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3110.JPG

孩子們的政治參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我當立委助理的某一段時間,立法院旁邊常常出現一些很奇怪的人,有的人拿著丈夫的骨灰罈走來走去,還跟我們一起在小麵店吃麵,有的人在立委辦公室大樓的樓下放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對著某立委示愛。

 

奇奇怪怪的人非常的多,我每天來來去去的見怪不怪,有時候走過去還會加快速度的離開。

 

電影中『不能沒有你』的真實事件上演時,我是透過立法院的電視看到記者的轉播,看著那個無助的爸爸如何夾抱著女兒,準備跳下台北車站前面的那座天橋,那時候的我心想,這個人或許有精神疾病,該去醫院治療。

 

後來的我,看了電影,讓我我深深的反省,也愧疚當時我的冷漠。

 

而現在的我回想過去印象比較深刻的許許多多選民服務,其實真的會讓我很感嘆。

 

有些農民,自己的農作物血本無歸,他只能對著自己的農地無語問蒼天,有些卻懂得透過各種的管道得到補助。

 

有些農民,豐收之後才發現,自己種的農作物供過於求,價錢低到連採收的意願都沒有,而有些人卻可以透過政府的農業改良跟總總的支援去得到新的技術、新的施作方法,而種植可以讓自己賺錢的高價值作物。

 

有些電腦繪圖人員,每天接一點點的小案子,有許多的才華,卻在家裡等伯樂,而有些人拿著政府補助的龐大款項,去幫助自己的動畫公司賺錢。

 

有些人在家罵著政治人物沒一個好人,自己卻做不到每天清晨就到批發市場去握手、去菜市場握手、在路邊對來往的車子揮手、對每一個人打躬作揖、、、的日子。

 

也不去深思,這個世界沒有政治人物真的可以運作得宜嗎?

 

如果這個世界即使沒有政府制度,還是必須有人在於統治與政治的工作,那麼政治人物其實比政府制度更有存在的必要性。

 

那麼,當我們自己罵著政治人物的時候,難道就不是我們因為自以為高尚的不參與政治、不了解政治,而給予他們的縱容嗎?

 

在這個社會上,有些人就是可以拿到許多政府與社會的資源,有些人即使餓死在家中,也只能哭訴老天無眼。

 

這是社會的不公,還是,因為我們從來不讓自己與孩子去參予政治與議題的結果?

 

我們沒有讓孩子知道政府到底有哪些結構,我們沒有讓孩子知道這個社會有哪些資源可以去運用,我們沒有讓孩子知道,當自己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情時,他可以不需要帶著孩子去跳天橋,他也不需要拿著骨灰罈走來走去,他有哪些的辦法可以自我救濟。

 

而當別人知道政治體系的所有運作,知道該如何去監督政府、影響政府政策、知道該從哪裡得到補助的時候、、,我們酸酸恨恨的罵『特權』。

 

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特權就永遠都是特權,弱勢就永遠就是弱勢。

 

女兒三歲這一年,我開始幫孩子找共遊與共學的團體,我們要的團體條件很簡單,也可以說很難,我們要這些孩子的父母們是在政治與自身中是曾經覺醒過,推翻了自己從小被灌輸的所有觀念,曾經完完全全的否定過自己的信仰,而自己去找出答案。

 

這樣的父母才能真的去反省自己的過往,當孩子有任何的行為問題時,不是往孩子身上打罵,而是從自身去找答案。

 

這樣的父母才不會口口聲聲說:『反正我的個性就這樣,沒辦法改。』,卻逼著孩子要去改個性與行為。

 

這樣的父母才能夠深沉的溝通、也能夠反省自己,對孩子夠尊重,對待孩子也不會因為找不出方法而打罵出手。

 

而另一個最大的條件在於,這些父母有足夠的政治參與度,他們可以帶著孩子走遊行,他們可以陪著孩子去了解一個又一個的訴求,他們甚至可以去參加一個又一個的選舉活動。

 

我很幸運的遇到這樣的父母們,女兒也真的很幸運的遇到那樣一群很特別的孩子們,有時候當別人帶著孩子出門踏青的時候,我們一起帶著孩子們一起走向街頭反對八輕。

 

我們用孩子們懂得語言告訴孩子,為何要反對國光石化,經濟政策的層面在哪邊,環境因素又在哪邊,我們用孩子的語言告訴孩子,為何大家要走出來,主管單位是誰,每個標語上的內容又是什麼。

