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5720.JPG

禮貌與態度(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次家庭聚餐的時候,妹妹一邊用餐一邊用命令的口氣對著她老公喊著:『阿德,幫我拿碗。』、『阿德,女兒的湯匙掉了拿去洗!』、『阿德,衛生紙拿來!』

 

好不容易,等她閉嘴,大家都坐定開始用餐的時候,我就悠悠的告訴我的妹婿:『阿德,我覺得你很可憐,我妹對餐廳服務生說話的態度,都比對你講話來的禮貌客氣的多了。』

 

老實說我真的不懂,為何夫妻與情人之間,就不可以溫文有禮?

 

父母對著自己的孩子說話,可不可以多點尊重?有點禮貌?

 

『可以請你幫我拿個碗嗎?謝謝。』

『可以麻煩您幫我把掉下去的湯匙洗一下嗎?

『可以麻煩您幫我拿張衛生紙嗎?』

 

這樣的語氣、這樣的態度為何不能用在自己最在乎的人身上?

 

在我陪孩子長大的這幾年,我才發現一些大人對孩子說的語氣與指責,不要說沒禮貌,連基本的尊重都談不上,有時候罵孩子比罵狗還難聽。

 

從孩子會講話開始,很多大人看到孩子的第一句話就是:『怎麼都叫人?我是誰你不會叫嗎?你不乖!

 

我也曾經看過ㄧ個孩子,對著父親好友的腳拍下去後喊:『Hi!痞子!』,結果,父親的拳頭馬上從他的頭上打下去罵:『猴囝仔,沒禮貌!』

 

當我還在國會當助理的時候,對我而言最難的不是法案,而是人際關係,有哪些人是自己的大樁腳,講話既要不失禮的得罪人,也不能過分有禮的讓人感覺到生疏。

 

對於鄉下純樸的選民,用了官場上西裝畢挺的社交禮儀,不但不會讓人感覺有禮,反而感覺自己用高高在上的自以為是態度,羞辱了對方。

 

哪個時候,要對著自己很熟的國會聯絡人大聲的喊:『Hi,何大哥!』,哪時候要畢恭畢敬的對著同一個人鞠躬彎腰說:『先生,您好。』?

 

在哪個場合,遇到哪樣的人,該用哪種語氣,該用哪種態度,該用哪種親疏的感覺,該用哪種語言,哪些話語可以表現禮貌卻不疏遠,哪樣的態度可以讓人感覺親切卻不滑頭?

又有哪些人其實是對自己惡意的,看到對方沒有當場轉頭繞路走就算是很有禮貌了?

 

看起來簡單不過的應答,其實一點都不簡單,有人如魚得水,有人卻怎麼都學不會。

 

最近的我常想,大人常常要孩子們有禮貌,到底,孩子懂不懂得哪樣的口氣是有禮貌?哪樣的口氣又是沒禮貌?

 

『去吃飯!』

『給我過來!』

『再跑我打你喔!』

如果我們都用這種口氣與態度跟孩子講話,那麼孩子該去哪裡學會說:『飯煮好了,請大家來吃喔!』、『可以麻煩您過來一下嗎?』『請不要走那麼快,等我好嗎?

 

如果孩子的身邊,沒有一個大人會用有禮貌的態度對他說話,那麼,孩子到底該去哪裡學到『有禮貌的說法』?

 

女兒三歲的時候,我帶著她參加了家庭旅遊,玩了三天回到家,有一次當我叫她的名字時,她眼睛斜眼瞪我,頭馬上轉往我的反方向一偏,大聲的『哼!

 

哪時候的我馬上穿了外套、拿了包包,在老公跟女兒的錯愕之下,迅速的開了大門要出門,女兒看到馬上追過來問我要去哪裡?

