妹妹,小妹妹哭了的時候,他會扯開喉嚨大聲的說:『是小丁做的,我只是在玩。』

 

小四在傷害別人的時候,總是說『我在玩』、『只是開玩笑』。

 

當他欺負別人而被質疑的時後,總是先把過錯指向別人,常常讓大人引導到錯誤的處置,冤枉了別的孩子,也讓小四的父母覺得,都是別的孩子帶壞小四的。

 

小四的母親看著這一切,不說話、也不處置,這讓即使想幫助小四的大人也沒立場說話,每一次小四傷了別的孩子,小四從來沒有道歉過,或許對他的父母來說,這也不過是小孩子在玩,沒必要大驚小怪,但是,這些結在每一個孩子身上,沒有解開過。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在打小日的時候,每一個朋友都在旁邊看到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對著小日身上狂丟玩具車的時候,每一個孩子都知道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推別人入水的時候,別的朋友也在看。

 

或許小四不知道,每次出了狀況,馬上把責任推給自己身旁朋友的時候,其他的孩子們也都看到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說:『我只是在跟他玩。』,就可以打人、就可以踢人、就可以拿玩具丟人,就可以不需要道歉的時候,每個孩子都不敢跟小四『玩』了。

 

後來有一次到小四家,整個謎底才揭開,小四家中有一個小小的店面,從出生開始來來去去的客人,只要看到小四總是不忘了逗弄一下這個可愛的孩子,從『好可愛』開始,到捏一捏孩子的臉、胡亂搓一搓孩子的頭。

 

因此,小四的爸爸會走過小四的身邊就會敲他一下頭,小四大聲的抗議後,爸爸會說:『只是跟你玩而已。』

 

小四的媽媽會忽然想到就捏起小四肥肥的臉龐搖晃的說:『你怎麼這麼可愛?』,等小四大聲抗議後,媽媽會說:『哎呀!只是跟你開玩笑的。』

 

小四的阿嬤會偷偷的咬一大口小四手上的冰棒,小四大聲抗議後說:『哈哈哈!開玩笑而已,小氣!』

 

有時候,大人們會將小四穿上好笑的衣服,或者捉弄小四出醜,一旁的大人們圍著出醜的小四開心的大笑,小四一生氣抗議,大人們會說:『跟你玩而已。』、『只是好玩而已。』

 

我想,或許小四很清楚,不管是爸爸走過去敲他一下頭、媽媽興致一來捏一捏他的臉、大人們把他當玩具在玩弄,這些都是大人們對他的欺負,他知道他不舒服、他知道他被欺負。

 

只是,大人只要說一句:『只是開個玩笑。』,就不需要道歉、不需要為他的不舒服存有歉意,反而,自己還要被責怪『只是開個玩笑就生氣。』

 

因此,小四會笑陌生人矮、胖,他以為這樣可以讓身旁的人開心大笑,就像他每次出醜的時候,大人們圍著笑他一樣。

 

因此,小四想要欺負別人的時候,他就出手,反正只要有人問就說:『我只是在跟他玩。』

 

卻不知道這樣的小四,已經越來越沒有朋友願意跟他『玩』,也越來越沒有朋友想跟他接近,因為怕自己就是那個被小四指出來『頂罪』的人。

 

小四的狀況讓我想到生命中曾遇過的一個美麗女老師,在學校中她的美麗讓她追求者不斷,而她臉上的冷漠與哀傷,也讓許多愛情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結束,學校中很多人謠傳『她眼光太高』、『她想進豪門』、『她其實私底下很亂來』、、、、,她越美麗、越冷漠、越不與別人互動,莫名其妙的謠言越多。

 

當謠言越多,我跟死黨好友的臉就越臭。

 

原來,我的死黨好友是女老師的堂妹,在學校裡,只有她知道她那美麗的堂姊為何拒絕了在大學心愛的男友而回到家鄉,只有她看過當她那美麗的堂姊接到男友的喜訊時是如何哭斷腸,只有她知道為何她那美麗的堂姊要戴起冷漠與哀傷的臉龐拒絕一個又一個的愛情。

 

而這一切的一切,只因為,美麗的女老師小學的時候,一個愛慕她的小男生為了開她一個玩笑,在她要坐下的時候,偷偷的拉開了她身後的椅子,讓她一股腦狠狠的跌坐在地板上。

 

這一跌,她痛到大哭,老師們說:『這不過是孩子們在玩。』

 

對方家長說:『小男生只是喜歡妳,想引起妳注意,所以開個玩笑而已,開玩笑也不行嗎?

