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4982.JPG

孩子棋(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專科四年級升五年級的那年暑假,好友小慧跑到一家早餐店打工,對於敢聘請她當工讀生的老闆娘阿嬤,我們這群同學真的打從心理面佩服,因為,從小到大小慧從來沒有煮過一樣東西,快滿二十歲的小慧,從沒拿過鍋鏟。

 

果不期然,開學後的小慧跟我們談起了她打工的笑料,雖然當初應徵的時候她三申五令的表明自己不會煮任何一樣食物,急需人手在外場服務的阿嬤還是大膽的錄用了她,她也很認真的幫忙所有外場的工作。

 

有一天上午十點多了,老闆娘阿嬤看已經沒什麼客人,出去辦點事情,小慧一邊顧店一邊準備打烊,卻來了一個熟客,那個客人堅持小慧要幫她煎顆蛋,放在土司上就可以了。

 

小慧雖然一直說她不會煮任何東西,客人卻堅持『只要煎顆蛋就好了!』,小慧被趕鴨子上架,她站在爐火前發呆,費了很久才開了火,蛋打到滾燙的鐵板上時,她放聲尖叫整個人跳起來大喊大叫說:『哇!蛋白流出來了~~~

 

這時候那個男客人,搖搖頭說:『算了!妳出來,我來煎蛋,我第一次看到煎蛋不放油,蛋白流出來叫到我快耳聾的早餐店。』

 

就這樣,那天上午,老闆娘阿嬤回到她的早餐店,看到的是她的員工站在櫃檯外面,而她的客人站在櫃檯內煎蛋。

 

有了孩子之後,常常會聽到有人告訴我『已經兩歲了,該戒尿布了,我兒子小時候一歲半就戒尿布了,省了好多錢。』

 

『都幾歲了,還要媽媽抱!

『都幾歲了,還愛撒嬌。』

『專家說這個時期是XX期,就該‧‧‧』

『專家說這個時候的孩子父母該要、、、、』

 

有一次,兩歲半的女兒對著我老公說:『Benson,請你過來!

我直覺的回答:『妳怎麼可以叫爸爸Benson?

老公卻很不解的問我:『那她要幾歲才可以叫我Benson?

 

是呀!該幾歲孩子才能夠叫自己的父親Benson?

 

我總不能一邊羨慕著國外父子像朋友般的相處,卻要擺出屬於父母的威嚴。

 

我總不能一邊想要孩子獨立思考,一邊又逼著孩子聽我的話去做準沒錯。

 

要等到幾歲,孩子才能談戀愛?當那天來臨之前,她會錯過幾次愛的機會?

 

當那天來臨的時候,她又是不是還懂得愛人,是不是還有機會去愛?

 

要等到幾歲,孩子才可以拿起鍋鏟煎蛋不危險?

 

要等到幾歲,孩子才可以自己吃飯?

 

女兒三歲的時候,我去參觀一個聽說懷孕就該去排隊的幼稚園,我跟著女兒目不轉睛看著一個三歲的男孩子,在我們的面前,打開電磁爐的開關,等鍋熱、倒油、等油熱、打蛋、入鍋煎蛋、裝盤,動作俐落且滿足。

 

那時候的我看著他年紀小小確俐落的動作,想起了為了蛋白而尖叫的十九歲小慧,想著或許有很多事情,不是大人們訂一個時間表孩子們就該照做。

 

有很多事情,孩子有孩子的步驟。

 

我看過很多育兒的書,然而,對我來說最棒的育兒書,是我女兒的眼睛,我每天總要好幾次,真正的蹲在她的旁邊,深情的看著她的眼睛。

 

眼睛有悲傷了?是為了什麼?該如何處理?

 

眼神中有恐懼,又是為了什麼?我該如何讓她認識情緒?我又該如何讓她免於恐懼?

 

親愛的孩子呀!

 

我不管專家說妳現在是哪個時期,我只知道當妳口欲期將所有地上的東西拿來吃的時候,我沒有制止妳,只是家中的地板散滿了許許多多的辣椒、蒜頭、薑片。

 

親愛的孩子呀!

