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2909.JPG  


雨澆不熄的笑容~~孩子與她的貢丸團朋友(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剛出生的那幾個月,孩子與我簡直算是足不出戶,這種生活型態對我這麼野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苦行,後來認識了一群媽媽,常常大家一約就出門,孩子們認識了朋友,我也認識了許多很棒的朋友。

 

只是,有時候,原本母女倆人興奮要出門的時候,看到天一黑、落下雨,電話就響了:『下雨了,今天活動取消。』

 

下雨取消出遊,對每一個媽媽來說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撐著傘、背著一歲多快兩歲的孩子在雨中行走,這樣的畫面光想就很麻煩,更何況還有家中的許多親友會說:『下雨了還出門,不怕孩子感冒嗎?

 

大人懂下雨的麻煩,孩子不懂,兩歲的女兒原本興沖沖想跟朋友玩,卻不能出門了,孩子穿著雨鞋、撐著小傘在門口賣力的哭著,我不想對孩子沒信用,於是,還是跟著孩子撐傘去住家附近的公園,讓她撐著傘在雨中踩水坑,要避免腳濕的雨鞋總是被她踩水所溅出的水花,裝滿水。

 

於是,孩子認為,下雨好好玩,什麼是麻煩呀?

 

女兒三歲四個月的時候,我們一群有共同理念、共同觀念的父母組成了孩子們的『赤肉貢丸團』,『赤肉』是因為孩子們都打赤腳、打赤膊,打赤膊、打赤腳一起共同遊玩就是『赤肉貢丸團』。

 

這一群的父母很奇怪,下雨天依舊出遊、颱風天也風雨無阻,有一次我們看著孩子在颱風天撐著傘在三芝山上的咖啡館草坪玩水、踩水,看著雨一陣又一陣的掃下來,典型的颱風天,孩子們用身體懂了什麼叫做『風颱雨(台語)』。

 

有一次,十二月天一群父母穿著厚重雪衣跟著孩子們在風雨低溫、空氣冰冷的擎天崗圍著一鍋熱湯取暖野餐,孩子撐著傘、穿著雨衣、穿著雨鞋,在山林中奔跑嬉戲,那天三台車,滿滿的孩子與父母,衣服幾乎完全溼透,每個孩子的腳都感覺到冰冷,臉卻因為興奮與在雨中奔跑而發熱。

 

回家後,女兒邊泡著熱水澡邊告訴我:『媽媽,今天真的好好玩喔!可是下次不要選下雨天好嗎?下雨天真的好麻煩呀!走路都可能踩到雨衣、、、、。』

 

那一天,女兒三歲七個月,她終於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懂了『下雨天的麻煩』。

 

然而,即使知道下雨很麻煩,卻從來沒有澆熄孩子對這個世界的熱情,下雨了可以撐傘出去玩、可以在屋簷玩、可以穿著雨鞋玩。

 

2011年六月份,女兒四歲了,天氣炎熱到我們幾乎沒人想出門,女兒跟她的朋友們幾乎每天都泡在自來水博物館的水池中,每天在同一個地方,不需要別人教,總會有好幾種不同的玩法在孩子間自然的產生。

 

早上一早就到、到傍晚才離開,不需要午睡更不需要逼吃飯,餓了就到父母身邊碗一拿就狂吃。

 

午後一陣的大雨,水池中的父母紛紛帶著孩子離開,貢丸團的父母沒有一個人起身收拾東西,老公打電話來問:『下雨了耶~

 

我回答:『對呀!下雨了,有沒有很棒?終於不需要讓女兒在馬路上踩水漥還要怕水髒跟車子,女兒可以撐著傘在雨中盡情的踩水了。』

 

邊回答老公,我邊看著女兒跟她的朋友們,在雨中撐著傘跳舞。

 

打雷了,一聽到雷雨聲,孩子們全部自動的離開水池,因為小時候曾經被插頭電到的小寶(3y4m)很慎重的告訴孩子們,打雷要躲起來,因為被電到會如何痛到整身發抖。

 

於是,所有的孩子紛紛提問,打雷的時候,哪些地方可以躲?哪些地方不能躲?孩子們在雷雨聲中,濕搭搭的認識了何謂閃電?何謂導電?哪個東西有避雷針?

