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7259.JPG  


短跑還是長跑?(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野孩子,上小學前老家旁邊的大蓮霧樹就是我練爬樹的地方,有幾次,我曾經爬上蓮霧樹,從樹枝走上了我家車庫的頂篷,躺在那邊,邊曬太陽邊從蓮霧樹上摘蓮霧吃。

 

這樣的我上了小學之後搬到鎮上,家的附近已經沒有大樹了,唯一能爬的樹就是我那百年老學校的大榕樹,常常老師罵著男生『不可以爬樹!』,然後男生一個個被叫下來罵,罵了一半有男同學問老師:『你怎麼不罵女生?

 

老師一抬頭,才發現我在最高的地方,閃過了他的視線,還悠哉悠哉的在樹上看風景。

 

學校樹上的風景沒有什麼好看的,我卻可以常常透過個角度感覺到隔壁班一個男孩從書本上抬起頭,對著我露出羨慕的眼神,那個男同學是某個老師的兒子,從我聽到他的大名開始,就沒聽過他拿過第二名,他是永遠的滿分。

 

那是一個很多父母夢寐以求的孩子,清爽、乾淨、溫文儒雅、成績永遠排名在最前面、不鬧事、不吵架、安靜又乖巧。

 

後來的我發現,他雪白的襪子、黑亮的皮鞋即使在放學時也幾乎沒染上灰塵過,下課也很少離開座位的他,會看著操場上玩躲避球的同學露出羨慕的眼光,對著在爭執吵架的男同學們露出羨慕的笑容。

 

從國小到國中,他給我的印象就是如此的完美,那時候的我常常覺得,他父母生到這麼優秀的兒子一定連作夢都會笑。

 

然而,國中畢業後考上第一志願的他,卻因為腦瘤而離開人世,輾轉聽到消息的我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訊息,對我來說,他永遠都是那個乾淨完美對著操場上同學露出笑容的男孩。

 

多年之後的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很多人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教孩子念英語、學數字、背唐詩、學音樂、、,我甚至看著鄰居的小一男孩,上午七點就背著沉重的書包出門,晚上九點才回家。

 

我被大家一直催促著要趕快讓孩子去幼稚園『學東西』,我一直被問著難道妳不知道『孩子不能輸在起跑點』嗎?

 

那時候的我總會想,對現在的父母來說,孩子的起跑點在哪哩?

 

是從父母的肚子開始就要聽巴哈,還是一出生就要全腦開發?

 

是從兩歲可以去讀幼幼班開始就要讀全美語,還是等四歲上幼稚園就要學才藝?

 

我在想所謂的不要輸在起跑點,對我來說,我是不是該把我孩子的人生,定義到底是『短跑』?『長跑』?還是『馬拉松』?

 

如果孩子的人生是一個長跑,我是不是該教她在過了求學的二十幾歲後還懂得如何面對自己、如何與別人相處、如何與家人對話、如何看待人生的許多事情、如何愛一個人、如何不愛一個人、如何管理金錢、如何面對自己與別人的情緒、如何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感受到微風吹到臉上的幸福,感受太陽曬在自己身上的幸福?

 

我是不是該在這幾年,帶著孩子去感受風、感受雨、感受土、感受水、感受爬樹的感覺、感受躲避球的刺激?

 

我是不是該讓她在這幾年跟著朋友吵架、跟著朋友爭執、跟著朋友抗議、跟著朋友快樂、跟著朋友體會人與人的互動,而不只是下課十分鐘?

 

我不希望,孩子以後學不會跟情人配偶相處而走過坑坑洞洞的情路、學不會在沒有電視跟網路的時間平靜的面對自己而恐慌的用酒精麻醉自己、學不會感受生活中一草一木而用購物來填滿那心中永遠填不滿的洞、學不會面對別人的威脅與利誘而毀了自己的人生。

 

我不希望孩子把所有的時間拿去拼那個畢業後用不到幾次的學歷證明,卻放棄了許許多多可以讓自己人生更美好的功課。

 

如果孩子的人生是個短跑,那我會不會後悔,我將他的人生整天關在家中、關在一間又一間的教室之中,讓他的眼光透過窗戶,羨慕著看著陽光下開心大笑的同學?

 

讓他的眼光羨慕的看著爬上榕樹的女同學?

 

我會不會後悔,我將他的人生重心全部都放在他這一生中,永遠不會用到的『成績』與『名次』中?

 

我會不會後悔沒讓孩子去爬一次樹、沒跟朋友打一場痛快的架、沒跟同學打一場幾乎難分秋色的躲避球?

