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6402.JPG  


洗傷口.洗人生(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夜晚,妹妹在電話中痛哭著陳述來自於母親言語下所受的傷,我聽著她的痛苦、聽著她哭的聲嘶力竭、聽著她的傷,腦中盤旋的是她剛上小一的孩子,剛在不久前也曾經如此哭著告訴我同樣的話語、同樣的痛、同樣的委屈。

 

母親對我們姊妹的言語,在成長的過程中傷過我們,至今依然左右著我們的情緒與心情,而那樣的語言一字不露的再從妹妹的口中說出口,傷的是她的孩子、加倍、加劇。

 

我的父母扛著自己人生全部的好壞在教養著我們,我們也扛著自己的人生點滴在面對著孩子。

 

教養,有時候就如同電腦般的運作一樣,只是一連串的『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

 

母親用憤怒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學不會用言語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母親學不會的事情,我們姊妹也同樣學不會、我們的孩子也學不會,只能任由一代又一代的傷,在一次又一次的不知不覺中傳下去。

 

或許,這樣的輪迴,只在等一個『自覺』。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的父母就有屬於他們婚姻上的第三者,這樣的婚姻帶給我母親的是無止盡的痛苦,我看過堅強倔強的她在夜半中哭泣,我看過明理且上進的她尋求一個個算命與神明的救贖。

 

存在於父母親之間那種詭異的氣氛、那種隨時風雨欲來的恐懼、那種在大聲爭執中尋找一個不被波及的害怕、那種爭吵過後的哀傷、那種在不信任的關係中產生的微妙互動、那種親戚朋友各種傷人的介入、那種偶而來的晴天,卻擔心著自己的笑容是不是下一秒就會變色的恐慌,這些詭異、害怕、看大人臉色判斷日子的生活卻是我從小生長的氛圍。

 

母親心中那個牢不可破『為了孩子有個完整的家』、『我不願意當一個親朋好友中第一個離婚的人』的信念,讓她陷在她的婚姻痛楚中三十幾年,而這樣的軟性不處理的痛楚,卻陪著我們一家人一路成長。

 

當自己一天天的長大,我就明白了父母的婚姻在我們孩子心中各自呈現了哪種不同樣貌的發酵,有了那些想掀卻怕痛、不處理卻還是一直滴血的痛楚。

有些痛,痛到我選擇麻痺。

 

有些性格上的影響,讓我受盡了苦。

 

我怨過母親的不面對、我怨過她的逃避。

 

我無法忍受一個人可以一邊埋怨、哭泣、謾罵卻一邊忍耐,不去處理。

 

我無法忍受一個人可以為了別人的眼光,而含恨、含怨的過著自己的日子。

 

那樣的怨、那樣的恨,扭曲了自己、也傷了家人。

 

那樣的不處理,那樣的忍耐,對我來說都是自己的選擇,而該承擔的後果,也會一一呈現。

 

我討厭母親的不乾脆,所以,從自己談戀愛的那當下開始,對於愛情我放棄的快、狠、準。

 

當我發現兩個人的相處已經陷入了信任與不信任的輪迴,當我發現愛情給我的不只是快樂還有更多的憤怒與悲傷,我會在對方沒有準備下,連人帶家當的離開那個城市跟所有的朋友。

 

我知道這樣的離開很傷人,我卻甘願忍受那分手的痛楚、忍著無情的罵名,寧可逼著自己去面對一個陌生的城市與陌生的人,去面對那茫茫的不確定感,也會毅然決然的去面對與切割。

 

因為我知道,留下來那所有的苦,就不算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選擇的。

 

所以我寧可對自己一時的殘忍,也不願意永遠的殘忍。

 

當女兒兩歲的時候,一次去親子空間玩,我在一旁默默不出聲看著她對著一個打了她卻已經道歉的孩子,露出那種憤怒卻無法消氣,打回去卻不道歉一臉倔強的表情時,我的心痛到無法呼吸,我在她的表情與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親,也看到了我自己,一個放大的自己。

 

看到我們家處理情緒的方法、看到了我們家的火氣、我們家的倔強,不是遺傳、不是這個孩子個性不好、不是這個孩子倔強,只是『複製』。

父母怎麼處理不聽話的孩子,孩子就怎麼處理『不如我意』的小小孩,父母用那種方式對待孩子,孩子就複製那樣的方式去對待他的弟妹。

 

我在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自己,或許這一生中如果我沒有孩子,不當一個母親,我可以選擇不去面對,不去面對那個複製了太多家族情緒的自己,不去面對自己的情緒、不去面對那一點一滴成長的傷、不去面對那些一點都不想處理的人際關係。

 

然而,我是如此深刻的了解,母親不願意去處理婚姻給她的傷,母親的逃避,讓那些屬於母親的傷口一個也不漏的移轉到我們身上。

 