 

更大的雷雨,打到連池邊躲雨的棚子都招架不住時,孩子們躲進了販賣部,換上乾淨的衣服,爬上投籃機,孩子們投籃投到笑聲沒停過。

 

雨一停,繼續換上泳衣奔向水池。

 

下雨不會成為父母的困擾,雨不會成為大人出門不出門的藉口,就不會成為孩子的痛苦,有雨沒雨都可以很快樂。

 

如果雨都打不散父母出門的意願,雨都打不斷孩子遊玩的興致,那麼這樣長大的孩子不可能會因為下雨而懶的去上班,不會因為雨會弄濕那套面試西裝而不去面試,下雨不再是孩子懶的去上學、懶的去上班、懶的出門的理由。

 

前幾天,玩到傍晚的時候忽然又下了一場雨,因為已經接近下班時間,父母們收拾著玩具要離開,看著女兒臉色忽然一沉,我撐著傘、扛著所有的東西、抱起了她,邊走邊問:『怎麼了?不開心?

 

女兒說:『我不喜歡下雨,下雨就要回家。』

 

我告訴她:『寶貝呀~不是因為下雨才要回家,而是因為時間到了該回家了,天黑了,而不是下雨才要回家。下雨很棒喔,所有的樹木跟草都可以喝水了。』

 

於是,女兒開心的說:『對呀!還可以洗澡、還可以聽水掉在水中的滴滴答答跳舞、雨會在水中畫圈圈喔,而且下雨會在花的葉子上(荷葉)變成珠珠,真是太棒了,下雨真棒。』

 

女兒閃亮的眼睛開始快樂的分享所有雨天的記憶,那樣發亮的眼神,在陰雨的天氣中格外耀眼。

 

那時候我想,Benson會因為吃不飽、睡不飽而影響了他的情緒,而影響我情緒的事情又更多如牛毛,曾在雨天接到惡耗消息的我,連續多天的雨總會讓我陷入一種失去朋友的哀傷,多年來沒有改變。

 

然而,女兒四歲了,四歲的她感受過颱風雨在她身上拍打、推著她往前走,她感受過在十二月天擎天崗上冷風冷雨所帶來的開心與不方便、她感受過雨打在身上的感覺、她感受過在雨中跟朋友分別、她感受過雙腳踩在泥巴中的感受、她感受過在雨中看到閃電後倒數等雷聲的經歷、她感受過在雨稍停的空檔,背在媽媽的背上跑著跟朋友捉迷藏的快樂。

 

看著孩子跟她們朋友們在雨中綻放的笑容,我心中好想告訴他們,

 

親愛的孩子們呀!

 

人生有很多事情,跟雨一樣是必要存在的,肚子餓、睡不飽、天氣太熱、雨一直下、、、、、或許這些事情都會讓你們感覺到麻煩、感覺到不舒服、感覺到很冰冷、感覺到很快樂、、、而這些必要存在的東西與事務,不該讓們感到憂傷與煩心。

 

而我希望不管遇到那樣的事情,哪樣的喜怒哀樂,請你們一定要記得你們曾經跟著朋友們在各種雨中的笑容,那種,雨澆不熄的笑容。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_MG_8486.JPG  


貢丸團小故事~捨不得    2011/6/14 華山大草坪

 

剛滿五歲的蘋果跟著貢丸團的朋友一起玩,蘋果的動作一向比較慢,常常在一旁看著別的孩子的遊玩,自己沒有跟著玩,卻可以每次在他乎然開口的當下,發現他觀察力十足。

 

蘋果因為要上很多的特殊教育課程,常常玩到一半就必須離開,今天,蘋果必須要在下午三點離開朋友去上課,媽媽希望他能離開了,他卻一直不肯離開,於是,大人們開始一一的勸說。

 

一開始我蹲在蘋果的身邊說:『我跟你一起把腳踏車牽去媽媽的車子旁邊好嗎?我們一起將車子送去維修。』

 

勸了很久,蘋果不生氣也不哭泣,只是就是不願意走,靜靜的一直看著朋友玩。

 

蘋果的媽媽告訴蘋果她先把東西拿會去車裡面放,等一下回來接他就該離開了。

 

於是,蘋果媽媽離開後,我一邊蹲在蘋果身邊,一邊抱著蘋果,我告訴他:『你捨不得嗎?

