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0552.JPG

稱謂太沉重(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年過六十的母親生病了,只要稍微動一下,她的左腹就會劇烈的疼痛,我們帶著她跑遍了所有的醫院、做遍了所有的檢查,都不知道他疼痛的原因,最後醫生只能跟我們說那可能是深層的肌肉拉傷,只能等著它慢慢的修復,好好的保養身體。

 

在住院檢查的期間,離家多年的父親回來了,幫忙跑醫院的程序,動用所有的關係做最精密的檢查,母親出院後幫忙整理家務、打理三餐,即使後來,母親被我接來台北養病,他的電話也從來沒有斷過。

 

母親的態度從一開始的不理睬,到後來會聊天與通話,即使多年分居,父親就好像沒有任何時間隔閡般的來電聊天,母親有時候會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奇怪,不相信人怎麼可以把過去的一切當成一陣煙,過了就不留痕跡的忘記。

 

對於未來,母親曾經很感嘆的告訴我:『即使是路邊的流浪狗,家門後的流浪貓,我都可以一養好幾年,對於曾經一起生活過的人,看他晚年孤苦,我又怎麼忍心不讓他回家?

 

我看著母親心念一次又一次的動搖,看著原本健步如飛的母親穿衣、著褲都需要別人的幫忙,看著每次出門需要別人幫她彎腰穿鞋,那時候的我才想,如果不看她是我的母親,如果少了稱謂、少了輩份、少了親情-

 

她也不過只是一個女人。

 

一個多年來忍受丈夫背叛、冷落、遺棄的女人,

 

一個多年來都得不到愛的女人,

 

一個渴望著被疼愛的女人,

 

一個心很孤單的女人。

 

當一個母親看到自己的女兒有一個美滿的婚姻,她的心情是開心的;而當一個女人,看到別的女人有老公噓寒問暖的呵護,她的心情是不是更加的孤單?

 

她的心會不會像破了一個洞一般,痛得很空虛?

 

跳脫了稱謂、跳脫了輩份,單單純純只是看一個女人,我的心情少了對母親未來的憂心,卻多了一份的感同身受。

 

母親跳脫了他跟父親的關係來看事情,告訴自己就算面對孤苦老人,她也會有惻隱之心;而我跳脫了他們是我的父母來看事情,才發現,原來,當自己擺脫了稱謂、擺脫了輩份來看事情,許許多多的問題都不再沉重,忽然豁然開朗了起來。

 

才發現,稱謂,原來如此沉重。

 

之前,聽很多跟公婆住在一起的媽媽們常常抱怨,孩子一早如果沒有主動跟長輩問好,孩子就會被長輩罵『不乖』、『壞小孩』、『沒禮貌』甚至『不孝順』。

 

母親來家中養病之後,雖然她不會對女兒罵那些負面的語言,卻也會問孩子:『怎麼不跟我說早安?

 

華人的社會非常重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階級跟輩份就像牢不可破的牢籠關著每個人。

 

當傳統的教育教導我們要忠君、愛國、孝順的時候,有沒有教我們如何判別、如何反抗、如何面對昏君與惡母狼父?

 

如果跳脫了輩份,孩子也只是一個人,

 

跟我一樣需要別人的尊重、跟我一樣需要別人的認同、跟我一樣不想被別人凡事操控。

 

當母親的我一早看到她起床,我為什麼不能先問候她早安?

 

當母親的我夜晚跟每個人道晚安的時候,我為何不能先跟她道晚安?

 

如果跳脫了稱謂,當母親的我也只是一個女人,我為何不可以在女兒搶走我手上的糖果時,馬上請她還給我?

 

我為何不能跟孩子搶糖果?我為何要任由孩子抓我的頭髮、拉我的鼻子?

 

如果跳脫了輩份、跳脫了關係,當女兒為了得不到她要的東西在一旁哭鬧的時候,我為何不能當她只是個發脾氣的人,最好不要在一個人氣頭上去惹她,慢慢的在旁邊等她發洩完情緒?

 

如果跳脫了輩份、跳脫了關係,我又有什麼資格對孩子乎巴掌,只因為她不順我的意?

 

如果跳脫了輩份、跳脫了關係,我又有哪些資格對別人吃太少的飯.喝多少的水而處處干涉?