 

老師們不知道、對方的家長也不知道,這一摔,這個小女孩要每天綁著骨盆復健,這一摔,多年之後才知道造成了女老師的不孕。

 

於是,在那樣的年代,無法生育的她離開了她愛的男人、也傷害了她愛的男人,她板起了臉孔讓越來越難聽的流言擋住一個個想追求的愛意,她的心很痛,痛到不覺得那些流言可以傷到她。

 

夜裡,我想著小四把兩歲的小小孩推進河水裡面的畫面。

 

我想著小四拿著玩具丟朋友的臉龐。

 

我想著女老師哀傷與美麗的面孔。

 

我想著女老師孤單與哀傷的一生.

 

這時候的我才知道,原來,所謂的玩笑,也不過是個------

 


不負責任的傷害。

 

, ,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_MG_2095.JPG  


情緒控制(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的脾氣就很火爆,經過了一路上在個性上所吃的虧,經過了一連串的政治訓練之後,我才知道,有時候情緒可以只是一種經過精密計算的過程,只為了達到某個目的的方法而已,情緒是一個可以去了解與控制的行為,而不是任由自己的情緒帶著跑。

 

生了孩子之後,我深深的知道,所謂的教養對我來說最難的莫過於是『情緒身教』,這麼火爆叛逆長大的我,如何教孩子情緒?

 

我相信人的情緒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該生氣的時候不生氣,想哭的時候哭不出來,都會是一種性格的扭曲與病態,該生氣的時候忍耐、想哭的時候不敢哭,都會累積成疾病,累積成心理疾病或是生理疾病。

 

因此,我不會告訴孩子『不要生氣,有什麼好生氣的。』

 

我也不會教孩子『不要跟別人吵架。』

 

我會在母親告訴女兒說:『不要哭!羞羞臉。』時,抱起孩子在她耳邊說:『一定很難過吧?沒關係,想哭就哭越大聲越好,媽媽陪妳,媽媽覺得哭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難過的時候會哭,代表妳很健康,媽媽現在有時候想哭都哭不出來,這樣的感覺很痛苦,所以,哭吧!講出妳的難過吧,我陪妳。』

 

孩子盡情的哭,母親也陷入了沉思。

 

人,總會有喜怒哀樂,情緒的存在沒有對錯、沒有好壞,只是個人感受的表現。

 

開心的時候就笑,被欺負的時候就該生氣,難過的時候就會想哭。

 

然而,今年女兒剛滿四歲的那個月,我卻面對了我情緒處理的最大問題,我第一次真正的在孩子面前展現了我的狂暴脾氣,那一天,我大罵著老公,而停止我謾罵的那一煞那,是我看到女兒躲進老公的懷裡,用恐懼的眼神看著我的表情。

 

我不是從不在孩子面前展現我的喜怒哀樂,而是每次喜怒哀樂都會告訴孩子原由,並且告訴孩子『這是我的情緒,請給我時間處理我的情緒。』

 

有時侯因為某些事情對著老公痛哭了一場,女兒會無緊要的繼續吃她的麥片,吃完後走過來拍拍我的背說:『媽媽,好好處理妳的情緒,我去畫畫等妳。』

 

而那一夜,火氣來的太猛烈,將我的不滿、不甘全部都罵了出來,我展現了我以往的火爆脾氣,卻嚇到了女兒。

 

當晚,當我要擁抱女兒的時候,她嚇到大哭跑開,這一幕的痛楚我想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於是,我自己找一個空間,處理自己的情緒,等情緒平靜後,一遍又一遍的跟孩子道歉:『親愛的寶貝,雖然每一個人都有情緒,很抱歉,我的情緒嚇到妳了,對不起。』

 

我看到了女兒對我諒解的笑容,我以為我得到了諒解,我更以為我已經處理完孩子的情緒。

 

然而,我錯了!