 

他很難過的點點頭。

 

我說:『我也好捨不得,每次跟朋友分開的時候,我也會很捨不得。』

 

蘋果不說話的點點頭。

 

我繼續說著:『可是,離開後又見面,大家都會很開心的跑過去說,你來了喔~

,這件事情真開心!如果沒有捨不得的離開,就不會有見面的這種開心了。』

 

蘋果停了三秒鐘慢慢的說:『可是我真的捨不得。』

 

我點點頭,用手比出三跟手指頭舉例說:『媽媽說,蘋果的這一門課還有三堂要上課,所以還有三次的捨不得,如果蘋果今天吃了一次捨不得,跟大家說再見離開去上課,那麼就還剩兩次捨不得,如果今天沒去上課,不吃下這個捨不得,那麼下次還是有三次的捨不得,這樣每次出來玩都會面對捨不得,不是更難過嗎?』

 

蘋果對著我的手指發呆,我以為我說太快他無法理解,於是我又重新講解了一便,更慢、更仔細。

 

蘋果的媽媽,回來後接手繼續勸說,我卻離開去幫孩子們買東西了。

 

後來到了快五點,蘋果的課上完了,蘋果媽媽又帶著蘋果回來。

 

看到蘋果遠遠的走回來,我跟孩子們跑去歡迎他,告訴他:『很開心我們又見面了。』

 

蘋果騎著他的腳踏車,抬頭看著我說:『彈彈媽媽,我吃掉了喔~

 

一時熱昏頭的我沒有反應過來,問他:『你吃掉什麼了?

 

蘋果很大聲的說:『我吃掉了一個捨不得!』

 

 

 

 

我很感動的蹲在他面前,大大的、用力的,給蘋果一個:『讚!

 

 

 

 

 

 

 

 

 

 

蘋果,五歲,正在貢丸團中學著面對自己的心情,那種心情叫做『捨不得』。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_MG_7523.JPG  

對生命的尊重(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是在五月底出生的,日子不是孩子挑的,我的婦產科醫生因為六月份要前往分院服務,所以將他所有即將生產的產婦,全部安排五月底的那幾天,到醫院催生。

 

於是,入院的時候,產婦太多,我躺在醫院的走廊打催生針,經歷了催生針所產生三十個小時的巨痛與生產時那像被輾過般的擠壓,我才聽到孩子宏亮的哭聲。

 

生完孩子,我依舊躺在病房外的走廊,只用一扇簡單的活動簾隔著,我疲憊的身體無法安心的休息,因為來來往往的人,在我的身邊,不停的穿梭,我躺在簡易的推床上面,渡過我生產後的第一天。

 

我一直以為就該這樣,安胎的時候、生產的時候,虛弱的人,就只能任人翻過來、翻過去,護士走過來床邊,還搞不清楚現在是打針還是量血壓。

 

生病的人,或許不該談尊嚴;要靠別人照顧的人,沒有立場說話。

 

孩子三歲以前受傷了,為了不讓孩子的傷口潰爛,為了孩子受傷後還能洗澡、玩水,我買了一條日本製造的藥膏,那種藥膏抹了之後會在傷口上形成一種薄薄的薄膜,不怕水、更不怕剝落。

 

只是要讓傷口密封住,傷口就必須消毒過,否則不透氣的傷口反而更容易感染,所以抹了這條藥膏後,傷口會有劇烈的痛,常常讓孩子哭到大叫。

 

女兒稱它:『痛痛的藥藥。』

 

常常只要看到我走到藥箱,她人就哭了,從孩子出生就沒打罵過她、沒強迫過她的我,只有吃藥的時候、擦傷口的時候,我會用強制的方法處理,灌藥、將藥膏擠在手上,趁著孩子不注意時候,偷偷的抹在她的傷口,然後用力抱著痛到狂哭的她,不讓她的手去撥開藥膏。

 

我打著為了孩子好的大旗,理所當然的做著。

 

即使後來才知道,那小時候狂灌入孩子口中的感冒藥,是造成孩子哮吼的原因,也才知道,我灌的藥有很多正在破壞孩子身體的調節系統。

 

即使如此,我依舊理所當然的強迫著讓孩子被迫接受我的『為你身體好。』

 

女兒貢丸團成軍後第二次出遊的時候,我們約在大稻埕碼頭旁的腳踏車出租處,大人們互相的聊天彼此熟悉各自的理念與觀念,孩子們騎著各自的腳踏車,一起在樹陰下的空地遊玩。

 