 

我不管別人說你現在又處於成長的那種時期–

 

我只知道–

 

妳給我下的每一步棋,不管是學會打人、瞪人、罵髒話、、、,每一步棋,妳娘我總是會全神貫注的與妳對奕,絕對不敷衍。

 

不管愛情的棋妳下的早還是下的晚,不管對學校恐懼的棋妳會不會下,不管痛苦與挫折的棋,妳三歲下還是十九歲才下,不管妳是不是才三歲就跟我說妳要學煎蛋。

 

管別人說妳現在是哪個時期該做哪些事情,又不能做哪些事,我只知道妳給我的棋,我就該認真下。

 

我不管妳幾歲會給我下什麼棋,我都會想盡辦法接招。

 

我們母女倆這盤棋,就開心的慢慢下吧!

_MG_4985.JPG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_MG_7274.JPG



我在這裡

(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因為工作關係所認識的陳叔,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很有內涵、脾氣也超好的企業家,我常常看到他西裝畢挺的出現在辦公室,他公司裡面的員工一待就是十幾年,每個員工對他不但讚譽有加,也心服口服,沒有人看他真的動怒過,即使遇到員工犯錯,他也只是帶著員工一起找解決的方法

 

也因為如此,當我聽到地方辦公室要我去勸勸陳叔的請託時,我無法相信同事們說的人,就是我認識中的陳叔,原來,陳叔自從他的寡母一年前過世之後,就跟他自己親生的哥哥有一場又一場看似沒完沒了的官司對訟。

 

有的官司是爭為數不多的遺產,有的官司是陳叔告自己的大哥偽造文書侵占了母親的定存,有的官司是告自己的哥哥誹謗,有的官司是告自己的哥哥妨害名譽。

 

跟自己的哥哥一次又一次的對薄公堂,也讓地方上的父老們,協調得焦頭爛額,不知道為什麼,好脾氣的陳叔一看到他哥哥就會想盡辦法告他一條,這樣的行為讓大家都很不解。

 

我不懂為何有好幾棟房子的陳叔會跟他大哥爭一個不值錢的房子?

 

我也不懂為何富有的陳叔會跟他大哥為了一張30萬的定存而對薄公堂?

 

於是,我跟台北的同事們在陳叔的熱情邀約下,一起去南部拜訪了他,我們在他的招待下,盡情的玩了一下午,後來大家坐在他的院子喝茶聊天,陳叔終於自己開口請教了我學法律的同事許許多多相關的民事訴訟的法律問題。

 

因為講到官司,他開始感嘆著抱怨他的大哥,從小由寡母扶養長大的他們,因為母親養家的繁忙,他從小就是在哥哥的帶領下長大,一起睡在同一個榻榻米、一起偷拔別人的水果被抓、一起創業也一起打拼,然而,當大哥娶妻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大哥對他的經營越來越有意見,於是,他離開了一起創立的公司,自己出來自立門戶。

 

陳叔自己創業卻也害怕影響自己大哥的生意,於是他找了其他的產業自己一切重頭開始,努力為公司打拼的他,多年之後,事業有成,一得閒卻發現自己的大哥變得讓他一點都不認識了,大哥從老母的身上,拿走了最後一張定存單就再也不理會老母與這個親弟弟了。

 

於是,母親的晚年都是陳叔一家人照顧,當老母親往生後,多年不見的大哥才回家,一開口就是要老母親留下的那棟老房子,於是,陳叔開始興起一場又一場的訴訟,只要他的大哥一不爽罵他兩句,他就提告,一次又一次。

 

聽陳叔講了許許多多的過去之後,或許是他的心情得到了一種疏發,陳叔忽然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訴訟文件,很感嘆的說:『以前一起睡一張榻榻米的兄弟,現在看到原告跟被告名字放在一起,才能感覺到他還是我哥。』

 

那時候的我,很年輕,我看著陳叔感嘆著過去,很直的說:『會不會,你只是怕你大哥也跟對待媽媽一樣,錢拿走了就不理你了?你是不是只想要讓他知道,他還有一個弟弟?