我不想讓我成長中所留下來的傷口,不知不覺的成為孩子成長的傷口。

 

於是,我到處找方法,在許多老師的幫忙下,我在每個孩子的生命過程中,去看自己的生命、去重新審視那年少的自己、去把年少的傷重新感受一遍、重新想過一遍、重新面對一遍。

 

我開始了我的生命歷程的書寫,透過一字一句的堆砌,我去看我的童年、我身邊每一個人、我的童年、我的年少、我的喜怒哀樂、我的傷。

 

這些文字,化成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一篇又一篇回憶、一篇又一篇給孩子的愛語、一篇又一篇的自我療癒,而一字一句都是我挖開自己的傷口、重新檢視傷口、重新痛一次、重新哭一次、重新上藥、重新包紮、也重新活過一次。

 

因為孩子,我一次一次的洗傷口、一次又一次的洗我的人生。

 

眼淚流過傷口,很痛、很殘忍、卻很值得、很值得。

 

還沒孩子之前,我或許也會問:『該用什麼方法,孩子才不會打人?』、『該用什麼方法,孩子才不會亂生氣?』,『該用什麼方法,孩子才不會取笑別人?

 

現在,孩子四歲了,我終於知道,孩子所有的每一個問題,都沒有一個最棒的『方法』可以立即改善與見效。

 

如果真要我找出一個『方法』,那就是去看看自己.去面對自己,孩子學不會的東西,也是自己學不會的,孩子過不去的結,也是自己過不去的結,孩子想不透的,或許更是自己想不透的,看看自己、面對自己。

 

接下來的或許就是牙一咬、眼一閉撕開自己的傷口------洗人生。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_MG_5619.JPG   


聽話,聽妳說話、聽我說話(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八年前趁著一次的搬家,我不再讓任何的電視頻道進入我的家,也是從那一天開始,我才發現夫妻兩個人面對著一屋子的寂靜,竟然覺得如此的恐慌,一個家拿掉了電視的聲音,才發現夫妻之間原來根本沒有對話的習慣,沒有談心的心情。

 

安靜冷清的空間,需要屬於兩個人,新的氛圍,一個家的氛圍。

 

於是,每天晚上我堅持爲老公留一盅湯,無論他多晚回家,無論他的工作有多麼的繁忙,晚上當他回到家的時候,電鍋中總有一盅湯溫暖他的身體,而我也陪著他喝湯一點一滴的告訴他今天我的所見所聞。

 

總是,我訴說完今天一整天的某個事件後,Benson會問:『重點是什麼?』,我總會回答他:『沒有重點,我只是在跟你陳述事情發生的過程。』

 

有時候,Benson也會問:『結論是什麼?』,我也總會說:『沒有結論,只是想讓你知道我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

 

於是,從我一個人說,老公靜靜的聽,慢慢的變成夫妻互相說今天的所見所聞,慢慢的從餐桌談到徹夜聊天,一個人說、一個人聽,沒有重點、沒有結論、沒有評論、沒有想要影響對方什麼、更不是一種爲了溝通而說話。

 

就只是,讓你知道今天我的眼睛看了什麼、我的腦子裡面想了什麼?不需要你的批判跟意見,只是我用我的訴說來整理我的思緒,而你用你的傾聽讓我的感覺不孤單。

 

有了孩子之後,這樣的習慣沒有改變,我們常常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老公談談他今天公司的狀況,我談論著今天跟孩子的點點滴滴,看到哪樣的東西,孩子又有哪樣的反應,說了哪樣的話語,給了我哪樣的感動?又有哪些反思?

 

孩子一天又一天的長大,她聽得懂的字句越來越多,她也會想要參與討論,於是,當我們談論到一半,孩子就會說:『媽媽,我跟你講喔~』,每次聽到這一句話,我總會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好!妳講,我在聽。』

 

她會對著我認真的態度笑一笑,然後用她會懂的字彙說出一連串的所見所聞,說出一連串的感覺。

 

有時候她會提醒我,忘記跟她父親說哪一件事情了,於是,我藉由她的提醒去了解今天對她而言,最快樂的事情是什麼?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又是什麼?最難過的事情又是什麼?