 

當別的孩子在家中看卡通的時候,我們的孩子可能在聲援蘇建和案,用孩子可以懂的語言告訴他們何謂司法審判制度,其中問題又出在哪裡?大家又透過了哪些的協助來幫忙他們。

 

傳統總是告訴我們『政治很骯髒』,而不去管政治,卻忘記了,這就是當權者希望我們當個無知的順民,他們才能夠不受限制的為所欲為。

 

我們總以為孩子只要讀好書就好,卻不知道即使有好的學歷,進入了企業,企業體裡面也是一場又一場的商場政治。

 

我們總是希望孩子長大有個穩定的工作,當個順順遂遂的公務人員,而公務人員工作的場合,存在更多的政治。

 

我們希望孩子長大後可以當個領導者,卻不讓他從政治的思維開始思考政府結構跟統治的觀念,不讓他們透過一場又一場的政治與社會運動去了解該如何議題塑造、該如何帶領群眾、該如何切進人心,該如何去觀察群眾、該如何去了解社會脈動。

 

現在的我們,每天除了帶著孩子上山下海的玩也參與一場又一場的社會運動與政治活動,我們在每一場的活動中跟孩子仔細的說明原委,我們知道當孩子一天又一天的長大,我們的話題會越來越具有政治專業。

 

我們也知道當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他們討論的不會是海賊王,而可能是某個社會關注的議題,某個政治單位的組織架構與提供的資源。

 

我們只是很單純的想要讓孩子知道。

 

你們或許長大後會想要當一個腳踩在泥巴中,感受泥土溫暖的農夫,但是你們一定是可以運用所有政府跟民間資源,去取得最好的技術、最多的補助、擁有最多的行銷方法的快樂農夫。

 

你們長大後或許想樣當一個廢寢忘食作畫也甘願的藝術家,那麼你們也該是一個知道如何取得政府與國際中對藝術家的補助、如何得到自己嶄露頭角的機會、如何將自己的作品推到世界的藝術家。

 

你們或許長大後只想要當一個工作時間穩定的公務人員,那你們也會是那一個懂得機關內運作、懂得如何影響決策的公務人員。

 

最重要的是-

 

不管你們做哪一個行業,你們都會懂得該如何拿到社會或世界資源、該如何對政府的侵權得到平反的人。

 

不管你們做哪一個行業,你們都會看懂政府體制中決策背後的目的,知道國際政治局勢,而保有你們該有的財產,甚至壯大你們的財富。

 

親愛的孩子們呀!

 

請跟著父母們開始了解政治與群眾吧!

 

當一個懂得社會與國際資源的人,

 

因為,

 

所謂的特權,只有給懂政治的人而已,而這個世界上,你可以得到資源的地方,不只有你的父母!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_MG_6657.JPG  



存在的理由(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我決定懷有孩子之前,最大的考量點其實是很自私的認為,夫妻之間如果感情互相依賴的程度很高,那麼當有一方先行離去的時候,留下來的那個人又該如何度過生命中頓失依靠又沒有存在理由的生活?

 

於是,我生了女兒!

 

我想給兩個人一個面對這個世界最好的存在理由。

 

可是當女兒出生之後,每當我陪著她躺在她的身邊,看著她稚嫩的臉龐、陪著她一起均勻的呼吸,我才驚覺當初的我錯得有多離譜,因為有了孩子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孩子的存在是牽引著父母存在的最大理由與價值。

 

孩子離去的時候,也會帶走某部分的自己,帶走一部分活著的自己。

 

年輕的時候,在異鄉就學的我們,都會在有急難的時候互相幫助,有一次我去醫院的急診室陪伴車禍就醫的朋友,忙了一個晚上的我們終於在一堆檢查結束後得以有一撘沒一撘的聊著天,那夜的急診室人來人往,救護車來來去去,在我與朋友的談天過程中,忽然聽到整個急診室內一個淒厲的哭喊,那樣的哭喊在那種生離死別會常常出現的場合,聽起來格外的哀痛。

 

那聲哭喊驚醒了許多病人與家屬的注意,我也不例外的轉身過去看,那是一個母親哀痛的哭喊,在那一聲聲淒厲的哭叫聲後,那個母親反覆且失神的說著:『是我害死他的!』、『是我害死他的!』、『我昨天罵他,考這種分數,還不如死了算了!省得丟臉!』‧‧‧‧‧,一句又一句自責的話語反反覆覆的無法停止。