 

如果跳脫了輩份、跳脫了關係,我遇到別的孩子,為何不能就如同見到老朋友一般的先跟他打招呼,而不是指高氣昂的說:『怎麼不叫阿姨?

 

現在的我,終於知道,如果要給孩子自信與快樂,最重要的就是要給她該有的尊重。

 

不看稱謂、不看輩份、不看關係、、、、

 

把孩子當成一個大人般的尊重。

 

不看稱謂、不看輩份、不看關係、、、、就事論事。

 

把輩分看太重、把稱謂看太重,卻忘記了就事論事,這些稱謂就~太沉重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0309.JPG


我不是天生會當媽(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因為排行老大也因為最叛逆,從小到大全家三個孩子,我挨的鞭子是最多、得到的責罰也最多,無論是家中門禁的時間、跟朋友出去遊玩的自由、看漫畫小說的習慣、、、都是用我的皮肉痛一點一滴的爭取回來。

 

父親打孩子的工具很多,呼巴掌、用藤條抽、用皮帶抽、、、,越打我越怨他,隨著一天一天長大,父親每打我一次,我眼中的忿怒與怨恨就更濃烈,這樣的態度,讓父親的火氣更旺、手上的鞭子也更猛烈,打孩子打紅眼的表情,讓我始終無法從記憶中抹去。

 

我總是記得,父親揮鞭之前總會說:『我就不相信我有本事生妳,卻沒本事敎妳。』,說完這句話,父親的鞭子就如雨下。

 

多年之後,我不敢結婚更不敢生子,我害怕的是『我有本事生小孩,卻沒本事敎。』

 

我害怕的是,當我被孩子激到盛怒的時候,我會把父親曾經傷過我的話,一句不漏的去傷害我的孩子。

 

我害怕的是,讓自己的孩子看到我揮鞭時,那扭曲醜陋的面孔。

 

我更害怕的是,當我揮鞭時,看到孩子眼中對我的不服與怨恨。

 

我是改了許許多多的脾氣、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自省、磨了一次又一次的個性,我才有勇氣生下孩子。

 

而生了孩子之後,我也努力的把孩子當成我的老師,一點一滴學習。

 

很幸運的我在因緣際會下知道了台灣有Green House這樣給孩子們的空間,一開始我也覺得那邊也不過是一個大一點的客廳,雖然沒有刺激炫目的玩具給孩子,然而,我卻可以在那樣的空間中讓孩子自由的玩,自己跟別的媽媽互動聊聊育兒的點點滴滴,讓自己可以透透氣,也讓孩子交朋友。

 

一次又一次之後,我才知道在Green House最大的特色就是,他們會有每一個時段不同的義工老師,這些具有蒙特梭利專業資格的各個幼稚園老師,每個星期一天義務到Green House帶領孩子成長,也提供媽媽們許許多多的教養建議。

 

我是在Green House看著老師幫孩子們準備用餐,才知道孩子們也可以得到像吃法國料理般的用餐享受。

 

我是在Green House看著老師帶著孩子擦玻璃、自己學著洗衣服、榨果汁、切水果、整理自己的餐具,才知道原來即使孩子才只有兩歲,也有無限的可能,是大人限制了他們的發展。

 

我也是在Green House看著吳老師陪我女兒在陽台上哭一下午,看著老師陪著孩子、聽著她號哭,哭到累了,在老師的誘導下,才知道孩子原來不肯打人後道歉,其實是在報一個月以前的老鼠冤。

 

因為認識了這些老師,讓我受益很多,也讓我成為很多人求助的對象。

 

朋友的兩歲男孩,忽然有一陣子喜歡摸自己的性器官,還會到處現給別人看,有的大人每次看到孩子做這樣的動作,就是一陣斥責,有的會有嫌棄的語言,這些對孩子不但沒有幫助,還會讓孩子有不好的認知,朋友求助於我,而我求助於Green House的吳玥玢老師。

 

吳老師除了跟一般教養的書一樣,告訴母親,請全家一起跟孩子洗澡,讓孩子了解父母跟孩子不同的身體構造之外,也問我:『是不是媽媽幫孩子換了寬鬆的內褲?』

 

原來,台灣的長輩喜歡男孩子穿的內褲最好寬鬆且通風,才不會影響孩子未來傳宗接代的大責。

 