 

女兒超強的學習力,果然在三天內,原原本本的還給我。

 

三天後在餐廳,女兒因為她的朋友小寶沒有經過她同意就挪動了她的椅子,而非常生氣的大罵,那一天,我看著女兒憤怒的大罵著小寶的動作、表情,我看著小寶躲在他母親懷中害怕的表情,震撼到無法正常思考。

 

我在女兒的身上看到了三天前的自己,我在小寶身上,看到三天前女兒的恐懼表情。

 

我告訴孩子:『妳太生氣嚇到小寶了。』

 

小寶爸爸把哭泣的小寶抱出去,小寶媽媽彎到桌子底下跟躲在那裡的女兒說:『小寶出去一下,不是妳的錯,不需要在意。』

 

小寶媽媽體貼的點醒了我,我一直著重在孩子情緒的爆發太激烈,卻忘了同理孩子有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於是,我馬上離開位置,蹲進去桌子下,對著桌下的女兒說:『寶貝,對不起,我知道妳很生氣別人動了妳的椅子,這一件事情妳有好好表達自己的意見,是媽媽不對,可以請妳原諒我嗎?

 

女兒點點頭,原諒了我,當時,我也不再談這件事情。

 

那一晚,我在睡前一邊幫女兒按摩一邊很溫柔的問孩子:『寶貝,那天媽媽很生氣、很生氣的罵爸爸的時候,妳知道我在生氣什麼嗎?

 

女兒搖搖頭說:『不知道。』

 

我笑一笑問說:『是不是我太生氣了、太可怕了,可怕到妳嚇到完全聽不進去我說什麼?只是害怕?

 

女兒點點頭後,我繼續說:『寶貝,對不起!媽媽從以前到現在,有時候還是不太會控制自己的脾氣,有些事情其實只要小小的生氣就好了,我會把小小的事情大大的生氣,生氣到讓別人很害怕,怕到不知道我到底在氣什麼。』

 

女兒說:『媽媽,妳那天真的很可怕。』

 

我笑笑的說:『寶貝,很對不起,請妳原諒我!像今天,妳很生氣小寶動了妳的椅子,妳也好生氣,氣到大罵,小寶也被妳嚇一跳,妳想,小寶知道妳在生什麼氣嗎?

 

女兒想一想說:『應該不知道吧。』

 

我笑一笑說:『寶貝,那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努力?媽媽學不會,好好的講,媽媽學不會把大大的生氣變成小小的生氣,下次當我有努力,好好的說不生氣的時候,妳可不可以幫我說讚?

 

女兒笑著點點頭,於是我又繼續說:『如果下一次,媽媽有好好的跟別人說我不舒服、這種行為傷害我了、這樣我不喜歡,而不是生氣大罵,妳也可以幫我說棒嗎?

 

女兒開心的點點頭說:『媽媽,我們一起加油。』

 

過了五天,依舊在睡覺前,我告訴女兒說:『寶貝!我覺得妳今天好棒,今天出去玩的時候,小寶站在妳旁邊在往河裡面丟石頭,妳在旁邊被噴起來的水花噴了滿臉,我看到妳好生氣,準備要大大的生氣的時候,忽然停下來,很溫柔的跟小寶說:「可以請你好好丟,不要噴到我嗎?」,我覺得妳有好好的說,而且小小的生氣,卻沒有嚇到別人,妳好利害喔!妳怎麼做到的?可以教媽媽嗎?

 

女兒聽完後笑笑的不說話,過了一陣子,我準備熄燈了,女兒卻忽然開口的說:『媽媽,妳說的對。』

 

我一臉弧疑的轉頭看著她。

 

她繼續說著:『我好好的說,小寶就知道我不喜歡被噴水,我好好的說,他就知道了,妳說的對,我生氣的大罵,小寶都不知道我在氣什麼,原來,只要好好的說就可以了,媽媽也要一起努力喔!好好的說就好。』

 

那一夜,我感動到無法言語。

 

親愛的孩子,媽媽學不會的東西,謝謝妳!

 

謝謝妳陪著我一起學習。

 

也謝謝妳教我,一起學習著,情緒控制。

 

謝謝妳


 

 

 

, , ,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_MG_2059.JPG  


貢丸團小故事-孩子們的教室

 

之前我住的房子是老公自己設計的,一進門最搶眼的就是兩面牆大的大書櫃,書櫃雖然超大卻還不夠擺我跟老公的書籍,時間一到就必須大量的捐贈給圖書館,我記得有一次,一個朋友一進我家門看到我家的書牆,就不太想走進來了。

 

他告訴我:『妳家的書怎麼這麼多呀?