 

人生長短很難說。

 

我希望我的女兒的人生是個長跑,我卻不指望我能夠陪她跑全程,我只能在我能陪她的每分每秒,教她該如何面對她長長長長的人生。

 

我努力的讓她去檢視自己的情緒,而不幫她定義。

 

我努力的帶她一起去感受生活的點點滴滴,買買菜、曬曬太陽、銀行存錢、旅行與工作。

 

我在一旁看著她跟朋友間的爭執而不出手,沒有他們開口要求時讓他們自己解決。

 

我在孩子出遊的場合不當一個掃興的媽媽。

 

我讓孩子在颱風天跟著朋友一起在風雨中穿雨衣玩水、踩水。

 

我讓她赤著腳到處跑。

 

我努力的讓大自然去開放她的嗅覺、視覺、聽覺、觸覺、味覺,而不只是她的腦力。

 

或許人生真的是不能輸在起跑點,但是,當自己的孩子站在起跑點的時候。

 

我們總該想想,孩子的人生到底是長跑還是短跑?

 

而不管是短跑還是長跑,我只想告訴我親愛的女兒,

 

妳的母親我,不需要妳一面又一面奪冠的綵帶。

 

身為妳母親我,

 

只要妳跑到終點時,手上有滿滿滿滿的花,那是妳沿路發現的花,那是你路途上的回憶。

 

妳的母親希望妳人生中有滿滿的花,那告訴我,妳在人生這一條路上,懂得放鬆、懂得停下來感受身邊的美好。

 

身為妳母親的我不希望妳『贏在起跑點,錯過路途的美,輸在最終點。』

 

深深的祝福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4695.JPG

只想一個人靜一靜(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從來不隱瞞,從小我也是被打罵長大的孩子,我卻從來不對別人說:『打孩子也沒關係,我小時候也是被打大、被罵大的,現在還不是這麼好?』這樣的話。

 

因為我知道即使我沒有所謂的『變壞』,但是這一路走來心中的傷痕卻也從來沒失去過傷痛的感覺,許多世俗看起來很風光的名號,也不過是為了掩飾心中的傷。

 

而我也很明瞭,在那樣被打罵長大的成長歲月中,決定我未來的不是父親手上那個讓我怨恨的鞭子,而是,我曾經在童年的時候,因為父母工作的繁忙,而讓我們每天有整整八個小時,自由自在野放的時間,一個不會被管東管西、一個自由自在的時間。

 

即使昨天晚上被毒打一頓,含怨的睡著後,明天父母親依舊會在一大早的時候去上班,我們依舊可以在廣大的鄉下赤著腳到處跑、到處玩。

 

假日的時候,挨了打罵,我會爬上老家旁邊那一棵大榕樹,順著榕樹爬上了車庫的石棉瓦屋頂,躺在屋頂上一個人哭泣。

 

有時候我甚至會一人偷偷的爬上阿嬤房間上的閣樓,在那個隔起來的天花板空間中,在一堆被堆置的物品中邊尋寶邊躲避父母。

 

從小,我很少有機會必須要跟大人二十四小時綁在一起,即使他們放假在家,我們這些孩子們也是到處亂跑的到處玩耍。

 

國小搬到鎮上之後,沒有什麼安親班、也沒有太多的補習,寒暑假的時候,我們每天的行程就是孩子們自己決定到處玩,一直到最近我還是猜不透,當時我的母親怎麼可以這麼放心的把三個讀國小跟幼稚園的孩子,就這樣丟在家中,然後每天準時的去上班、準時下班?

 

成長的階段被打、被罵都沒關係,因為我們知道,當爸爸媽媽去上班的時候,我們就自~~了!

 

人自由、心自由,連呼吸也自由。

 

多年之後,我當了母親,我喜歡我現在的日子,我喜歡每天跟著孩子成長、每天跟著孩子相處,但也不表示我不需要有個人的時間,有時候,我也是會覺得自己累的快要喘不過氣、有時候我也是會整個人煩躁到幾乎快火山爆發。

 

那時候的我,總是會草草的交代一下老公,一個人出去走走晃晃。

 

常常出了家門,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裡,又該去哪裡?

 

有時候只是走到巷子口的便利商店,坐在窗邊看人來人往,有時候則是跑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養生館,給按摩師好好的按摩、有時候蹲在二十四小時的書店中,好好的看一本書,不管走到哪裡,我只想脫離那個每天運行的軌道、脫離那種要時時刻刻緊繃地的育兒生活,讓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ㄧ個人安靜的時刻,我不需要走在路上,整個人肩膀緊繃的擔心孩子走路的安全,我可以放鬆的呼吸,一個人慢慢的走。

 

ㄧ個人出門的時刻,我不需要一邊做事情一邊分神的看著女兒,我不需要一個人喝杯咖啡,卻放鬆不了神經只是擔心著房間內的孩子哪時候會醒。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只聽自己的聲音,而不需要擔心自己的發呆而對孩子的話語忽視。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不管別人的情緒,只管我自己的情緒。

 

ㄧ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坐在咖啡廳的角落,把長久的疲累,好好的經由眼淚流出。

 