忽然一個四歲的孩子小千赤腳踩到了玻璃,腳底開始流血,小千哭紅了眼睛,她的母親抱著她坐在椅子上。

 

彥彥的媽媽蹲下來看小千的傷口,很正式的跟小千說:『一定很痛吧!這樣的傷口在腳底,走路都會不好走,請問你要用哪樣的方法治療呢?我有OK繃,還可以選圖案喔,小臻媽媽有曼秀雷敦也是一種可以癒合傷口的藥,抹起來會油油的,走路會有一點點不太方便。』

 

彥彥的媽媽很仔細的說明了兩種治療方法的好壞,也說明了在場的媽媽包裡面各有哪幾種的藥品,更說明傷口癒合的醫學原理。

 

於是,小千選了用OK繃治療。

 

選了治療的方法之後,彥彥媽媽讓小千選自己想用的OK繃,拿OK繃跟傷口比大小,又繼續說著:『當OK繃要把妳的傷口封住以前,我可能要先用我的生理食鹽水幫妳沖傷口,讓沙子不在妳的傷口上可以嗎?

 

小千點頭後,孩子們圍著彥彥媽媽看她幫小千沖傷口,沖完傷口後說:『沙子不見了,可是食鹽水可以洗沙子不能殺死細菌,我可以幫你塗些藥膏嗎?』,於是在小千的同意下又塗了藥膏。

 

最後,慎重的貼上OK繃,大功告成。

 

這時候,在一旁圍觀的孩子們全部都圍著小千,四歲的彥彥指著自己的腳說:『我這裡也是受傷了,我塗藥後,把傷口封住不再流血,現在血小板已經把我的傷口封住了,不會再流血了,等我傷口好了,血小板的蓋子就會掉下來了,妳不用擔心。』

 

三歲的小臻指著自己的手說:『很久以前我這裡也有受傷喔,妳看現在都好了。』

 

於是,每個孩子熱絡的談著自己的傷口是怎麼受傷的,又是怎麼治療的。

 

那時候的我,整個人震撼到無法言語,我三歲四個月的孩子在那一天學會了,傷口是如何靠著血小板癒合、該如何洗傷口、該如何抹藥膏、為什麼要用棉花棒、、,還有治療者對於一個受傷者的尊重。

 

之後的我,每次到醫院看著很多孩子連被告知都沒有就被媽媽壓著打針,還被罵著:『活該,誰叫你要生病。』,我就很感慨,孩子們無法選擇自己會不會生病,而即使生病,孩子是不是也該有權利知道,我們可以有幾種的治療方式可以選擇,而那些治療的過程,又有哪些手續?

 

貢丸團成立九個月了,每週三到四次的全天出遊,孩子們有各自的親疏遠近,上個星期,我們一群人在黃昏的自來水博物館奔跑著玩捉迷藏,女兒跌倒大哭,我抱著她一一檢查著她的傷口,所有的孩子看到女兒哭全部都圍過來,一起看著她的傷口,兩邊的膝蓋有很嚴重的挫傷,我告訴孩子:『媽媽抱著妳走回大家放包包的地方敷藥好嗎?

 

於是,所有的孩子一轟而散,全部往前狂奔,小臻(3y11m)跟小寶(3y4m)衝過到大人的休息區,大聲的喊:『彈彈受傷了!』,然後孩子們你一句我一句鉅細迷離的告訴大人女兒受傷的經過與傷口情況。

 

於是,當我走到休息區的時候,所有父母包包上的藥包都已經準備好了,女兒在大家的關注與關心下處理她的傷口。

 

那時候的我才真的知道,這一次又一次認真的處理每個孩子的傷,給孩子們留下的是對每一個受傷的人,十足的尊重、同理心的分享、如何幫助別人、也懂得如何的處理傷口。

 

或許這些孩子們以後沒人會從事醫療工作,不過,我看到了他們眼中慢慢燃起的,對生命的尊重、對傷者、弱者的疼惜與尊重。

 

這也是貢丸團的媽媽們教我的,對生命的尊重,從心開始。


孩子對別人的生命有多尊重,取决於他身邊的大人,對他的生命有多尊重.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MG_1930.JPG  

我的共學之路~純紀錄(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三歲的那一天,我買了蛋糕也安排了活動,讓她跟她的朋友在Green House好好的慶祝,因為Green House是專門為0-3歲孩子設計的空間,即使有些時段開放給大孩子,也只收到四歲,因此,許多媽媽的話題依舊繞著該為孩子選哪個幼稚園而轉。