我說:『看你喜歡什麼,可以借回去看呀!』

 
他一臉嫌惡的說:『我這輩子最痛恨書了,碩士學位一拿到,我就發誓再也不碰書。』

 

我忘不了那樣的神情,這個朋友的學歷比我高,還是個留學國外的碩士,但是那種對書的嫌惡,卻也是我看過最直接也最坦白的。

 

有多少人,拿到學歷之後,除了八卦雜誌之外就沒有看書的習慣了?

 

『人,為何要學習?』這一個問題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翻轉著。

 

有一天,四歲的女兒在電話中告訴外婆:『我們今天去台大玩喔~。』

母親在電話中,問她:『那以後妳要不要讀那個學校?

女兒嘟起嘴巴說:『我不想去學校,我不要上課。』

 

女兒對學校的恐懼其來有自,小時候她的好朋友去學校後就曾經告訴她:『妳不睡午覺,老師會打妳喔。』,還告訴她:『去學校要乖乖聽老師說話,不然會被打。』

 

也有大哥哥告訴她:『現在的老師不打人,可是妳要練習自己打自己,因為老師都叫妳要自己打自己。』

 

那一天聽孩子跟母親的對話,我在想,或許我該把孩子對『打人老師的恐懼』跟『學習』這兩個事情釐清,於是夜晚,我們有了這樣的對話:

 

『寶貝,妳不喜歡去學校學東西嗎?

『不喜歡,因為老師都會打人。』

『可是妳知道為什麼妳的朋友出去玩,都只有媽媽背著大相機拍照,其他媽媽都不太幫大家拍照呢?

『不知道!』

『因為媽媽有去上過課,知道那樣的光線要用哪樣的設定,才可以拍出好照片。像媽媽會開車,也是去上課學的,我想學開車,就去找會教的老師上課,我想學用縫紉機,我就請阿姨來家中教我怎麼用。』

『那我想學的東西,也可以找老師學嗎?

『親愛的寶貝,那當然囉,以後妳想學義大利麵,妳可以去義大利找你最喜歡吃的餐廳學,妳想學法國料理,妳可以去法國學,妳想要學建築,妳可以去巴塞隆納,想要學化妝,可以去紐約學,只要妳想學,這個世界就是妳的教室。』

『那我明天想學自己買東西、自己做蕃茄海鮮義大利麵可以嗎?

『可以呀!』

『會很難嗎?

『親愛的寶貝呀!當妳真心想要學一樣東西的時候,就不會有難這件事情了,一點都不難。』

 

女兒心滿意足的睡著之後,我看著她的臉,心裡想的是很多人對貢丸團的質疑,母親不只一次的告訴我:『每天都帶孩子出去玩,都不去學校學東西。』

 

我想著同一天,我跟三歲四個月的小寶、四歲大的女兒一起在台大玩,在平台上跳舞跳累了之後,我們坐在椅子上,看著建國高架橋上的車在辛亥路形成了一個匯流的系統,我們玩著『猜猜這台車往哪個方向走的遊戲』。

 

因為這樣的遊戲,我認真的解釋了,如何看出駕駛人正在踩煞車?方向燈又該怎麼看?為什麼煞車要用紅燈?為什麼方向燈要用黄燈?為什麼左轉的車要在那個線道?為什麼直行的車要停下來,往右方向的車車卻可以走?

 

女兒跟小寶此起彼落的為什麼,讓我幾乎用盡了我所有的知識與方法來解釋,顏色的波長、駕駛人在想什麼?要往哪個方向走?而設計道路跟紅綠燈的人又在想什麼?為何這樣設計?

 

有些是談,有些是把問題丟給孩子們思考,讓他們開心的講答案。

 

很即興的談,很生活的話題,卻差點用光我的腦細胞。

 

沒有上課鐘、沒有下課鐘,有人想離開就離開。

 

於是我們又往下走,剛好看到一個工人,開著一台或車停在校園中,貨車上有一台正轟隆轟隆做響的發電機,孩子們又停下了他們的腳步,看著那個工人用電動刀片切割鋼筋冒出大量的火花。

 

工人在炎熱的太陽底下汗如雨下,我蹲在兩個孩子之間,解釋著為何要用圓形切割刀,在戶外沒有電,所以要用發電機發電,如何的切割,孩子們站在烈日下,看著工人切割、換刀片、扭斷鋼筋、堆疊鋼筋,一點都不想離開。

 

後來小寶爸爸來了,看到她們認真的眼神,開始講解所謂的摩擦力,摩擦力如何產生熱能,讓孩子用手摩擦產生熱,一點一滴的解釋,直到孩子滿意為止,我們在烈日下站了半個多小時,只為了讓孩子甘願的講出那句:『喔~我懂了!走吧。』