 

父親對她而言是一個偶像,把自己每天的事情透過母親像說故事般的方法慢慢訴說給父親聽,對她而言,是一種很重要的儀式,她喜歡我們對她的談論,也喜歡把她的疑惑拿出來跟我們討論。

 

這樣的過程,也讓老公在這樣一點一滴中了解孩子每天的喜怒哀樂,雖然不常跟我們一同出遊,他卻認識孩子的每個朋友,雖然很少看孩子跟朋友相處的過程,卻懂得我是如何觀察、如何想每個教養上的疑惑、又是如何處理孩子的點點滴滴。

 

每天所有的對話,像一段又一段的故事,沒有結論、沒有批判、沒有答案、沒有說教、更沒有意圖想要影響什麼,只是一段段舒服的分享。

 

這是我從孩子出生前就努力營造的家庭氛圍,不只是為了孩子,而是為了整個家庭。

 

跟 孩子這樣的對話不只在餐桌,而是在我跟孩子相處的時時刻刻,當我牽著她的手出門的時候,我總會把她今天的一點一滴說成故事:『早上,妹妹穿著藍色的牛仔褲 跟她最愛的跑步鞋,陪著我走在街道上,天空有點灰灰的藍、風輕輕的吹著路邊的樹、葉子隨著風搖呀搖、摩托車在我們身邊呼嘯而過、空氣中傳來麵包香,我牽著 妹妹軟軟小小的手,用食指偷偷的在她的手上畫圈圈,就是在告訴她,我好愛她,就是在告訴她,我好幸福~~~。』

 

等公車的時候,女兒喊著:『車子怎麼還沒來呀?』,我會慢慢的像繞口令的說:『怎麼還沒來呀?怎麼還沒來?妹妹問公車怎麼還沒來?前面的樹被風吹的搖呀搖,好像在說怎麼還沒來呀?怎麼還沒來?汽車叭叭的從面前開過,好像也在說,怎麼還沒來呀?怎麼還沒來?........,~現在才發現,原來有風、有樹、有太陽、有車、有雲,陪我們一起等公車。』

 

我用著像寫文章般的語言,將看的到一點一滴、一磚一瓦,慢慢的訴說給孩子聽,換得孩子一次又一次的笑臉、一次又一次的好心情,無時無刻,孩子總會說:『媽媽!我想聽故事,聽我的故事、聽現在的故事。』

 

慢慢的有人問我:『為何妳女兒可以這麼會講話?觀察力這麼細微?

 

『為何妳的孩子可以講出這麼難的字句?』、『為何孩子跟妳有談不完的話?

 

我總是笑笑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直到有一天,老公帶著孩子去跟親友聚餐,在一堆孩子失控的狀況下,老公回家後很感嘆的告訴我:『我終於知道我的孩子有哪一個特點跟別的孩子不一樣,那就是,她願意聽大人說話,她是一個會聽話的孩子。』

 

『聽話』,以前我總以為,所謂聽話的孩子是,爸爸、媽媽說什麼就要信什麼,叫孩子往左就往左,叫孩子閉嘴就閉嘴,我從不想讓孩子變著這種『聽話』的孩子。

 

聽了老公的訴說之後,我才明瞭,原來,要一個聽話的孩子,真正的意思是,這個孩子願意停下來、靜下來跟任何一個大人『聽你說話、聽我說話』。

 

對孩子而言,他不會看到父母跟別人談到他的名字,就以為父母在『批判我』。

 

他不會看到父母要跟他說話,就是『又開始要說教了』的不耐煩表情。

 

不會媽媽跟爸爸談論到他,就是『媽媽去跟爸爸告狀』。

 

不會走在路上,一路無言,當父母開口的時候,總是:『走快點!』、『快遲到了!』、『不要亂摸路邊的花!』、『路邊的車很髒不要用手去劃!』、『螞蟻有什麼好看的,快走!』、『公車不來我有什麼辦法?怎麼這麼沒耐心?

 

孩子不會只有在父母拿起繪本的時候才想聽父母講話,只因為那個時候父母『不說教』、『不批判』、『沒有假民主的商量』、『不罵人』而溫柔。

 

認真的聽孩子講話,不幫忙下註解,不幫忙解讀他的含意,在我認真聽她說話的態度下,讓她學會了用哪樣的態度,聽別人說話。

 

在我訴說孩子每天的狀況下,沒有任何的批判與教導,我卻知道孩子透過自己敘述的故事重新把前因後果跟自己的感覺想過一遍,當知道孩子有在思考了,該不該教她什麼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

 

每天,晚餐餐桌上、睡前的床上,一家人一起輪流說今天的所見所聞,在自己訴說的過程中,整理自己雜亂的思緒,在別人訴說的過程中,自己回想那樣的畫面,聽聽從別人眼睛看到的是哪樣的風景,透過訴說與聽話的過程中,整理自己、尊重別人的人生。

 

原來,就在我不刻意的一點一滴中,孩子學會了訴說、學會了聽別人說話、學會了在自己的故事中,自己去整理自己的想法,學會了在生活中觀察身邊的點點滴滴。

 

而我們一家人,在這樣的互動下,真正的一起學習了『聽話』。

 

 


靜心的,『聽你說話、聽我說話。』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