 

那一天,有許多女兒熟悉的孩子要從Green House畢業,他們開始準備進入幼稚園,而我也因為接觸了許多的媽媽、一些很棒的幼教老師,間接瞭解了一間又一間的幼稚園、懂了一個又一個幼教系統。

 

然而,我卻找不到一個真正讓我安心的幼稚園,我不想去選哪一個幼教系統、我不想去比較哪一個體系比較好,我知道,那些系統都只是系統,那些理論都只是理論,沒有一個孩子是完完全全的屬於某個系統,沒有一個孩子只能由哪個體系教。

 

我的孩子,有一點點的華德福、有時候又很蒙特梭利、有時候她又感覺適合角落教學。

 

我們口口聲聲的說孩子該『因材施教』,卻把孩子丟進去一個又一個『制度』中、放到一個又一個的『體系』中。

 

我不知道當孩子進到幼稚園的時候,跟別人打架了,是如何被處理?是如何被了解?

 

我不知道當孩子一個動作就學會了之後,不想照著老師指導的步驟重複做的時候,會得到哪樣的對待?

 

我不知道孩子人際關係出了哪樣的狀況,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眼神為了什麼發光,又為了什麼黯淡?

 

我不知道在『老師好管理』跟『學生有創意』中產生衝突時,學校選擇哪一邊?

 

我不想讓孩子去試看看,因為我不知道試不好時,孩子該付出哪些代價?我又該付出哪些代價。

 

我不在乎孩子在學校學了哪些學科,只在乎當我為了讓孩子去接觸人群的時候,孩子是不是學到了正確的人際關係?

 

那一天,我透過我相機的觀景窗,看著女兒在燭光前看著大家為她唱著生日快樂歌,我的心中卻是焦慮到幾乎流下眼淚。

 

我的焦慮透過文章書寫出來,我的不安透過一次又一次跟幼教老師對談中尋求解決方法,那一陣子的我,非常的焦慮與恐慌,每一個夜晚跟老公徹夜長談讓他分擔我的焦慮。

 

那段時間,身邊的朋友沒幾個人懂我的焦慮、沒幾個人懂我的思維、沒有幾個人知道我心中的恐慌、沒幾個人知道我想給我孩子的路,即使,我對她們訴說,她們也不是很懂,或許只是聽聽就好,然後等著有一天我跟制度妥協。

 

有人勸我放下焦慮,因為根據『教養的迷思』一書中寫明的,每一個家庭就算有三個孩子,長大後也會因為遇到不同的人、走在不同的路、看到不同的風景而有不同的人生,父母的影響很少。

 

看了那本書,我真恨不得台灣有狼,或許把孩子丟給狼養,長大後有可能變成狼童,也有可能變成哈佛生。

 

我了解每一個人都會因為遇到不同的人、走在不同的路、看到不同的風景而有不同的人生,也因此,我才會焦慮的想在孩子小的時候讓她懂得觀察、分辨、分析、態度、語氣、人際關係互動、、、、、、、、,這樣一來以後不管她遇到哪樣的人,她都會分辨、分析、也找出適合的人際互動模式,這些才是孩子一生該有的能力,而不是英文或數學、弟子規。

 

那陣子我積極的找我信任的幼教老師出來吃飯討論,我努力的寫文章訴說我的焦慮,我努力的找跟我有同樣認知與看法的人,我找對孩子有不同看法的家長,我努力的找跟我同理念的人,找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因為我知道,當時我的身邊沒有懂的人。

 

我相信,從出生就貴人不斷的女兒,一定有更棒的人生與機緣在前面等著她。

 

幸運的是,因為部落格的文章與自己為了孩子紀念而出的書籍,吸引了許多的噗友與網友的關注,一個對時事常常有共同看法的噗友回應說出他跟我有同樣的理念,也有組共學團體的計畫,於是,我馬上去看他的所有留言與資料。

 

看了之後,我超感謝老天的厚愛,對方是一個親職教育的講師,他在體制外的教育中努力很久,為了陪自己的孩子成長,辭去了工作,當一個全台跑的講師、也當一個全職爸爸。

 