 

我蹲在她的面前問她:『妳是不是很討厭我?既然妳很討厭我,我想我離開會比較好,媽媽不是一個被討厭,還要眼巴巴待在對方身邊的人,所以我想要離開一下。』

 

女兒一聽慌了,開始流下眼淚說:『媽媽!我沒有討厭妳,我很愛妳的。』,我ㄧ邊學著她剛剛的動作一邊回答她:『可是,我跟妳講話的時候,妳這樣頭一偏,然後對我哼,我感覺妳很討厭我、很不屑我才會這樣,所以我覺得我被妳討厭了,很難過。』

 

女兒更慌繼續哭著告訴我:『我真的沒有討厭妳,媽媽我以後不會了,對不起!』,於是我在家門口緊緊的抱著她,直到她的笑容漾開了她的眼淚。

 

然而,孩子就是孩子,她一時忘記又會重演,我不罵她也不會打她,我只是不厭其煩的用行動與語言讓她知道,她的語氣與態度,帶給了我怎樣的『感受』。

 

那天晚上,她興奮的叫我,我也學她眼睛斜眼一瞪、頭一偏,大聲的『哼!』,然後離去,看到我這樣的動作,她馬上放聲大哭:『媽媽!』,我轉身蹲下來坐在地上緊緊的抱著她,一直到她停止了哭泣,我才在她耳邊溫柔的告訴她:『寶貝,被別人這樣哼,感覺很不舒服吧,妳哼我的時候,我也跟妳一樣,好難過呀!』

 

聽完這一句話女兒又在我的懷中放聲大哭好久好久,從那天開始,她就再也沒有這樣的動作了。

 

每次訪友,或是朋友來家中拜訪,我也儘可能的告訴孩子,來的人是誰,是爸爸媽媽哪樣交情的朋友,該如何稱呼比較好?

 

一起洗澡的時候,我會跟女兒一起玩『語氣』的遊戲,同樣的一句話用不同的語氣講,會有哪樣的效果?

 

用生氣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哭泣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微笑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痛苦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高傲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卑賤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不屑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用誠懇的語氣說:『我要喝水,請幫我拿水!』

 

每次一玩這樣的遊戲,我跟女兒就像兩個在演員訓練班的瘋狂演員般,玩到兩個人笑到肚子痛。

 

當她坐在餐桌上,大聲的喊著:『我沒有湯匙!』時,我會學著她的語氣與態度說:『我沒有湯匙!』,然後問她:『如果是妳,喜歡剛剛這樣的說法,還是說,請幫我拿湯匙好嗎?你選哪一種說法呢?

 

女兒會馬上笑笑的說:『請幫我拿湯匙好嗎?』,我就會給她一個誇張的笑容說:『哇!妳好棒,我也會選這個耶!我覺得這樣的說法讓別人聽了比較舒服。』

 

一次又一次,我終於知道,當父母的我們是不是真的如此獨斷的認為某些事情,孩子理所當然的就『該懂』,所以沒做到就打罵。

 

而有些事情,孩子理所當然的就不懂,也不該懂,長大後自然就會懂?

 

孩子到底懂不懂,為何父親可以從某個人的頭上打下去大喊:『痞子!』後,兩個人可以親暱的互推互鬧,而換他對那個人也喊:『HI!痞子』時,為何會換來一陣打?

 

孩子到底懂不懂,哪些人可以拍一下肩膀說:『HI!小張。』,哪些人又該畢恭畢敬的說:『先生,您好!』?

 

孩子到底懂不懂,哪種說法叫做沒禮貌?哪種說法才叫做有禮貌?

 

孩子到底懂不懂,同樣一件事情,用不同的說法會讓別人有不同的感受?

 

孩子到底懂不懂,自己講的那一句話,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孩子到底懂不懂,用不同的語氣,給別人的感覺也會不同?

 

孩子到底懂不懂,為何爸爸媽媽可以用命令且沒禮貌的態度、語氣對他說話,他卻不能說?

 

而大人們到底懂不懂,如果大人不用有禮貌的態度、語言、語氣對孩子說話,那孩子該去哪裡學到有禮貌的態度、語言、語氣?