 

現在,五歲的蘋果會告訴大家:『天黑了,要回家了,因為太陽去南半球了。』

 

四歲的女兒會說:『太陽去照巴黎鐵塔了。』

 

我們在孩子學腳踏車的時候,跟孩子談『重心』、『地心引力』,在打雷的時候談雷電,在橋下的時候,解釋光線照到河面上的反光,如何在橋下璧面產生漂亮的光波紋。

 

MOMO媽媽會在孩子們發現馬陸的時候,把馬陸放在自己的手上,解釋馬陸跟毛毛蟲的不同,在發現毛毛蟲的時候,討論著毛毛毛蟲的生態,如何拯救誤闖馬路的毛毛蟲,在池塘邊發現蝌蚪的時候,孩子們邊撈蝌蚪,邊觀察長腳的蝌蚪,與剛剛變成青蛙的蝌蚪,也討論著生命。

 

當孩子們在地上挖一個洞,放入了水變成水池,不懂水為何會慢慢的消失?我們跟孩子解釋『滲透』。

 

孩子們騎腳踏車玩『甩尾』,我們告訴他們『離心力』,當孩子們問為何小寶爸爸的車可以開到河邊?彈彈爸爸的車不可以? 我們解釋了越野休旅車跟房車設計上的不同,何謂『底盤』?哪些車底盤要高?哪些車因為要降低風阻所以底盤要低?什麼又是『風阻』?

 

因此,出門的時候,五歲的彥彥會告訴我們,前面的那台車是SAAB的那一款,輪胎的設計跟別的車有什麼不同,甚至他會懂的許多修車專有名詞。

 

三歲四個月的小寶會在等紅燈的時候問:『前面那台車,明明停了,為什麼沒有踩煞車?煞車燈怎麼沒亮?

 

四歲的肉彈會在用鋼杯喝飲料的時候,發現底部的飲料在發光,她會拿起家中的每個不同材質的杯子裝同樣的飲料,看看還會不會發光?

 

當她問我為何發光的時候,我告訴她『可能是鋼杯的底部剛剛好反射了電燈的光,所以才會發光。』,於是她翻箱倒櫃的拿著她的手電筒,蓋住杯子看黑暗中的飲料有沒有發光,再用手電筒從手的夾縫中照光,看看飲料是不是發光?

最後,眼神發光的她,抬頭告訴我:『媽媽,妳說的對,是光線的關係。』

 

孩子那句:『媽媽,妳說的對。』讓我真正的知道,我的孩子或許沒有乖乖的坐在課堂上,但是不代表她沒有在思考與學習。

 

我的孩子或許沒有去學校,但是不代表她的求知慾不被滿足。

 

我的孩子或許沒有買什麼教材、哪一種書、哪一套學說,但是她的教材是她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每分每秒。

 

我的孩子或許沒有所謂的大中小班,但是,她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發現驚奇、疑問與解惑,對事情的發現與疑惑,對問題的提出開心不已。

 

他們的疑問沒有年級的限制,我們的解答也沒有年級的限制。

 

我的孩子或許還沒有一個真正的老師,但是她知道,只要她想要了解,身邊有哪些大人都可以提供她解答。

 

孩子們讓我知道,學習的意義在哪裡?在為了幫生活中的每一個疑惑解答並找出方法。

 

或許有一天,當他們無法再從大人的解釋中找到滿足,當他們發現書籍可以讓他們的疑惑擁有不同層面、不同角度的解答時,書籍在他們的心中,不會是一個痛苦的來源,而是一種求知泉源的滿足。

 

而當孩子們可以把生活處處當教室的時候,他們的腳走多遠,他們的教室,就有多廣闊。

 

放眼望去,都是我想給孩子們的教室。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 Jul 08 Fri 2011 05:48
  • 本事

_MG_6869.JPG  


本事(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忍耐了多年,受不了父親過世後,每次回家母親哭泣的臉龐,受不了母親哀怨的嘆息,受不了每次母親怨嘆自己兒子的不孝,怨嘆自己明明有個在美國賺美金的兒子,卻要淪落到靠女兒養,受不了因為怕沒有面子越來越走不出家門的母親,楊妹妹趁著出差的空檔,提著行李飛向美國。

 