從知道他要組自學團體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很積極的三不五時去他的噗浪、他的臉書上看他的思維,也督促他該開始辦自學團體了,他更透過電話來了解我的理念跟觀念,就這樣,郭老師就被我半逼半強迫的出來號召共學團體。

 

我們這一群共學團體錯約了幾次的見面,第一次真正見面是約在蘇活兒童美術館,那一天,我跟小B娘一點都不敢遲到,深怕錯過第一次見面的機會,也怕自己努力很久很久的機會,就因為自己的遲到而喪失。

 

那一天的孩子們的互動不多,反而是大人們因為聊教育,而彼此分享了許許多多的教養觀念,就這樣,那天我回到家還非常的興奮的感恩老天,我終於找到同理念的父母們了,孩子也找到了可以一起成長的朋友。

 

從共學團體組成到現在,快六個月了,這六個月我是努力的八點起床,早早趕出門,我不願意錯過每次的共學,即使刮風下雨我們依舊風雨無阻的出門,即使回娘家,也要特地搭高鐵回來趕赴出遊。

 

因為有共同的理念,所以,父母們可以一起很深入的談教養、談教育、談未來觀畫、談議題,因為每一個父母都是用很認真的態度在對待孩子,孩子也很認真的對待著彼此,我們不打罵孩子、不威脅、不恐嚇,孩子也就學不會打人、威脅與恐嚇。

 

孩子們出遊是放鬆的,因為每個大人都是善意的,不會被打、不會被罵、不會被管該怎麼玩、不會被追著吃東西、不會被追著穿衣服、不會被要求要照什麼方式走路、不會被要求怎麼跟朋友相處,只要提出問題,一定有大人蹲下來專心的聽、認真的回應。

 

我們讓孩子打赤膊、我們讓孩子赤腳到處跑、我們讓孩子把沙子從頭上往身上倒、我們讓孩子抓出一把沙往大人身上灑、我們讓孩子在草地上翻滾、我們讓孩子在寒風寒雨中穿雨衣玩到滿身濕,直到三歲半的孩子跟我們說:『媽媽,今天好好玩,不過下雨很麻煩,以後可以不要下雨出門嗎?』,。

 

大人們出遊也是放鬆的,不需要為孩子安排什麼樣的活動、不需要準備什麼遊玩的設備、不需要吃多好、不需要今天去包水餃、明天玩積木、後天講故事,我們把孩子帶到大自然中,讓他們自己玩,即使在一成不變的環境中,他們都可以玩出很多不同的玩法。

 

現在對我們而言,帶孩子去哪邊玩不是重點,因為我們的孩子不管去哪裡,不管有沒有帶玩具,他們都找得到可以讓自己開心的方法,都可以找到可以一起遊玩的方法。

 

一次一次的出遊,我們看著每一個孩子一點一滴的改變,我們看著每一個孩子越來越快樂的笑容,我們看著孩子一次又一次用語言討論、分析、表達、與互相關心。

 

一群孩子出遊,不會有狂罵的大人,也很少有孩子有爭執。

 

慢慢的,我們知道這個團體根本不是孩子們的共學團體,這是父母的共學團體,我們不只在孩子身上學了許多功課,我們也在彼此之間學了許多功課。

 

孩子出了任何的狀況,我不會找不到聽不懂我恐慌跟疑問的人,我們會一起討論、自我反省,郭老師更是會一針見血的點出問題點,我們可以一起帶孩子走街頭、一起帶孩子參與許多的議題,我也不需要帶著孩子去花錢參加一場又一場由大人設計安排給孩子看的活動。

 

我不需要付了一堆錢,去參加某個烹飪課程,卻只是在那邊看著孩子把量好份量的水放入良好份量的麵粉,就像麵粉工廠的機器一般,我們可以讓孩子玩麵粉、玩水,自己去感受麵粉與水的關係。

 

我們可以讓孩子很豪邁的躺在下過雨的沙坑中,讓泥巴水浸滿她的衣服,就如同童年時在田裡玩泥巴戰的自己。

 

因為父母都堅持不打、不罵、不欺騙、不恐嚇孩子,所以每一個大人都是願意蹲下身來跟孩子對話,每一個大人都把孩子當一個大人般的尊重,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大家一起想辦法,大人遇到困難的時候,也一起想辦法。

 

孩子也在每個大人的對待中,學會了真正對待別人的方法,學會了如何專心的聽人說話,學會了如何修正自己,就如同每一個大人一樣,願意為了孩子檢討自己、真心道歉、爲孩子而改變。