 

一個大人如果小時候是一個見到人就禮貌的打招呼,看到長輩就鞠躬問好,對人都很尊重的小孩,長大後怎麼可能變成一個,看到小孩不自己打招呼,還大聲斥罵:[怎麼都不叫人?我是誰你不會叫嗎?你有沒有禮貌呀?小孩就是要跟大人問好!],這種讓人一點都不想跟他打招呼的大人呢?

 

大人到底懂不懂,有時候孩子不打招呼,其實只是孩子心中也有著他對這個人的親疏遠近標準。

 

大人到底懂不懂,有時候孩子決定用哪樣的態度對待一個人,取決於這個孩子心中,對這個人的害怕、討厭與喜歡。

 

如果有一個人對孩子很不友善,孩子怎麼可能看到對方就開心的打招呼呢?

 

孩子三歲半了,這陣子的我,開始跟孩子玩著『不同語氣說同一句話』的遊戲,開始跟孩子玩『這句話換種說法』的遊戲,我也開始跟孩子玩『妳喜歡別人用哪種說法?』的遊戲。

 

我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的陪著孩子玩,我只想讓孩子知道,

 

所謂真正的有禮貌,不過是用尊重對方聽到時的心情,說出適當的話語。

 

所謂真正的有禮貌,是一種體貼對方的心。

 

不管是遇到哪樣的人、該用哪一種語言、該用哪種態度、該用哪種口氣、該用哪種方式,都是以體貼對方當時的狀況與心情,而有不同的對話方式。

 

所謂的禮貌,在於那顆體貼別人的心,而不在於誰先叫誰,也不在於那刻意形塑出來的『禮貌形象』。

 

有沒有禮貌,其實只是在於有沒有用心、願不願意對這個人用心罷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4084.JPG


等待被救贖的人生(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我的記憶中,上國小以前我幾乎沒看過什麼故事書,我完全忘記我小時候有沒有看過『白雪公主』與『灰姑娘』這樣的故事,在我的記憶中的第一本故事書,反而是去父親朋友家,他兒子給我的一本『穿長靴的貓』,讓我看了又看,一遍又一遍。

 

現在的我,非常感謝我的父母沒有那麼早讓我接觸當時那些經典的公主故事書,即使,後來的我,看了許許多多的愛情小說,從瓊瑤、溫小平、席絹到許許多多的言情小說,甚至有一陣子,我看到幾乎所有的言情小說,站在租書店的整面牆牆前找不到幾本想看的書。

 

看書很雜的我,政治、商業、心靈、命理、靈修、小說什麼都看,然而,看了這麼多的愛情小說、看了各種的書籍,當自己結婚後,面對婚後與夫家的生活卻也曾經束手無策。

 

我很不喜歡勸女孩子過年前結婚,很多人說『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因為,這是對男人說的。

 

事實上,對於女人,過年前結婚其實痛苦的深淵,還沒搞熟一家子的許多關係,還沒慢慢適應一個新的身分、還沒有兩夫妻好好相處,就必須去別人家過年大掃除、煮年夜飯、洗年夜飯的碗,在一家人團聚的時候,新嫁娘像個外人一般難過著想著娘家的父母、想著自己家中團圓桌上空下來的位置。

 

在我結婚後第一個回婆家過年的除夕,一大早天剛亮就被叫起床,婆婆要我做許許多多的事情,包括做年糕、包肉粽、洗衣洗碗、拜拜、煮中餐、年夜飯,從早上五點到晚上十一點我穿著高跟鞋幾乎沒休息,那一晚年夜飯我食不下嚥,飯後,一邊在廚房洗碗一邊聽到夫家一家人在客廳開心看著除夕特別節目,那時候的我好想自己娘家的母親,晚上打電話回家拜年的時候,心中好委屈,卻忍著眼淚什麼都不敢說。

 

那一夜的我,躲在房間裡面哭,我不懂為何我要選擇進入婚姻,讓自己感覺就如同一個外人一般的進入別人的家庭,一直到夜半,整天都在跟[家人]看電視的Benson終於在房間看到哭泣的我,那時候的我只默默的哭泣,對於他慌張的關切,我只說:『等大年初五戶政事務所開門就去離婚吧!