 

那個母親眼神如此的空洞、那種哀傷刺痛了每個人的心,聽了許多人對那個母親的苦勸,也聽了許多那個母親失神的自我責備,才了解到,原來孩子在學校的求學並不快樂,學校同儕給的壓力與老師對他的排擠讓他無法快樂的學習,孩子考試考得不好後,母親責罵他考這種分數沒有前途不如死了算了,成為壓垮孩子的最後一根稻草,那個孩子真的選擇了死亡來面對一切。

 

那一天的夜裡,我跟朋友也無法再談天下去,我們感恩著雖然也因為車禍而來到急診室,畢竟,我沒有失去這個朋友,而她也沒有失去她寶貴的生命,我們不需要去領受那種哀傷,也不需要去看自己親人的傷痛。

 

在我的人生中,難免遇到許許多多的不如意,失戀的苦、被背叛的怨、被排擠的難過、不知道為何而活的茫然、、、、,許許多多成長中的辛苦,都讓我曾經有想要輕生的念頭。

 

我曾經一個人租屋在外,一個人在異鄉努力的生活求學著,我躺在那小小套房中的床上,生活的疲憊與未來的茫然讓我忽然有個念頭,如果,我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依舊會繼續的運轉,或許要等到許久才會有人發現這裡有個殞落的生命,而那樣的事情只有一部分的人會哀傷,而這些哀傷只會持續一小段時間,沒多久過後他們依舊會繼續的在中秋節賞月、在過年的時候與親人互道恭喜。

 

那樣的心情很哀傷也很絕望,然而,幸運的我感謝這一路走來的自己,雖然生活中有苦有甜,我依舊如此的走來,沒有真正的選擇逃避。

 

有了孩子之後,生命忽然就如此的珍貴了起來,高齡產婦的我,忽然驚覺自己必須要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我也希望孩子能夠在我的陪伴之下,早日學到可以快樂獨立生活的所有,因此,我努力的想要帶著孩子快樂的活下去。

 

而每當孩子生病感冒的時候、每當孩子用虛弱的眼神看著我的時候、每當我抱著孩子進出醫院的時候,我內心的恐懼總會不自覺的油然而出,我會想起那個在急診室聽見自己孩子被宣布死亡的母親,我會想起她淒厲的哀嚎,我會想起她宛如死亡般空洞的眼神,我會想起她那種今生無法再有笑容的哀傷。

 

那樣的恐懼常常徘徊在內心深處,就如同鬼魅一般,不曾真正離開。

 

於是,我努力的讓孩子去感受著生命中的一切、去感受躺在草地上的感受、去感受風吹過臉頰的幸福、去體會聞花香的幸福、去品嘗每個食物的不同,我努力的想要讓孩子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感覺到幸福,而讓她有更多更多的快樂去面對這個世界。

 

我想努力的給孩子存在的理由,我也很努力的想要阻斷孩子放棄生命存在的理由。

 

然而,我卻發現阻斷孩子放棄存在的理由實在太難了,因為,在台灣這個社會,隨時隨地都用死字在教育孩子!

 

『你吵死了!不可以安靜一下嗎?

『煩死了!去旁邊!

『熱死了!什麼天氣嘛!

『冷死人了!

『討厭死了!

『丟臉死了!

『死了!糟了!

『死孩子!

『那是什麼死人骨頭?

『爽死了!

 

那時候的我才發現不管是天氣太熱、天氣太冷、心煩、討厭的人、不開心的事情、甚至開心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跟死扯上關係時,我的口頭禪也不自覺的有許許多多的死字。

 

雖然那是大家口口聲聲無意識的口頭禪,我卻也是很用心的認真思考,我要不要把這樣的口頭話語在不自覺中傳給孩子?

 

我努力的想著、想著卻想起了那個在急診室的母親。

 

我想著她失去兒子的痛苦,我想著她這麼多年以來,她後不後悔明明她如此的深愛著自己的孩子,明明是想要孩子努力的讀書有好未來,明明不想要孩子死,那麼,當初為何要如此輕易的講出那句話『考這種分數,還不如死了算了!省得丟臉。』

 

她後不後悔當初那一句隱藏真心的口頭禪?

 

那一句『不如死了算了!』,是不是在孩子選擇死亡之前,如此像鬼魅般的在他腦海中盤旋?