 

我很慶幸當初的我,曾經經過那樣的恐慌,也慶幸自己可以如此積極找到有相同理念的父母,也感恩自己跟孩子的幸運。

 

網路上一堆的共遊團體,能找到一群都是善待孩子的大人,能找到願意為了孩子努力改變自己的大人,願意為了孩子去面對自己童年成長過程的大人,能找到有共同理念的人,那是一種無上的幸運。

 

謝謝這一路上的過程,也謝謝貢丸團中所有的大人與孩子,謝謝你們,讓我教養的路程中,學習滿滿、感恩滿滿。

 

 

    這是三個月之前的文章,發表出來是想要先紀錄孩子共遊團體的成立經過,孩子們在這個團體中快一年了,他們的互動一天比一天精采,我想在這裡開另外一個關於共遊團體的主題,幫孩子紀錄出遊,也紀錄大人們間的互動,提供給想要這樣訊息的父母們,另一種的思考角度。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_MG_7603.JPG  

沒有恐懼(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專二的時候,我離開了家住在學校破舊的學生宿舍中,一個初夏的午後,同學跟學姊們全部都去上課了,我一個人頂著將近40度的高燒躺在宿舍的床上,睡在上舖的我喉嚨已經發不出聲音,我的喉嚨在燒,我的身體也在燒,我微弱的想要喝一杯水卻無力起床,只能聽著窗外的蟬鳴恣意的叫著。

 

我沒有去就醫,老實說我也好一陣子每天一包科學麵度日,因為跟母親吵架,母親斷絕了我的經濟來源,我只能喝水吃乾麵過日子,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母從來沒跟孩子認錯過,即使他們錯了,也會用金錢來逼迫孩子們先認錯,而倔強的我,總寧可逼著自己餓肚子,也不願意屈服。

 

那時候的我躺在床上虛弱的想著,或許以十七歲的年紀死去,也不一定是個壞事。

 

後來出現在床頭的是我的父親,原來同住的學姊看不下去,偷偷打電話到家中,父親開著車子來到學校,逼著我去看醫生,逼著我打電話跟母親道歉,即使錯不在我。

 

現在的我常常想,在那樣的夏天午後,我如此虛弱的時候,我如此痛苦的時候,為何我的心中想的是如何死去,卻不願意打個電話回家求救?

 

我的成長過程中有好多這樣的時刻,承受太多留言困擾逼著我快走不下去、承受太多愛情的苦、承受太多親情的傷害、工作上的害怕與失意、工作上差點跳下的陷阱,那每一次覺得自己快走不下去的時候,我竟然從不會想要拿起電話『聽聽父母的聲音』。

 

我只想越搬越遠、越走越遠。

 

後來,參加一個朋友的告別式,往生朋友的母親在我面前哭倒好幾次,身為母親的她無法接受孩子為何選擇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淒厲的哭喊著:『我這麼愛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那個時候,我看著那樣心痛的母親哭的無法自己,然而,當了母親後的我卻想問:『如果真的母子感情這麼的好,他真能夠感受母親濃烈的愛,那為何他寧死也不願意告訴父母他的苦?

 

一個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該有多大的勇氣?又已經忍受了多少的苦,累積了多少的痛,才會走上這一條路?

 

為何這些苦,這些痛,那種都可以選擇死的勇氣,卻不敢跟父母開口?

 

而現在又有多少的人,寧可背著不孝的罵名,也不願意回去面對自己的父母?

 

雖然長大成人之後,我依舊愛我的父母,但是,為何即使如此,我人生中的喜怒哀樂依舊不願意告訴他們?

 

喜事講了怕被打槍、自己的氣憤會惹來一頓『不專業情緒控制告誡』、哀傷的時候不願意讓他們聽出我哭過的聲音、快樂的時候害怕聽到他們潑冷水的言語。

 

親情之間為何要存在這麼多的恐懼?

 

讓別人害怕自己怎麼可以是一種『得意與成就』呢?