其實楊大哥還是有跟楊妹連絡,只是每次只要一談到母親,大哥就理所當然的掛斷電話,母親常說:『兒子只要娶了老婆之後就變了一個人。』,楊妹想起自己的母親其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但是也不見得大嫂就是那種不明理到連讓大哥談論母親都限制的人。

 

楊妹帶著滿肚子的疑問飛向美國,到了大哥家,大哥跟大嫂也熱烈的歡迎她的來訪,住在大哥家的那幾天,楊妹始終開不了口談論母親,她融在大哥家溫暖且舒適的氛圍中,她看著大哥在家中對妻子滿眼的愛意,她看著大哥一回家孩子們衝到門口擁抱的幸福,短短的五天,她看著大哥臉上對孩子與妻子所揚起的笑容,是她跟大哥相處的十幾年歲月中所沒看過的。

 

她不懂問題出在哪裡,她不懂她為何開不了口談論母親,然而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回台的日子也一天天的逼近,她終於在大哥單獨送她去機場的路上鼓起勇氣開了口:『哥,你要不要也開口請媽來你家住一段時間,現在她到處去跟別人說,有遺產給兒子,兒子才會孝順,沒遺產給兒子,兒子躲在美國不回來看她這個娘。』

 

說完這句話,車內的空氣忽然凝結,楊妹連呼吸都不敢用力。

 

就像等了一世紀這麼久,楊大哥終於開口了:『沒辦法留遺產給孩子,是爸媽自己沒本事,怨的了誰?

 

這一句話讓楊妹憤怒了起來,大聲的說:『大哥,你怎麼可以講這種話?爸媽好歹也把你栽培到博士畢業,你說這種話對嗎?

 

車子轉到機場的下客區,楊大哥下車幫楊妹把行李放下,然後對著楊妹憤怒的喊著:『讀到美國的博士,是我拼、是我有本事,她自己有本事可以讀到博士嗎?她自己沒本事,不要怪到我身上。』

 

說完,留下錯愕的楊妹,開車揚長而去。

 

一個人枯坐在異國機場的楊妹,從一剛開始的憤怒,慢慢的沉澱,忽然,她嚎哭了起來,哥哥那句:『是她沒本事。』,刺痛了她的心。

 

有數不清多少次,成績優越的哥哥常常得到父母的獎賞,每次考試全校第一名的哥哥總會在成績公佈的第二天,得到令人稱羨的禮物,有時候是令人稱羨的最新玩具,有時候是帶出去吃大餐,當她眼巴巴的看著父母帶著哥哥出門,留她一個人在家寫功課的時候,總會聽到母親說:『沒辦法,誰叫她沒本事考第一名。』

 

她有好幾次聽到母親在街頭巷尾誇耀著兒子:『我兒子真有本事,這次又是全校第一名,我家那個楊妹,就沒那個本事可以跟他哥一樣,反正是女生,以後嫁人我就不管了,沒本事就沒本事。』

 

因此大家都知道,『楊家有個有本事的楊哥哥,有個沒本事的楊妹妹。』,那個有本事的楊哥哥後來考上公費留學,出國唸洋博士,那個沒本事的楊妹妹,讀了一所專科學校後插班大學,跌跌撞撞的讀完大學學歷。

 

進了職場的楊妹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量,犧牲了自己的青春、犧牲了每天的出遊,一天到晚到處去搶訂單,沒日沒夜的工作,讓自己的工作表現亮眼,或許不在於自己真的喜愛這份工作,而只是想要證明『我沒本事讀書不代表沒本事賺錢』,她也想擺脫那個緊緊套在自己頭上寫著『沒本事的楊妹妹』的緊箍咒。

 

楊妹這一生中不知道聽到父母對自己說過多少次:『是妳沒本事。』,想不到這麼多年之後,是他們最驕傲的兒子說他們:『沒辦法為自己留財產是他們沒這個本事。』

 

楊妹在異國的機場哭到幾乎乾嘔,她才想起來,母親為大哥保留的房間內,從小得到的新玩具、好玩的獎賞,幾乎是原封不動的擺著,當她跟朋友出遊的時候,大哥埋首書堆在啃讀著,當她去看電影的時候,大哥依舊在唸書,在她的記憶中,大哥是用他的青春、他的人生、他的每分每秒,在維持著她父母心中那個『有本事的兒子。』

 