然而,卻忘了當內褲的包覆性不夠時,男孩跑步的時候,性器官會晃動。

 

男孩走路的時候,性器官也會晃動。

 

男孩玩的時候,性器官也會動。

 

如果是蠶絲的材質,更會撩撥孩子的觸感,就像情趣內衣一樣。

 

孩子不管如何活動,都會覺得跨下有東西晃動,這會激起孩子的好奇,也會影響孩子的專注力,讓孩子在任何時候都無法專心。

 

因此,只要一有機會脫掉褲子,他就會把玩,因為好奇所以會把玩。

 

因為,無時無刻都可以感覺它的晃動,所以只要一有機會就要好好拿來研究研究,也想獻給別人看。

 

而這個時候,大人對於兩歲孩子玩弄性器官的動作,表現出斥責、不耐、丟臉、鄙視、、的表情,都會讓孩子的性認知得到一種偏頗。

 

這樣的問題,只要跟孩子好好講身體的構造,換回包覆性好又透氣的內褲就可以解決了。

 

父母們問老師的問題、老師們解答的答案,讓我知道,這些教養上的點點滴滴與枝枝節節,不是我當媽的那一天就會懂的。

 

我在這裡跟老師學到不打罵孩子,那該如何敎孩子?

 

我在這裡跟老師們學到如何了解孩子的情緒,如何幫助孩子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

 

我也在這裡,看到一個老師對幼教的堅持與奉獻。

 

我在這裡,當我問老師孩子教養問題時,知道了問題始終不在孩子,而在大人本身。

 

我知道了當一個母親,重要的是自省與謙虛學習的能力。

 

一次又一次,我總可以在Green House裡面成長,我很感激有這樣的一個空間可以讓我跟孩子得到幫助與喘息, Green House型式的空間與專業協助,在歐美是由政府主導的,我也衷心的希望,台灣政府也有人願意提供父母這樣的教養上的諮詢與幫助。

 

讓父母可以帶著孩子出來認識朋友、互相交流,也釋放育兒的壓力。

 

因為,當母親的這三年多來,我從這些老師、從這些孩子們學到的東西,比我敎孩子的還多更多。

 

我也才終於了解了,不是『有本事生小孩,就有本事敎。』

 

對於別人對我教養孩子的稱讚,我不敢居功,是因為我真的知道-

 

我不是天生會當媽,我只是比別人幸運且謙虛的學習。

 

感恩老天給我的幸運與幸福。


感恩老天給我跟孩子這麼多的貴人.

 

也祝福大家。

 

 _MG_0313.JPG

 

註一:Green House 一個屬於0到4歲孩子的空間,每一個時段有不同的義工老師,有些老師會帶親子課程、有些老師敎孩子自己用餐、有些老師了解孩子的情緒問題、、、、、在這裡孩子們可以認識朋友,媽媽們可以將自己教養上的問題問老師。 

 GREEN HOUSE

地址:北市信義路4段235號5樓之1             電話:02-2705-2639

時間: 早上09:30~12:00  下午14:00~16:30  全年無休(除了颱風天)

網址: http://www.montessori-teacher.com.tw/

需提前預約,因為一場只能收十組寶寶.

 

註二:Green House目前有一個媽媽非常熱心的將台灣幼教界的老師集合,請他們來上課,籌辦屬於0到5歲孩子的父母成長班,收益全部捐給Green House,因為是第一次籌辦,名額有限,額滿列入候補名單,報名請至http://blog.roodo.com/greenhouse05

 

註三:也很讚的父母成長班提供孩子從小到青少年的父母成長的課程http://hef.yam.org.tw/edu/parents.html北中南皆有教室


推薦的這兩個教室,是我覺得很棒才推薦,希望大家媽媽們可以藉由這些管道去解決育兒的疑問,這個部落格從來沒有收錢寫過廣告文。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_MG_6286.JPG  



政治,無所不在(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本文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因為噗友的介紹,我幸運的認識了一個很特別的廣播主持人,一個堅持沒有廣告商贊助、致力於由聽眾捐款維持的公益廣播節目-[夢中的國家-張素華],我參加了兩次的節目錄音,而印象最深刻的除了是主持人對工作的堅持與認真之外,莫過於是參加她在工作室所舉辦的小型聽友會了。

 