 

一直到現在,母親也還是會唸著:『還好妳老公怕妳,妳講他都會聽。』、『小孩要打,她才會怕妳,才教的動。』

 

我卻常回問她:『為何我要我的老公怕我?我的孩子怕我?我只要她們愛我,愛的沒壓力,不需要怕我。』

 

爲了讓孩子聽自己的命令行事,父母選擇讓孩子怕父母,卻忘記了,這樣成長的恐懼一天天的累積,累積到孩子寧可有勇氣選擇死,卻沒有勇氣告訴父母自己的苦、自己的難關。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需要恐懼。

 

快四歲的女兒最近很喜歡陪我去朋友的童裝店買衣服,因為那個阿姨總會把她的i-Phone借給她玩,我們發現,孩子們玩這類電子器材比大人還要厲害,很快的上手、操作的比我還要敏捷。

 

我吃驚孩子的學習力,一個媽媽很簡單告訴我:『對呀,因為孩子們沒有恐懼!』

 

因為不知道一個東西的價格與價錢,不怕弄壞所以沒有恐懼。

 

因為不知道電子產品會有當機、中毒等後遺症,所以沒有恐懼。

 

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努力嘗試。

 

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學習沒有壓力。

 

於是,我終於懂了,女兒可以如此理所當然興奮的帶著我去看他用彩色筆畫花的牆壁,是因為她沒有恐懼。

 

孩子可以不需要對我說謊,是因為她知道說真話不會被打罵、不會被處罰,沒有恐懼不需要說謊。

 

孩子可以明白的說出她自己的感受,是因為她不用擔心說了,別人會不開心。

 

因為,不需要恐懼,所以可以完整的呈現她的所有困擾與困惑,可以完整的呈現她所有的問題與狀況,可以完整的展現她自己。

 

也因為女兒對我沒有恐懼。

 

所以當她用彩色筆畫滿整個牆壁的時候,我看著她興奮快樂的眼神,我知道,原來孩子不懂顏料有分很多種,有些在牆壁畫圖可以洗掉、有些不能,於是,我蒐集了家中各種的畫筆顏料,在不同材質的璧面畫圖,用各種的方法去除,孩子終於知道有些筆是不可以塗牆壁的。

 

當孩子會在我面前跟著朋友一起罵陌生的孩子:『大便』的時候,我知道,孩子原來不懂,一個人被罵大便是什麼意義?又有多難受?

 

孩子也不懂,當自己的朋友做了不好的事情,自己其實不需要跟著做,也沒必要跟著做?

 

於是,我用盡了各種方法,讓孩子明白,讓孩子去觀察自己的朋友、不迎合也可以很自在。

 

當孩子因為沒有恐懼,可以告訴我:『媽媽,我不喜歡那個阿伯,我討厭他。』,我也才知道,那個朋友常常偷捏她臉頰、拍她的頭。

 

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孩子會告訴我:『媽媽!我不想去上唱歌課。』,我才知道孩子學習的困難在哪裡?

 

因為孩子沒有恐懼,所以可以讓我發現問題、思考問題,進而去協助她解決問題。

 

不用擔心被打、不用擔心被罵、不用擔心被處罰,因為這樣所犯下的所有錯,我都可以看出孩子背後的問題,才可以教導她如何處理、解決,也才可以陪著她思考、陪著她了解

 

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弄破碗、弄壞玩具、被欺負、生氣了、哀傷了、、都會告訴大人,尋求大人的認同.同理.幫忙與協助。

 

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孩子可以玩沙玩到把身體泡在泥巴水裡面假裝自己泡泥巴溫泉,鑽進去媽媽的長裙中抓迷藏,因為沒有恐懼,所以創意無限。

 

我教導孩子為何人要穿鞋子的原因、教導她判別哪種地板可以脫鞋、哪些地板不穿鞋會燙、不穿鞋會冷、哪些地方不穿鞋會不禮貌、哪些地方不穿鞋也沒關係,當孩子懂了之後她可以自己判斷自己決定,不需要怕脫了鞋子赤腳走路會挨罵。

 

我教導孩子規則所有存在的原因、事情的演變與演化,當孩子懂了之後,決定權在她,我只能尊重。

 

身為一個母親我,只希望孩子未來的每一天,無論飛的多遠,無論沮喪、快樂、痛苦、喜悅、、、每一個當下,都想聽聽父母親的聲音。

 

每一次思念父母的時候,心中充滿了溫暖而不是恐懼。

 

身為一個母親的我會努力的讓我的孩子對父母沒有恐懼,也因為有父母的後盾,可以讓我的孩子沒有恐懼的去面對她美麗的人生。

 

一個沒有恐懼的美麗人生。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