或許不是大哥不孝順,不把母親接來美國同住,而是,他想維持那個家自在與溫馨的氛圍,因為只要有母親在,他就必須要在母親的標準下過日子,過著那種分分秒秒展現自己『有本事』的日子,那種連呼吸都還要擔心別人眼光的日子。

 

他擔心著他的孩子要被自己的母親,歸分成『有本事的』跟『沒本事的』。

 

楊妹終於懂了,不是大哥不孝順,大哥是如此孝順的把母親從小到大,用一個人的『本事』評斷一個人的價值,來評斷母親,如此孝順的將母親的教誨全盤接受。

 

在淚眼中,楊妹面對了自己傷,也懂了大哥的傷。

 

原來,『有本事的』跟『沒本事的』,都一樣痛苦。

 

當機場廣播催促著往台北的旅客該登機的訊息,楊妹擦乾了自己的眼淚,卻跨不出她的腳步。

 

那個當下,她終於知道大哥多年不回家的理由,因為,這時候的她,也不知道該用甚麼樣的心情,回去面對自己的母親。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l 01 Fri 2011 12:22
  • 忌妒

_MG_5810.JPG  


忌妒(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女兒的遊戲團體中,我是被稱為最會買東西的媽媽,也因此最近的我常常在想,我的消費習慣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小學的時候,隔壁班上有一個很高很漂亮的女生,她的成績不好,不是一個被老師們喜歡的學生,但是她長的高挑又漂亮,每天綁著兩條長長的辮子到學校,有一陣子,學校流行小型的掌上型電動玩具,對當時的我們來說,那一台價格不斐,但是她卻有好多台。

 

當時的掌上型電動玩具很簡單,一台只有一種玩法,有的是大金鋼採香蕉,有的是釣魚的遊戲,於是,每一個孩子即使在學校是風雲人物,想要玩一玩那些電動玩具,還要低下頭去跟那個女生借。

 

那個女孩的家中並不富裕,但是因為哥哥已經是高中生了,很疼這個妹妹,常常打工賺錢買玩具給她,她也對人很好,一點都不吝嗇的把玩具借給朋友回家玩。

 

最近的我常想,當時的她到底是真的想把這麼貴重的玩具借給別人回家玩,還是,不懂拒絕?

 

到底是她很樂意分享?還是只是想要藉由玩具,來多交一點朋友?來感受變成風雲人物的幸福?

 

而那時候的我,到底是因為看到別人擁有,自己無法擁有的不滿足?還是,只是因為忌妒?

 

經過了好幾十年,我的記憶很清楚,我的情緒還搞不清楚。

 

上個月,我的手帕交帶著她的兒子小廷來台北,以前女兒都是陪我回娘家才會跟小廷一起玩,這是第一次,小廷來台北跟她一起玩一整天,為了怕兩個孩子玩不起來,我還找了貢丸團的小寶一起來。

 

那一天,小朋友一下子就玩在一起了,小寶跟小廷兩個小男生,馬上就可以玩的很瘋,正在一旁跟朋友聊天邊看著遠方孩子的我,忽然間,我看到女兒的臉一沉,靜靜的不說話。

 

我慢慢的走到她身邊,靜靜的蹲下來,女兒看到我之後,舉起了雙手說:『媽媽,抱抱!媽媽,陪我玩。』

 

我不懂孩子為何跟朋友在一起,還要我陪她玩,我想那應該跟她剛剛忽然消失的笑容有關,於是,我輕輕的抱起了她,給她一個親暱的吻,在她耳邊說:『怎麼了?不開心嗎?

 

女兒不說話,在我的懷中看著遠方的小廷跟小寶正互相『尬車』,我抱著她等了很久,女兒才嘟著嘴巴開口說:『我不喜歡小廷這麼開心。』

 

我看看她,又看著遠方的兩個小男生,輕輕的在她耳邊問:『是不是妳覺得,小廷是妳的朋友,小寶也是妳的朋友,妳希望他們跟妳玩的很開心,可是看他們兩個本來不認識,現在卻玩的很開心,感覺自己的朋友小寶被小廷搶走了,自己的朋友小廷被小寶搶走了,所以不開心?』

 

聽到我這麼說,女兒睜大了眼睛說:『對!就是這樣,媽媽妳怎麼知道?』

 

我回答她:『親愛的寶貝,這種感覺,這種心情叫做吃醋,也叫做忌妒。』

 

女兒嘟著嘴巴說:『我不喜歡忌妒,也不喜歡吃醋,這種感覺讓我覺得不開心。』

 