 

現在的我,很努力的讓自己改變說話的用詞,很努力的不要三不五時就加個死字在生活用語當中。

 

人的一生,或許我們沒有辦法去決定自己生命的長短,也沒有辦法去決定身邊親友的生命長短,然而,我可以讓孩子去體會生活中點點滴滴每天可以幸福存在的理由,也努力的讓孩子在遇到問題時,想方法解決的行為模式。

 

生命之中,多一些存在的理由、少一點放棄的想法。

 

孩子給了我,人生最大的存在理由,希望我也能給孩子許許多多存在的理由。

 

而剩下的,當母親的我,也只能珍惜每個當下、每個瞬間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_MG_1646.JPG



要玩就要樂(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曾經,我在一個立法委員辦公室當國會助理,我的委員跟別人不一樣,出國不是助理幫忙訂個機票、機場接送對他揮揮手後,就可以在辦公室享受著老闆不在的輕鬆與幸福。

 

我的老闆要出國前,助理除了請旅行社安排訂票事宜之外,還要聯絡駐外人員安排許多的事情,讓老闆跟老闆娘一下飛機就有駐外人員接機,快速通過機場公務門、用黑頭車當委員的代步車、提供當地行動電話讓委員與夫人使用、安排高級住宿與用餐、安排各種參觀行程、甚至安排委員跟夫人在飛機上要享用的滷味。

 

委員們出國名義上是考察,其實遊覽居多,又有當地許多單位的『贊助』與『歡迎』,當然都可以玩的很盡興,在這些大大小小的行程安排下,身為行程祕書的我其實比別人更有機會隨著委員與夫人出國考察,只是,我每次都想盡辦法的推託,自願犧牲出國的機會,在辦公室留守。

 

有一次一個新來的助理被我舉薦陪委員跟夫人出國考察,還沒回國就打國際電話回辦公室狠狠的罵我一頓,他才知道助理跟委員出國簡直是個二十四小時的傭人,白天要安排行程、提行李、買票、買委員們的物品,晚上要安排委員們活動跟打麻將的食物,半夜委員睡不著還要想辦法。

 

一天二十四小時中,不但根本沒有一點點空閒時間,每天挨罵、跑腿的心情更是讓他們痛苦不堪。

 

後來,有一次我以護照遺失的藉口推掉了陪委員們一同去歐洲考察的機會,許多人聽了都說我傻,有人付費給我吃喝玩樂去歐洲有甚麼不好?

 

他們卻不知道,我不希望我對巴黎的第一個印象是委員跟夫人在香榭大道逛精品店,我卻跟個小女傭一樣在旁邊扛夫人的戰利品,口渴的看著別人手上的咖啡舔嘴唇、吞口水。

 

我也不希望我對羅馬西班牙廣場的第一個印象卻是,夫人跟委員在飯店裡面大打出手,而我必須要去擋在中間當他們的沙包。

 

我不希望我對凡爾賽宮的印象是,因為拿錯了夫人要的飲料,而被當眾破口大罵。

 

對我來說,出去玩如果沒有樂,那就別浪費精神去受折磨了。

 

後來的我,一從那個工作離職就真的跟Benson去一趟歐洲,我們選擇了自助旅行,不需要配合別人的行程一直趕時間,我們可以就坐在羅馬的西班牙廣場對著鴿子發呆,不需要因為旅行團中有夫妻吵架而敗了整團的遊性。

 

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想多留幾天就留幾天、想躺在草坪上看天空就躺,想坐在河邊寫明信片寫一個下午就慢慢寫,那種隨心所欲的輕鬆才是旅途中最大的快樂。

 

有了孩子之後,我常常帶著孩子到處跑,參加一場又一場媽媽們的聚會、家庭的出遊、遊戲團體,也參加一些爲孩子辦的共遊團體,只是我常常想,這些孩子們真的快樂嗎?

 

到集合地點之前,孩子們是不是要忍受父母們一再的嘶吼『快一點!』、『吃快一點,來不及了!』、『鞋子穿快一點!』、『再不快點媽媽走囉!』,那樣不愉快的出門?

 

在車上,孩子們需不需要忍受因為去哪裡?怎麼走?怎麼聯絡?走錯路?,父母之間的爭執與對罵?

 

在那個小小的車內空間中,忍受父母吵架的緊張與對峙?

 

到了該遊玩的地方,孩子可以不可以放鬆下來慢慢走、慢慢觀察,而不是被逼著去聽一個又一個講解?聽一個又一個解說?甚至還要被考試?