 

就這樣,那一夜的眼淚,讓老公了解了我的心情,隔天一早,老公跟著我起床,不管婆婆的驅趕,當我站在爐灶前面的時候,他就站在我旁邊,當我掃地的時候,他就拿起掃把,當我無法坐下來吃飯的時候,他幫我盛了飯逼著我坐下陪他吃。

 

我想我永遠無法忘記他曾經這樣對待我,站著陪我度過一天又一天難熬的日子,然而,即使如此,日子一天一天過,婆媳問題依舊一次又一次的上演著,Benson不在身邊的時候,我所面對的事情說出來,就變成了對婆婆的中傷。

 

夾心餅乾的Benson選擇兩邊都不管,他覺得他家人這樣的個性很難改,卻也無法漠視我的不滿,這樣的事情多了,夫家的事情成了夫妻間的禁忌,兩人的感情也有了距離。

 

當我有一天,跟朋友抱怨的時候,我忽然想到,我為何要過這樣的日子?為何不要自己想辦法?

 

於是,我終於了解了,婆媳問題,就婆媳之間自己私下處理,我可以選擇當一個凡事忍耐的媳婦,我也可以勇敢的說出我的不滿,我不想婆媳問題影響了我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我也不想要凡事等著別人的救贖。

 

我不想跟白雪公主、灰姑娘、人魚公主、、一樣,自己人生的問題用忍耐與委屈來面對,然後等待著一個王子的救贖。

 

我不想讓自己的人生,在孤獨的時候等待一個王子。

 

我不想讓自己的茫然,等待一個愛情的救贖。

 

在婆媳問題中,我們在意的是,我們等不到老公的出手相救。

 

我不想在金錢的問題中,等待著中樂透頭彩的救贖。

 

我不想在政治中等待一個現在稱暴民,未來稱國父的人來拯救。

 

我不想在教養上面對問題的時候,等著把孩子丟給一個我跟孩子都陌生的『老師』教。

 

於是,我努力的勇敢走出我自己的路,我不想把自己困在井中等著別人的救贖,在不開心的時候說出我的不滿、在每個關卡中想出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

 

在婆婆對我說出不尊重的語言時,說出我的不滿。

 

在婆婆對我做出不禮貌的行為時,表達出我的不爽。

 

在遇到孩子的教養問題的時候,自己努力的去找出問題、想出方法。

 

我不想忍氣吞聲,我知道所謂的解決,不代表只是忍,也包括一次吵開,然後各自保有自己的空間,妳在妳的地盤開心,我在我的領域幸福,誰也別侵犯誰,誰也別忍耐。

 

我想,如果灰姑娘被後母及姐姐欺負,卻一點都不想辦法的只等著王子的救贖,那麼,當王子將她娶進門後,進入後宮與豪門的她,又要等誰將她從宮廷鬥爭與庭院深深的孤獨中救贖?

 

現在,即使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夫妻問題、婆媳問題,我都想跳脫一般人的思維,去走出自己的解答。

 

因為,我要讓孩子在我的一舉一動中知道。

 

生命總會找到他的出口,不需要等別人的救贖,答案在自己的心中,只要坦然的活出自己,去想辦法,終會找到自己的路!

 

自己的人生,要靠自己的救贖!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3837.JPG

我不打孩子不代表我不教(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當我要離開坐月子中心的前兩天,月子中心的護士阿姨就幫我上了兩天的嬰兒洗澡課程,第一天阿姨示範幫寶寶洗澡,而我在旁邊觀看順便錄影,第二天,我就必須要自己幫孩子洗澡,從那天開始,我就必須要每天抱著孩子在手上,幫她洗頭。

 

從孩子重兩千多公克的時候抱著洗頭,一直抱到孩子十三公斤,我依舊要抱著她洗頭,有一次,我在美容院洗頭的時候,看到旁邊一個大概四歲的小男生被母親帶去剪頭髮,小男孩瘋狂的大哭,而沒了面子的母親,在旁邊撕破喉嚨的罵著,還強迫的把他架在椅子上不讓他掙扎,母親又罵又恐嚇還動手打孩子,那個孩子則哭到連哭聲都聽得到顫抖,整間美容院就充滿著孩子的哭聲與母親的漫罵。

 

那時候的我在想,那個孩子到底在怕什麼呢?