 

我永遠無法忘記陳叔聽到我說這些話的表情,他用力的抿了自己的嘴唇,滿眼通紅的瞪著我,然後轉身離去。

 

那一夜,我們在主人憤而離去的尷尬下,大家摸摸鼻子的告辭。

 

多年後,在女兒三歲三個月的時候,我跟仔仔一家人一起出遊,仔仔即將上小學,才六歲的他有許許多多讓我憂心的行為,他會打他的妹妹、會搶別人的玩具、一不如他的意就發大脾氣、有時候情緒激動到接近歇斯底里、甚至會有恨不得他母親不存在、詛咒他妹妹的語言,這些問題每見一次就覺得嚴重一次,然而,我憂心卻也插不上手。

 

一天早上,打了妹妹又不肯道歉的仔仔在民宿中又被母親處罰了,六歲的他眼神充滿了怨恨與不甘,那樣仇恨自己母親的眼神,我在一旁看了都心驚。

 

等他母親離去,我蹲在仔仔的身邊,輕輕的問他一句:『你是不是每次被妹妹搶玩具或被打之後,馬上打回去,是因為你覺得,反正跟大人說也不會幫你,所以你乾脆先打了再說?

 

聽到我這樣說的仔仔,原本倔強不道歉的他忽然放聲大哭,我緊緊的抱著他,感覺著他的悲傷,才驚覺原來孩子雖然小,卻也有那種痛徹心肺的嚎哭,就好像妹妹出生這兩年來的悲傷與不滿一次釋放,讓抱著他的我幾乎無法招架。

 

他哭著告訴我『為何妹妹打我,爸爸媽媽都會說又不會痛,又沒關係!

『為何爸爸媽媽都要為了妹妹打我?

『為何妹妹搶我的玩具,我不要給她就被罵小氣,讓妹妹玩又沒關係,我搶她的就不行?

『我恨不得妹妹死掉,因為爸爸都為了她罵我。』

 

後來的那幾天,我就發現到,當仔仔的媽媽擁抱著小女兒、拉著她的小手畫畫而不理仔仔的時候,仔仔就會亂發脾氣。

 

當仔仔的媽媽抱著小女兒穿過炎熱的停車場的時候,仔仔就要搞失蹤。

 

當仔仔的媽媽抱著小女兒等著人體彩繪幫她女兒畫圖的時候,仔仔就會在一旁邊畫邊摔畫筆。

 

仔仔的媽媽總是認為孩子在任性,長大了就會好,我卻很害怕,一天又一天的過去,孩子心中的憤恨成了養大惡魔的最好點心,也讓自己成為了惡魔。

 

我們總是以為,孩子從嬰兒時期就懂得哭,懂得發脾氣,就代表他們懂得原來這樣的感覺叫生氣、原來這樣的心情叫快樂、原來這樣的感覺叫不甘心、原來這樣的感覺叫做忌妒、原來這樣的痛苦叫做委屈。

 

我們很少認真的教孩子甚麼叫做情緒?

 

又該如何處理情緒?

 

我們緊張著孩子成績多一分少一分,卻看不見孩子的情緒處理出了問題。

 

我們從沒有在孩子被搶玩具哭著來找媽媽的時候,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然後在她耳邊輕輕的告訴她:『親愛的孩子,這種感覺叫委屈與生氣,媽媽懂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我們總是認為,孩子被搶玩具哭就代表他懂得這種感覺叫生氣。

 

我們總是認為,孩子有情緒就不是一件好事,總要對孩子吼著『不要哭!』、『不要計較!』。

 

我們總是認為反正長大就會好,卻不知道情緒的問題只會越積越嚴重。

 

離開陳叔家的一個星期後,陳叔撤了所有對自己大哥的訴訟,也撤了我跟他的連繫。

 

而仔仔痛徹心肺的那場嚎哭,卻依舊可以輕易的在我的心底開啟了想流淚的開關與無法救他一把的痛楚。

 

想想陳叔、想想仔仔,這時候我才真正明瞭。

 

從小沒有情緒教育的我們,總是費了太多的力氣、用錯了太多的方法,只是為了要告訴我們心中最在意的那個人說:

 

Hi!親愛的,請看看我------------------------------------我在這裡。』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_MG_7540.JPG

 

學不會教訓(圖文:超級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阿永伯是一個農家子弟,排行老二的他家中有一大群的兄弟姐妹,從小他就跟著他的父親與兄弟姐妹們在田裏面工作、在收割的田裏面遊玩、一起抓田蛙、一起烤蕃薯,兄弟姐妹的感情都很好,一起吃苦長大的他們,有著我這一代無法理解的手足情。