 

孩子可不可以,只在門口的魚池邊餵魚,而不去玩裡面一樣又一樣的設施,而不會被罵浪費錢?

 

孩子可不可以恣意的奔跑,而沒有父母親在後面喊罵?

 

孩子可不可以趴在泥土上翻滾,而不需要被罵?

 

孩子可不可以試著爬上樹,在樹上看著媽媽對她微笑,而不是緊張到大吼大叫?

 

孩子可不可以不去玩每一樣設施,只是躺在草坪上看著雲發呆?

 

孩子們可不可以玩到全身濕答答的相視而笑,而不會有大人在那邊大吼大叫的說:『會感冒』

 

孩子可不可以在安靜的環境中玩,沒有大人的叫喊與謾罵?

 

有時候,在某些共遊的場合,我會覺得孩子在家有父母管,出外就好像有一堆爸爸媽媽來管,不是看朋友被罵,就是害怕著等著被管、被罵、不然就是怕哪時候自己要被罵給別人看。

 

孩子爬山的時候走比大人快被罵跑太快、走比大人慢被罵慢吞吞、停下來看一下路邊剛發現的花草被打頭、摸到土地手變髒媽媽的手馬上打下來、吃太少被罵、開心的太大聲被罵太吵、不開心跟大家笑被罵不大方、、一整個健行下來我都快瘋了,更何況孩子?

 

這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跟朋友出遊,誰帶爸媽來就會被我們貼上『不上道』的標籤,讓我們無法玩的盡興,從此就不會約這個朋友了。

 

我想過兩年,我會不會也是一個『不上道』的母親?一個孩子不願意跟我出遊的母親?

 

很多人告訴我,孩子長大了就不會跟父母出遊了,我常想,到底是孩子不想玩了,還是,當她有了自主行動的能力,她們就恨不得擺脫父母,只因為跟父母出遊,只有苦、沒有樂?

 

更沒有那種放鬆的自在。

 

就如同我跟委員出國一樣,再美麗的風景即使是巴黎、即使是倫敦,也只會留下苦痛的回憶,沿路被管、被唸、被罵、被限制、被要求、、、?

 

孩子三歲的這一年,我很幸運的找到一個孩子的共遊、共學團體,一起出遊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喊孩子、沒有一個人追著孩子要喝水要換衣、沒有一個人管孩子是不是趴在泥巴上、沒有一個人管孩子要不要去躲雨、沒有一個人管孩子們的爭執、我們就像一群牧羊人,只是把孩子帶到那個空間,讓他們自由與自在。

 

我看著一群三歲的孩子們赤著腳手拉手一起去追雉雞、一起爭先恐後想爬上樹、一起在雨中淋雨玩泥巴、一起觀察蜈蚣、一起去面對爭執、一起學妥協、一起學合作、一起學著找朋友、一起學著互相尊重、一起觀察、一起在一個地方找樂趣。

 

這些沒被父母吼罵、打罵的孩子,也不會打罵別人,在這個共遊的團體中父母跟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孩子的意見跟大人的一樣重要,沒有權威性的管理,沒有權威性的命令,連天冷了要不要多搭一件衣服決定權都在孩子,父母可以跟孩子討論卻不能強迫。

 

受傷了,父母們告訴孩子所有可以處理傷口的方式,讓孩子自己選擇;而其他的孩子也會在旁邊爭先恐後的安慰與分享自己受傷的經驗。

 

父母們觀察孩子的行為卻不出聲,而對於孩子們的狀況,我們會拿出來討論,是真的認真的把每個孩子的互動拿出來討論、分享、找問題與答案,而不是『你怎麼可以打人』跟『沒關係他不是故意打你的』這樣帶過。

 

現在的我,看著每次出遊時孩子們開朗快樂的畫面,我不但感恩老天,我的孩子可以遇到這些玩伴、認識這些特別的父母,我也時時的警惕自己,從現在開始當一個上道的母親,一個孩子長大後也願意跟我出遊的母親。

 

一個不打擾孩子玩興的母親。

 

一個真正讓孩子玩的快樂的母親。

 

一個尊重孩子遊玩過程自在放鬆的母親。

 

一個即使看著孩子滿身泥巴、即使自己也被孩子們潑了滿身的沙,在看著孩子燦爛的笑容時,心中盈滿幸福的母親。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_MG_1944.JPG