我抱著她蹲坐在草地上,告訴她:『以前妳還沒有出生的時候,爸爸跟媽媽兩個人一起生活,我們互相相愛,後來妳出生了,常常抱著爸爸猛親,媽媽有時候也很生氣呀!這就是吃醋、這就是忌妒,明明只可以親我的人,怎麼可以被小女生抱著猛親?明明是我最愛的女兒,竟然抱著她爸爸猛親,我也會吃醋呀!』

 

女兒詭訐的笑了,然後說:『我喜歡親爸爸,讓媽媽吃醋。』

 

我笑著說:『可是,雖然我很吃醋,可是我多了一個女兒愛我,爸爸除了媽媽以外,也多了一個妳很愛他,雖然還是有點吃醋,不過我覺得我更幸福了,這個吃醋就沒有必要了。』

 

我繼續說著:『我喜歡妳親爸爸,可是如果有別的阿姨親爸爸,我就會超級生氣跟忌妒,而這種生氣跟忌妒,可能會讓我失去理智打人,那是因為我跟爸爸結婚的時候有簽訂契約,也就是結婚證書,在約定的時間內,只愛對方一個人,如果他跟別的阿姨親親,就是毀約。可是小廷跟小寶沒有跟妳簽約,沒有簽那種我只可以跟彈彈玩,不能跟別人玩的約。』

 

女兒嘟著嘴說:『可是我還是不喜歡他們這麼開心,那我可以跟他們簽約嗎?

我笑著說:『那這樣彈彈也不能交新的朋友了,簽約很多都要公平,而且不一定他們願意。』

 

我繼續說著:『寶貝,每一個人都會有情緒,每一種情緒都會讓妳感覺開心、不開心、舒服、不舒服,這種情緒叫做吃醋、也叫做忌妒,可是妳有必要吃醋嗎?我們想想看好不好?』

 

女兒點頭後我繼續說:『當妳回台中外婆家的時候,因為我跟小廷的媽媽認識,妳認識了小廷,又因為小廷而認識很多他的表兄弟姊妹、朋友;小廷也因為認識了妳,才認識了小寶跟小比,只因為妳跟小廷互相認識,所以朋友就變得超級多,這樣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嗎?

 

女兒聽完,我陪著她細數因為小廷而認識的朋友虔虔姐姐、囷囷妹妹、小瑞弟弟、睿睿弟弟、、、,也陪著她細數因為認識小寶,而認識的朋友彥彥、MOMO、小蓁、卉卉、年年、、,數到十根手指頭、十根腳指頭都不夠數的時候,女兒開心的笑了。

 

然後跳離了我的懷抱,奔跑著加入了她的朋友們。

 

現在的女兒,還是會抱著她的爸爸猛親,然後得意的說:『媽媽,不要忌妒喔~不要吃醋喔!因為我們還是很愛妳喔。』

 

現在的女兒也會忽然說:『今天,小天跟蘋果借車子玩,明明他自己就有麥坤,還跟蘋果借麥坤的車車來摔,摔壞了都不道歉,我覺得小天是忌妒,忌妒蘋果有很多台車,可是因為忌妒就摔壞別人的車,好可怕。』

 

女兒也會在我跟貢丸團的孩子們玩的很瘋的時候,跑過來湊著我耳朵說:『媽媽,我忌妒大家都搶我的媽媽。』

 

每一次,都讓我們母女聊忌妒的感覺、忌妒的心情、忌妒的原因、有沒有必要忌妒?還有忌妒的經驗。

 

我珍惜著每一次孩子的忌妒。

 

因為女兒,讓我終於了解了,小學時候的我,借了掌上型電動玩具回家後,我不跟父母說我要買,還偷偷的藏在棉被中打電動,那時候的我應該知道,電動玩具這樣東西會讓我不想寫功課,所以根本不是父母會買給我的玩具。

 

因此,我不是買不到東西的不滿足,而是忌妒。

 

忌妒著那個小女生留著我被規定不能留的長髮,忌妒著那個小女生有著公主般的髮圈,忌妒著那個小女生有著一個疼愛她的哥哥,忌妒著她被疼愛著。

 


年近四十歲的我,終於搞懂了,我十歲時的心情,叫做忌妒。

 

 

而我的女兒四歲,她正在認識她的一種感覺、一種心情,那種心情叫做『忌妒』。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