 

這樣長大的阿永伯在娶妻之後,因為婆媳、因為妯娌、因為家中問題的細故與大哥翻了臉,從此兩兄弟成了不說話的陌路,這一陌路就過了四十幾年,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當了二十年的好兄弟,卻也當了四十幾年有血緣的陌路,一直到了子孫滿堂、白髮蒼蒼。

 

前幾年,年過七十的阿永伯被醫生診斷出癌症末期,已經家大業大的他,開始一次又一次的進出醫院,也開始一次又一次的化療,阿永伯一次比一次虛弱,也一次比一次的更接近生命的尾聲。

 

於是,在阿永伯弟弟的安排下,他在病榻前與大哥重修舊好,四十幾年沒有說過話的兄弟,在生命的尾聲,重新有了對話,也各自放下那幾乎忘了原因的過去,那一夜,兄弟三人聊以前、也聊回憶。

 

兄弟間化解了恩怨沒多久,大家接到了噩耗,阿永伯的大哥在一夜之間離開了人世,噩耗來的令人措手不及,告別式的時候,阿永伯在兒女的接送下,堅持吊著點滴、坐著輪椅,只為了在他大哥的靈前,叫一聲『阿兄!

 

那是我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聽到阿永伯叫他的大哥,卻也是最後的一次,過沒多久,阿永伯也離開的人間。

 

家大業大的阿永伯離開的時候,雙手也是空空的離去,離去的時候手上沒有拿著他的家產也沒有拿走他與大哥的恩怨,他放下了他的財,也放下了他的恩怨。

 

我不知道,他對那四十幾年兄弟的陌路,又抱持著哪些想法?是感嘆?還是不悔?

 

然而,當老一代的人離開的時候,我們總是知道新的一代的手足爭執卻將要開始上演。

 

或許人跟人之間就是這麼的奇妙,或許人就是這樣,永遠無法在歷史上得到教訓,不管是國家的歷史,還是長輩的歷史。

 

我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踏著同樣的腳步、犯著同樣的錯誤,一次又一次。

 

我警戒著,卻知道自己無法避免。

 

當同樣的手足糾紛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我總是無法理解,為何那個從小ㄧ起在河裡面抓魚蝦的兄弟、那個聽著鬼故事都會害怕的不敢離開棉被底下的手足,長大後會因為拿不到父親的某筆錢,而對父親大吼大叫、摔東西?

 

我也總是無法理解,為何那個從小ㄧ起犯錯、一起有難同當挨父母罵的手足,長大後卻因為要照顧生病的父母而不爽的大吼大叫?

 

我也無法理解,為何那個從小乖乖的手足,長大了之後卻變成了連父母的一分一毫都勢利以對的人?

 

我也無法理解,為何從小跟在大哥大姊後面跟東跟西、大哥、大姐說一句他們覆誦一句的弟、妹,哪時候變成了頑固不聽任何一句話的人?

 

哪時候變的如此市儈?哪時候又變得把自己的姐妹當成家中的菲傭?

 

哪時候開始把自己的父母當成搖錢樹?

 

又哪時候開始搖不出錢的時候翻臉?

 

這一切一切的變化,我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也不知道哪一天會結束。

 

現在的我,常常聽見有人勸我,該再生一個孩子了,生ㄧ個孩子給女兒作伴、多生一個孩子以後也可以一起分擔照顧年邁父母的一切、多生一個孩子以後至少當我們夫婦百年之後留給她一個血緣的依靠。

 

然而,事實會不會就是那麼的理想?

 

還是總要跟大多數的人一樣,領受著手足給的傷?

 

領受著童年手足記憶與長大變化之後的斷層?

 

兄弟哪時候變了,我不知道!

 

會不會有一天,孩子哪一天變了我也不知道?