錢一點都不髒(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就永遠搞不懂,為何大人都要跟我說:『不要亂摸錢,錢很髒。』

 

後來的我知道了,錢本身並不髒,髒的是因為太多人用過,所以上面的細菌多,那時候的我才懂,原來錢不髒,髒的是上面的細菌。

 

然而,即使知道了『錢很髒』的這句話的原由,而那句話卻如同緊箍咒一樣,從小到大在我的腦海中徘徊不去。

 

讀了政治之後,我更知道,從沒有過民主政治與民主教育的華人社會,許多的統治者為了怕有許多的人『富可敵國』、怕太多的商人了解政治去得到利益而傷了政權,都會灌輸民眾反商情結。

 

於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被灌輸著『錢很髒』、『有那幾個臭錢、、、』、『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有錢不能解決所有的事。』、、、、、、等等的反商與反金錢的思維。

 

在立法院當助理的時候,我每天看著一件一件的法案在我前被提出、被連署、被討論、被質疑、被通過,我看著雖然大家都喊著選舉選人不選黨,在議場內,黨鞭舉起圈圈的牌子時,沒有一個同黨的立委敢按下反對的按鈕。

 

我看著這些立委一簽名就決定了上百人的生死,我看著這些立委一舉手就決定了上百萬人的飯碗,我看著這些立委們一個按鈕,就決定了把人民口袋的錢,轉到別的地方。

 

我看到了一個法案過了,會有多少人受益,讓我了解了何謂『身在公門好修行』

 

我也看到了一個法案過了,會有多少人看著他們的工作機會慢慢不見、慢慢的養不起家、慢慢的造成一個又一個的家庭悲劇,那個時候讓我知道何謂『造業其實很簡單』。

 

我曾看過企業家,一出手就捐了很多器材給偏遠小學的孩子們,一次好幾千人受益,我也曾經看過有人放棄了自己大好的前途,窮到連買便當的錢都沒有,只為了幫弱勢發聲。

 

我常常在想,為何我們都受著威權的荼毒,一直相信清貧的人才是真的有人格?富有的人一定為富不仁?

 

為何我們總是認為,為了搞運動犧牲自己的人生、身無分文才是真的高操情結,而富有的人一出手就上萬人受益卻是種『施捨』?

 

我們一邊想要有錢,內心卻如此看不起錢。

 

我們一邊很想要當個有錢人,卻被教導著言語間、內心中,如此看不起有錢人。

 

我們很愛錢,卻被教育著要嫌錢髒。

 

內心與外在一直的拉扯著,活得如此痛苦。

 

我們被教育著反商、反金錢,一代一代下來如此的理所當然,積非成是。

 

卻忘記了,有錢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有錢可以參予更多的政治,推一個法案,上百萬人受益。

 

我們被教導著,『錢很髒』,卻沒幾個大人會馬上接著告訴我們,是因為上面的細菌髒。

 

我們被教導著『有錢有什麼了不起!』,卻沒發現講這句話的大人,其實只是嫉妒與不甘。

 

我們被教導著『有錢不能解決所有的事。』,卻沒有大人接下去講『有錢可以解決大部分的事情。』

 

我們被教導著『這世界上有錢買不到的東西。』,卻沒有大人接下去講『錢可以買到大部分的東西。』

 

親愛的女兒呀!

 

妳的母親我,從來不會跟妳說『別摸錢,錢很髒。』

 

妳的母親我,每次到了超商總會給妳一些零錢,讓妳投在愛心箱,告訴妳:『妳好棒,妳的錢救了人、幫了人。』

 

親愛的女兒呀!

妳的母親我,從不會用著鄙視的語氣跟妳講:『那些有錢人、、、、。』

 

我會告訴妳:『我們有錢人可以、、、、。』

 

親愛的女兒呀!

 

妳的母親我,會在妳面前告訴妳:『銅板別亂丟,錢是我們的好朋友,跟著我們一起生活,所以別亂丟!

 

妳的母親我,不希望妳落入威權者的圈套,不希望妳跟我一樣覺得即使正正當當的賺錢,拿人家的錢還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明明別人欠妳的錢,妳卻不敢開口討回來。

 

妳的母親我,不希望妳要經過內心明明很想要富足,嘴巴卻排擠富足的拉鋸。

 

親愛的女兒呀!

 

妳的母親我,只想要告訴妳───

 

 

錢,一點都不髒。

 

 

 

髒的是人心。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