素華的節目所號招來的聽友很特別,不像一般電台來的都是年輕的孩子,她的聽友大部分都是長輩級,一個客廳中擠滿了人,讓一堆長輩聽著我大放厥詞的感覺真的很獻醜。

 

其中有一個長輩大約快七十歲了,他在自我介紹的時候說:『我的工作是在座各位中最低層的,也是這個社會中的最低層,因為我當初考不上公家職位、也找不到工作,只好自己開了一家貿易公司,自己做貿易,所以我是士農工商最低階的商,這個社會的最低階。』

 

這個長輩的這一段話,讓我整晚念念不忘,一直到節目的最後,我才有機會問他為何會覺得從商是這個社會的最低階?

 

他說:『因為做生意總是要騙人,明明一個成本才二十元的馬克杯,卻要說成本是兩百元,再賣給客人兩百五,因為是要靠欺騙才能進行的行業,所以是最低階。』

 

然而,我卻認為那是市場的供需問題,有需求就會有供給,就如同一瓶成本只有五十元的死海海底敷面泥,賣價一萬五還是有人趨之若鶩,將符合別人需求的產品,呈現在對方面前,用對方心甘情願的價錢賣出,這真的不算是一種欺騙,只能說是市場機制。

 

那時候的我,告訴那個長輩,在一個極權或威權的國家中,社會是有階級的,而職業的階級的低賤與高級與否,決定權在於當權者。

 

在中國最被推崇的職位莫過是文官,也就是士農工商的『士』,讀書人不但手無缚雞之力,其中翹楚者也不過是當極權政府的員工,因此,對當權者來說,有沒有工作、升遷與否都在我的控制之下,當然是一個比較好控制的族群,當權者給他勢力時就有勢力,而收回他的勢力也是如此輕易,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因此,當權者給的評價當然越高。

 

『農、工』階級靠體力與勞力工作,有工作就有飯吃,他們為生活耗盡了體力,除非真的連飯都吃不到,不然他們不太會起來對威權產生威脅。

 

然而,商就不同了,從商的人有足夠的體力,因為當權者的每個政策影響到商場的變化,所以商人會了解政治、參予政治、更試圖想要去影響政治,商人更有可能『富可敵國』,對政權產生威脅。

 

因此,極權與威權的當權者會大力的打壓商人的地位,『無奸不商』、『無商不奸』、、、等等的仇視商人的言論都出來了,『士農工商』的商也是最下品。

 

然而,事實上,一個沒有信用偷斤減兩的商人,過沒多久就會沒客人,信用與商譽對商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人格,而所謂的讀書人、所謂的大官奸詐的卻不比商人少,每個職業中都有好人與壞人,不該用『士農工商』的階級制度來看職業高低。

 

扣在商人上的帽子雖然很多,企業家的話卻影響著政府的許許多多決策。

 

一直到現在也是一樣,學者專家說的話、農民、勞工上街頭都抵不過企業家的一句話。

 

政權恐懼著富可敵國的商人,也因為商人對政權產生了威脅,所以,理該被打壓。

 

這也是為了什麼,極權國家的企業,都是國營事業居多的原因,政府不希望企業壯大威脅到政權。

 

有很多人告訴我,教育孩子不要扯這麼多的政治。

 

然而,當學政治的我,去看許許多多教養上的問題時,我總覺得,其實人一出生就無法脫離政治。

 

孩子的出生與否,牽涉了人口的計畫、跟當時的經濟層面跟政治層面上的恐慌。

 

從來沒有真正民主的華人社會,教導的孩子是『要乖』、『要聽話』、『不可以頂嘴』、『不需有自己想法』的順從教養,我們在養一個父母威權下的順從小孩、養一個順從學校制度的孩子,養一個企業下順從的員工,養一個政權下順從的人民、養一個順從的奴才,一個不需要思考對錯,凡事順從的奴才。

 

我們教孩子孝順,卻不讓孩子思考,也不教孩子判斷,大人也會犯錯,當父親變成狼的時候,就別順了!

 

我們教孩子背所謂古聖賢的書,卻不去思考,以前的古聖賢到底看的書有沒有現在的一個大學生來的多、走過的世界有沒有一個孩子來的多、領教過的文化衝擊有沒有一個孩子來的多?

 

孩子該有的品德,應該是讓孩子觀察、判斷、思考,還是死背?