 

有沒有人感受到他的恐懼?幫他去面對那種恐懼,為何要如此的罵自己的孩子?

 

女兒兩歲三個月的時候,我幾乎已經無法用一手抱著她洗頭,而我也無法跟別的媽媽一樣,不管她的恐懼就莫名的往她頭上淋水沖頭髮,幾次這樣做的時候,女兒總是哭著往我身上抱,小小的身體整個人哭到發抖,我不想讓孩子在恐懼中學習,所以我無法認同別人教我的方法說:『反正多哭幾次就好了。』

 

於是,我買了一個專門給孩子用的洗頭椅,那樣的椅子可以往後躺,就如同在美容院洗頭般,母親可以在她的背後幫她洗頭沖水,也不會淋到眼睛,但是女兒依舊抗拒,她不知道往後躺,母親會在她頭後面做哪些行為?所以她會一直轉身過來看,也很害怕我手上拿著的水,是不是又會往她頭上淋過去讓她嗆到。

 

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我想了很久,於是,有一天,我就請Benson帶著孩子到美容院,老公抱著女兒,站在我的旁邊,看我躺在洗頭椅上面,讓美容院的小姐幫我洗頭與沖頭髮,女兒有爸爸的陪伴,所以心很安也很快樂。

 

老公抱著女兒,輕聲的在女兒耳邊告訴她:『現在阿姨幫媽媽放洗髮精,接下來是按摩頭皮搓泡泡,這樣泡泡才可以把髒東西跟頭髮上的油質洗掉,現在要試水溫,然後幫媽媽把泡泡沖乾淨....。』,就這樣,女兒看完我的洗髮過程後,從那天晚上起,她就非常開心的每天躺在她的洗頭椅上,讓我跟她玩一場美容院的洗頭遊戲,從此之後,孩子不用對洗頭有所恐懼,我也不需要一手抱著越來越重的她,一手快速的洗頭。

 

在我的育兒過程中,我不喜歡莫名的罵孩子、甚至打孩子,我總認為找出孩子恐懼與排斥的原因,再去找方法解決就可以了,然而,很多人沒有深入的去了解我的觀念,只聽到我不打孩子就很不以為然的說:『哎呀!妳不要說不打孩子啦,孩子就是要打、要教,不要縱容、妳會把孩子寵壞。』

 

老實說,我不覺得打孩子等同於教孩子,然而,我也很想告訴這些人,我不打孩子,可是,不代表我不會教孩子。

 

我教孩子的方式一開始看起來比別人更辛苦也更累,但是,長遠的看來,我卻比別人還要輕鬆。

 

孩子一歲時,我會將家中所有的水盆都裝滿各種溫度的水,一盆一盆讓孩子試溫度,從冰的、涼的、溫的到燙的,一個個讓她試,所以,每當有人端起一鍋湯走過來,只要我說:『燙燙!』,她就會直覺式的避開。

 

什麼是大的?什麼是小的?這個是什麼東西?那是什麼聲音?我都抱著她,眼睛看著她,像對待一個大人般的認真解釋給她聽,也讓她自己去觸摸,自己去感受,我習慣花時間來慢慢的解釋給她聽,讓她自己去理解。

 

女兒從小去的Green House有一個義工老師會在固定的時間教孩子自己用餐,那個老師所用的餐具都是磁器與玻璃杯,從那時候開始,我也買了不少的磁碗與孩子用的玻璃杯給孩子用。

 

一開始,女兒跟別的孩子一樣,會摔杯子,每次摔一個就破掉一個,我就會抱著她蹲在玻璃碎片的旁邊,輕聲溫柔反覆的在她耳邊說:『寶貝,這是玻璃做的,這是會破的、會破的、會破的、會破的。』

 