這樣的心情,不是日子累、不是怨、不是痛苦、不是難過、不是煩、、、、、,只是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只是想,有一種放鬆的呼吸。

 

就像上班的人期待下班一樣,我也想要一個下班時間,即使,那個時間只是一個人走到巷口買個醬油而已。

 

因為珍惜著這樣的時光,讓我常常很可憐現在的孩子們,他們沒有自己的時間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沒有自己的秘密基地,沒有不在大人監視下的生活,沒有一個人的自由。

 

這時候如果大人是會打罵、會揍人、會情緒失控、會控制慾猖狂的人,那麼,那個孩子必須在小小的空間中,二十四小時的跟這樣的大人緊緊綁在一起,一刻都沒有辦法離開。

 

每天每刻都必須跟自己既愛又恨又怕又不可離開的人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那樣的幾乎要窒息的感覺很多媳婦都有,我們還可以出門透透氣,孩子卻無法一刻的離開。

 

那樣的空間、那樣的恐懼、那樣想窒息的壓力,連大人都受不了了,孩子怎麼受得了?

 

一個被綁在久病婆婆身邊的媳婦,都可能因為這樣的壓力而的憂鬱症了,現在的孩子們,怎麼不會在這樣的壓力下扭曲了自己的性格?

 

孩子,難道不需要生長在一個可以讓他放鬆、沒有壓力的空間?

 

現在的孩子,可不可以跟我童年一樣,即使挨打挨罵,也有辦法脫離那個打我的人,一個人躲在蓮霧樹下哭泣?

 

現在的孩子,有沒有不被『主管機關』監視下的『下班時間』?

 

現在的孩子,可不可以脫離那個以愛之名,卻給了許許多多壓力的大人,一個人在大自然中釋放自己的壓力?

 

女兒三歲半的這個時候,我帶著她跟一群朋友每天出遊,我們讓孩子想赤腳就赤腳、想在沙上面睡覺就在沙上面睡覺、沒有會打罵孩子的大人也沒有會打罵別人的孩子,出遊的時候大人跟孩子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輕鬆,也可以在互相照應下找到自己的安靜。

 

最近,我在家中將買電子防潮箱的厚硬紙箱挖了一個門,老公在箱子內幫女兒裝了一個手電筒當電燈,也將紙箱的門裝上了內扣的鬆緊帶當鎖,這樣一個小小的箱子,女兒常常躲在裡面直到睡著,她好愛那樣的空間,只屬於她自己,也只有她自己跟自己相處。

 

每當我看著女兒從她那個自己的『家』鑽出來的滿臉笑容,我總是想,是不是孩子也跟我一樣,也有那樣的需求、那樣的希望~

 

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_MG_7002.JPG  


好相處(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國中畢業不久之後,我就迫不及待的離開家裡住校去了,這樣一住校,從此之後我就到處搬家,從專科搬到大學、從台中到台北、從貿易公司附近到國會附近、從學生到婚姻。

 

在這些一次又一次的搬家歲月中,我有許許多多的室友、也有許多的樓友,有感情很好的好朋友、有同班的同學、有一起準備補習考試的好友、也有只有在進門的時候才點頭微笑的陌生樓友。

 

找室友的時候,我們總會在自己朋友間找出那些好相處的人、找出生活習關相差不遠的人、找出最要好的朋友一起住,然而,即使再好的朋友、即使再好的愛侶,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時候,總還是會有摩擦,總有意見不合的時候,總有吵架的時候,總會有觸犯到對方禁忌的時候。

 

我們總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摩擦與爭執中,找到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有些人該遠離,有些人值得吵吵又合合。

 

那些會命令室友做東做西的人、洗衣服煮飯的人、那些講話刻薄的朋友、那些會亂翻別人皮包的人、那些會闖進室友房間號稱幫忙整理東西的人、那些會干預作息的人、那些會對室友的朋友隨亂批評的人,總是被歸列為不好相處的人,對那樣的人,許多人寧願吵翻撕破臉,也不願意再有交集。

 

最近,或許是年關將近,勾起了許多媳婦與婆婆間的焦慮,身邊的朋友婆媳問題一個個升高,我聽著一個比一個還誇張的劇情,我看著一個比一個委屈的面容,我想著為何會這樣?

 

人跟人之間相處,一定會有意見不合一定會有觀念不合、一定會有摩擦、一定會有無法相處的兩個人,再好的朋友、再恩愛的愛侶住在一起一定會有爭執,那為何婆媳之間、公媳之間、父子之間、母女之間,只要一有相處問題,就非要扣上[不孝順]的大帽子呢?

 

這些父母為何不能理解孩子也是另外一個個體,走出家門也會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眼光、有自己的見解,也會跟自己觀念不合、也一定會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也會在生活中的小細節有摩擦,為何父母們不能把這些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情當成一種『必然』,而不是當孩子、媳婦陳述她們的想法的時候,就是『頂嘴』與『不孝』?