 

我們教一個連字都看不懂的孩子背古文,以為這就是專家說的『品德教育』,以為這就是專家說的『先背了之後,就會內化,以後家中就會出現好子弟』。

 

卻不問這些所謂的經典,為何可以在一次又一次不同朝代的文字獄下可以安然流傳下來?

 

還被一句話出口就可以殺人的政權下推崇?

 

我們教孩子背許多古文、規則,卻不去思考,為何每個極權的政權,都有背不完的守則、標語、語錄?

 

那也是讓民眾們『看了會背、背了就內化』,內化成好操控的順民。

 

華人的教育,推崇著『唸』與『背』,卻不推崇『觀察』、『質疑』與『思考』,因為,極權政府不願意人民觀察、質疑與思考能力太強,不願意人民懂太多,而對政權產生威脅。

 

因此,我們逼著孩子去背九九乘法,卻不告訴孩子九九乘法的邏輯與演算的思考過程。

 

我們逼著孩子去背一篇又一篇的作文,讓孩子寫出來的文章文藻堆砌的都非常華麗卻看不到孩子真正的感受與想法。

 

我們不去看孩子唸的書到底是真的對他的人生有用,還是只因為有權力的政府與大人想要內化孩子某些思考?

 

我們被教導著高尚的人不談政治,卻不知道就像那個覺得自己工作低階的貿易商伯伯,一輩子覺得自己從事的是抬不起頭的工作一樣,不管是這個社會對職業的高低、階級的判別、如何教導孩子、孩子要多還是少、教育的規劃、媒體話題的型塑、宗教控制、民間風水觀、人民的金錢觀念、、一切的一切都由政治操縱著。

 

我們太習慣把教育脫離政治來思考,卻忘記了制定教育跟生育政策的人,都是政治的當權者。

 

我們太相信,擁有政權的過往當權者在制定教育制度與政策的時候,是真心的為了孩子著想而不是為了保有自己的政權。

 

卻不去思考為何每個強權去佔領殖民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文化與語言的強化教育。

 

我們被威權的教育一直的教育下來,一代又一代,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傳統』。

 

我們太習慣把政治脫離了生活、脫離了教養來思考,卻不知道政治其實~~~~~~~~

 

 

無所不在。

 

 

 


 

 

 

註一:張素華小姐的『夢中的國家』沒有廣告商只靠聽眾支援的廣播節目,在台灣很難撐下去,但是素華堅持她節目的多元,讓來賓說真正想說的話,讓民眾聽到真正想聽的東西,我想如果台灣還有這種為了自己夢想而堅持的人,我就沒有理由喊累、沒有理由放棄自己的夢想。

註二:網路上找到無奸不商的典故:原意是「無尖不成商」乃在恭維 「商人」須具備「遠見與肚量」之意,「尖」是古時度量的「斗」(鬥),古代「米商」是大生意,用「米斗」量米給人家時「平斗」已是公平,「童叟無欺」了, 但合格有良心的「商人」往往須胸懷肚量又希望客人能長久光顧,會多抓一把米放在平斗之上,讓斗呈現「尖」起狀,以博取客人的歡心。

註三:另一篇網友推薦的好文,讀經教育


 

有些文章,只想自私的留給自己孩子看,只因為,發表出來也要有勇氣。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_MG_7886.JPG  

關心的傷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時候,我會想所謂的幸福婚姻與否,到底是決定在於我們遇到了什麼樣的人,還是決定在於相遇的時候,我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年輕的時候,談戀愛,討厭男友抽菸的我會很生氣的告訴他:『抽死最好,我馬上換男朋友。』

 

稍微長大一點之後,同樣遇到男友抽菸,我會不說話的離開,等他求婚的時候淡淡的拒絕他:『如果你連戒菸的承諾都做不到,我要如何相信你會給我幸福的承諾?我要如何相信你不會外遇的承諾?

 

年輕的時候,男友飆快車,我會告訴他:『飆快一點沒關係,斷手斷腳,你放心,我不會幫你把屎把尿!