然後跟她說腳踩到玻璃會流血要擦藥,如果傷口太深要去看醫生,所以請她坐在椅子上看媽媽如何處理,然後,我將她抱在椅子上,讓她看著我一片一片的收起破玻璃,每拿一片就湊近給她看,然後說:『妳看!玻璃破掉了。』

 

最後,我會告訴她如果有小玻璃碎片沒收好,踩到了也是會受傷,因此我在她面前用吸塵器吸地板給她看,然後,告訴她為了怕收垃圾的阿姨受傷,所以要把所有的碎片收好,用報紙包起來,最好寫上玻璃碎片請小心,才可以丟掉。

 

每一個動作、緩慢卻切實的,一步一步示範給孩子看,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她每個動作的原因。

 

就這樣,女兒每次弄破一樣東西,我就完完整整的教他所有的概念與處理方法,因此,有好幾次,未滿兩歲的女兒,她端著磁盤上的蛋糕給別人吃的時候,她知道瓷器會破,所以可以小心翼翼的完成所有的動作,有人問我怎麼不怕她打破,我想,打破了就再教一次就好了,如果認真的教了十次玻璃與瓷器會破的觀念,孩子難道到會不知道嗎?

 

我沒有在孩子打破東西的時候大罵,我也沒有從此不讓孩子拿磁碗與玻璃,我選擇讓孩子每摔破一個碗盤,就重複一次磁碗會破的認知,也重複一次該如何處理的程序,一次又一次的慢慢的教導孩子。

 

當我講電話的時候,女兒不想等待的在旁邊吵鬧,我知道她不懂等待意義,即使懂了等待,也沒有時間觀念,或許對她來說,等一秒鐘就是等待,於是,我買了沙漏,教她如何『等我一個沙漏的時間』

 

當孩子看著媽媽離去就大哭的時候,我想著為何孩子如此沒安全感?我想著該如何讓她知道我出門還是會回來,所以我設鬧鐘,告訴孩子當鬧鐘鈴響之前我會回來,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慢慢的增加時間,我總會在鬧鐘響之前,回到家中抱著她聽鬧鐘響。

 

我努力的讓兩歲的孩子了解大人跟小孩的心臟大小不同,所以喝咖啡後的後遺症也會不同,讓孩子不再吵著搶大人的咖啡喝,而大人也不需要為了阻止孩子搶喝咖啡而動怒。

 

在這過程中,我沒有打孩子,我也沒有罵孩子,但我是真的如此用心的在教導孩子。

 

所以,我真的很不喜歡,有些陌生人,看到我女兒爬上階梯跳舞的時候,大聲的罵:『妹妹,妳再爬,妳回去會被妳媽媽打到在地上爬。』

 

我也不喜歡,女兒因為某個原因嚎啕大哭的時候,不認識的人莫名的跑過來說:『妹妹,妳再哭!阿姨生氣打打了喔!』

 

我更不喜歡,有人看著我女兒某個行為對我說:『這個回去要好好打一次才會懂,不要寵孩子,寵孩子不好,不打不成器呀。』

 

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我總會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孩子,我不會這樣做,我總要一次又一次的去面對孩子疑惑,去幫孩子解答,幫孩子了解。

 

我不相信不打不成器,但是,我相信,打了一定成『氣』,不管是父母打孩子的火氣,還是孩子被打的火氣,那都不是我所要的,我要的也不過是孩子『懂得!

 

因此,我很想告訴很多人,我不打孩子不代表我不教孩子,我想盡辦法讓孩子懂得一切事情的緣由,即使再困難的理論,我也會找出讓孩子能理解的方法,因為我知道不打不強迫,還是有方法可以教孩子。

 

我不打,我不罵,但是,我用好多好多的方法在教我的孩子,我不需要在人前罵孩子給大家看,來代表我克盡母親的職守,所以,也請不要不明就理的,幫別人打罵孩子。

 

人與人之間要互相的尊重,或許我的教法有很多人看不慣,但是,請身為大人且自認為有資格教孩子與孩子母親的人,也請您尊重一個母親教孩子的方法。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