 

是不是,當人老了以後,就會變成一個頑固且不好相處的人?

 

也因為這個樣子,怕孩子不跟自己住、怕自己寂寞,所以我們要用『孝順』這頂帽子,扣著孩子走不開、也不敢走?

 

我們要用『孝順』的帽子,逼著別人照著我們的意思走,照我我們的想法過日子?

 

甚至,照著我們的方式洗衣服、煮飯、洗碗,就如同監獄內的標準流程一樣?

 

我們要用『講不同意見』就是『頂嘴』、就是『翅膀硬了』、就是『不孝』,來逼迫孩子在我們的意見下相處?

 

我們用逼孩子孝順,來維持一個父母的威權與自以為是的有理?

 

從以前,我就一直認為以我這麼強勢的個性,未來在面對孩子的時候也應該是一個軍事教育的媽媽,我要孩子往左、孩子就不能往右。

 

然而,生了孩子之後,我卻完全不一樣,我在面對孩子的時候,一點一滴的放掉了我當一個媽媽的優勢與威權。

 

我在跟孩子相處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的放掉屬於大人的優勢。

 

愛玩水的女兒在三歲半的這個時期得了富貴手,她的左手大拇指常常裂到出血,因此,我必須每天幫她早晚塗藥膏,痊癒了之後,原本懶得保養的我,還必須每天幫她抹乳液。

 

一天,朋友送我一罐新的乳液,我在夜晚要睡覺之前,坐在床上一邊幫女兒按摩手腳,一邊順手的擠壓了一些新的乳液,往孩子身上抹,女兒躺在床上看著我的動作,幽幽的問我:『媽媽,這是甚麼?』

 

我回答孩子說:『這是乳液,是阿姨送的乳液,可以讓妳的皮膚滋潤,有一層油保護,讓妳的富貴手不會裂開、不會痛。』

 

女兒安靜的聽我說完,然後平靜的告訴我:『可是,媽媽,妳沒有經過我同意就幫我抹了,其實,我很不喜歡。』

 

女兒的話,像一記熱辣辣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我像很多的媽媽一樣,感覺自己被頂嘴、感覺自己被質疑、感覺自己被孩子指正,感覺到『我對妳好,妳還不領情。』的憤怒。

 

孩子給我的羞辱還在,我卻想到,這樣我跟那個自以為媳婦會亂花錢,為了兒子、媳婦好,而不經過媳婦同意而翻開媳婦的包包檢查的婆婆,又有甚麼不同?

 

於是我開口對孩子道歉了:『對不起!媽媽不應該沒有經過妳同意就往你身上抹東西的,請你原諒我好嗎?』

 

我一直道歉,直到孩子原諒我為止,事後,我告訴孩子:『親愛的孩子!媽媽好開心妳已經學會了用盡量不傷人的語氣,講出了你的感受與想法。』

 

之後,女兒會說:『媽媽,妳不可以不經過我同意就亂親我。』

 

『爸爸,請你不要用這麼生氣的語氣跟我說話,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媽媽,妳不可以不經過我同意就幫我脫衣服。』

 

這樣的話語,雖然女兒是用很溫柔的語氣,對很多人來說卻是『頂嘴』與『大逆不道』、『不知好歹』與『沒禮貌』。

 

而我卻很開心我的孩子,可以透過這樣一次又一次表達自己的感覺,讓我有機會去修正自己的行為,我在一次又一次被孩子指正的過程中,尊重孩子的自主權、尊重孩子的意願、尊重孩子不同的想法。

 

我想不以愛之名壓她。

 

我不想以孝之名要求她順我。

 

我透過孩子,在訓練我自己,撇開一個當媽媽的威權與尊嚴,當一個『尊重人』、『好相處』的大人。

 

我希望,等孩子大了之後,想來找媽媽,是因為媽媽好相處、是因為想念媽媽,而不是『怕被別人說不孝』。

 

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媽媽我是一個平凡的人,也會犯錯、也會傷到人、也會固執、也會自私,我不是當了媽媽的那一天就變成了一個『永不犯錯的聖人』

 

因此,謝謝您告訴我,我傷到妳了!

 

謝謝您告訴我,我讓妳不舒服了!

 

謝謝您告訴我,我讓妳難過了!

 

謝謝您告訴我,該尊重妳成長中的點點滴滴,而不是以大人的眼光,逼妳走一條我自以為為妳好的路。

 

謝謝您,慢慢的教我成為一個尊重別人的人,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員工、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孩子、不管我擁有的權力是不是比他大很多、不管我是不是個長輩、不管我的身高是不是他的好幾倍,都可以尊重對方。

 

謝謝您,教我如何當一個跟妳好相處的大人。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