 

現在的我看到老公開快車,即使很想罵出口,我也會淡淡幽幽的說:『親愛的!你知道你對我很重要嗎?』,聽到他回答知道之後,我會選擇閉上眼睛休息。

 

年輕的時候,男友熬夜不歸,我電話直接罵:『如果工作那麼重要,你就跟工作結婚就好,過勞死你也會笑吧。』

 

現在的我,老公熬夜趕圖,我會在他繁忙的時候抱住他,告訴他:『謝謝你的辛苦,你讓我很心疼。』

 

多年之後想想,或許老天真的很厚待我,我愛過的人,都是好人,只是,那時候的我,連自己的情緒都無法釐清,也不懂得給自己幸福。

 

那時候的我,更不懂得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情緒。

 

女兒三歲四個月,有一次全家出去吃飯,女兒坐在我身邊的娃娃椅上,而她的父親Benson坐在她的對面,我邊吃飯邊跟母親聊天,忽然聽到老公很生氣的對女兒說:『我不是說過了,不可以踢桌子,妳還踢!

 

轉身過去看,發現女兒坐在娃娃椅上面,一腳踢著桌子使力,讓娃娃椅往後倒、然後再用身體往前的力量,讓只剩兩支腳支撐的椅子,回覆了四隻腳的穩固。

 

那樣的動作很危險,我很正經的要女兒再做一次,女兒知道這樣的動作已經惹到父親不開心,她有點遲疑的看看我,我依舊笑臉以對,然後她就像要表演般的開心,小腿用力的踢了餐桌,娃娃椅往後倒,我順勢就推了娃娃椅一把,孩子無法用她身體的力量往前,女兒連人帶娃娃椅快速的往後倒。

 

女兒連娃娃椅往後倒的瞬間,我聽到餐廳裡面的客人大聲驚呼,我藏在娃娃椅後面的那隻手,迅速的在女兒倒地前的那一霎那將椅子扶住、再扶正。

 

女兒嚇到了,我溫柔的告訴她:『妳剛剛那樣玩,很容易整個人往後掉,就會受傷,頭可能會撞到地,爸爸很擔心、很害怕,所以制止妳,不是爸爸討厭妳、對妳兇,爸爸擔心妳的安全,只是爸爸用錯了方法。』

 

關心,用錯了方法。

 

教育,也用錯了方法。

 

年輕的時候,我明明擔心男友抽菸影響健康,我明明想傳達我對他的關心,出口的話卻是『抽死最好,我馬上換男朋友。』

 

年輕的時候,我明明擔心男友開快車危險,出口的卻是『飆快一點沒關係,斷手斷腳,你放心,我不會幫你把屎把尿!

 

年輕的時候,我明明擔心男友熬夜影響健康,出口的卻是『如果工作那麼重要,你就跟工作結婚就好,過勞死你也會笑吧。』

 

那樣的我,連情緒都無法自己正確的釐清與表達,連心疼都無法正確的傳達給對方。

 

那樣的我,感情走了很多的冤枉路,帶給自己與別人的傷害,也從來沒少過。

 

當母親之後,我常常聽到很多媽媽對著孩子說:『弟弟你不吃飯,餓死最好!

 

『再不穿衣服,冷死我不管你。』

 

『好呀!最好出去被壞人抓走,那時候你就別哭。』

 

『愛哭鬼,再哭我把你丟到外面,省得我心煩。』

 

『這種成績,看來你以後也只能當乞丐。』

 

我在想,明明是媽媽擔心孩子不吃飯,明明是媽媽擔心孩子冷,明明是媽媽擔心孩子、關心孩子,為何出口的語言,就像一把刀,割在孩子的心中?

 

如果連父母都沒有辦法將自己正確的情緒傳達給孩子,孩子又怎麼懂得傳達自己的感情與情緒呢?

 

現在的我,會蹲在孩子的身邊,告訴他剛剛的行為,讓我覺得很不受尊重,請她跟我道歉。

 

我會告訴她,我現在的心情是心疼、是快樂、是煩躁還是幸福,我會告訴她,我的關心與心疼。

 

現在的我常想,關心一個人,就好像在對方的心中點一盞燈,帶給對方溫暖、也帶給對方光亮,而不是燙傷。

 

現在的我想著十八歲、二十歲、、、的那些戀愛,想著我對他們的關心語言,即使多年後,我還是能感覺那言語當中有的不是溫暖,而是傷害。

 

這時候的我才真正的了解,關心其實很簡單,也很單純。

 

只是我們用錯了方法,成了一種傷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