會不會哪一天,我也被逼著無情,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自己在威權的教育體制與教養下不快樂,我熬過了許多的自我審視,努力的找出原因,才找到一個又一個的方法來對待我的下一代,我總以為我在自己上一代的教養下學到了教訓,不想讓孩子成為另一個我。

 

而今日,我想著阿永伯、想著我家那本難唸的經,我才知道,或許現在的我,還學不會教訓。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_MG_5755.JPG 

鬼擋牆的人生(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全職媽媽的我好不容易偷到一個下午的悠閒時光,沒帶孩子悠閒的坐在一個氣氛很好的咖啡廳內,看著身旁落地窗外公園內帶著孩子來來去去的父母,陽光灑落在我的身上減低了冷氣的冰涼,我的手不停的攪拌著糖早已經溶化的那杯咖啡,無奈著堆滿微笑看著那個把我從家裡拖出來的朋友小琳。

 

一年總有那幾天我會被小琳忽然想起,然後被她拉著出來喝咖啡,我看著當了母親的小琳臉上無懈可擊的妝、整套名牌的服飾,想著當了母親的我有多久沒有這樣打扮、也想著等一下還有哪些事情該做,我整個人的心思完全不在好友的身上,多年的相處,只有跟她在一起,我早就被她訓練的可分心的陪她喝完一整個下午的下午茶。

 

家中開貿易公司的小琳,從小就看著父母親在公司資金週轉有困難的時候,是如何的為了錢慌張的跑遍了所有親戚的家門,她看著父母焦急的臉龐,看著平常對他們百般吹捧的親友又是如何在借錢週轉的時候露出不屑的臉龐。

 

這是小琳的惡夢,所以她堅持不願意嫁給生意人,大學一畢業就不顧大家的反對嫁給一個剛進銀行的小行員,火速的生了孩子卻也沒了工作,才在父親的徵招下回到自家公司上班。

 

她住在娘家父親送給她當嫁妝的豪宅中,開著父親送給她的小賓士,從小在父母疼在下長大的她出手總是闊綽,生了孩子之後需要夫妻兩個人共同負擔教養孩子的費用時她才發現,丈夫那一點點的薪水根本不夠她花費,她買個包包、買雙鞋就可以花掉丈夫一整個月的薪水,從此,她的怨懟就再也沒有停過。

 

我是在一個命理老師的工作室認識小琳的,因為她從不放棄透過所有命理的機會,去問看看有沒有辦法讓她的老公賺更多的錢養她,從那時候開始,我跟她的對話就從來沒有改變過。

 

總是在聽了許久小琳抱怨自己老公後,我語重心長的問她:『要不要勸妳老公跟妳父親學做生意?反正客戶、設備都有了,賺的錢也比較多?』

『我就是不喜歡嫁給生意人才嫁給他的,我才不要勸他做生意!』小琳總是倔強的重申她的堅持。

『那就等妳老公慢慢升官就好。』

『拜託,就算升到分行的經理賺的錢也才那一點點,我家隨便一個訂單都是它的十倍價錢。』

『那等中樂透囉!

『拜託!他沒那個命,我也不會那樣不切實際。』

『那就離婚。』

『我不要。』

『那就認命老公賺多少錢花多少錢就好!

『拜託那幾萬塊拿夠花?我才不要那麼沒有生活品質!

 

『那開公司做生意比較賺錢,要不要勸妳老公跟妳父親學做生意?

『我就是不喜歡嫁給生意人才嫁給他的,我才不要勸他做生意!

 

跟小琳的對話,就像鬼擋牆一樣,繞來繞去總是繞不出來,堅持不嫁給生意人的她,卻指望著老公有無盡的薪水讓她花用,這幾年來,每一次她找我出去談心,總是變成了無止盡的抱怨與鬼擋牆般的對話。

 

當了母親的我,一邊漫無經心的聽著小琳五年來同樣的苦水、有一搭沒一搭的繼續跟她來場鬼擋牆的對話,那時候的我在想為何小琳的邏輯總是走不出迷宮?

 

我的孩子會不會有這樣鬼擋牆的人生?

 

市面上有很多的親子課程,訓練孩子邏輯能力、訓練著孩子的分析能力,我買了一些德國的桌上遊戲,也買了許多號稱可以增加孩子邏輯能力的玩具,然而孩子邏輯能力的養成只能透過玩具嗎?

 

那天,我滿身疲累的跟小琳道別,一個人坐在公園內想讓夕陽與微風吹散我沉重的心情,卻看到一個媽媽在公園內用手打著她三歲孩子的屁股,邊罵邊打著孩子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再怎麼樣都不可以打人!

 

那一慕,解開了我的困惑,我終於知道了,孩子的邏輯養成還是在於父母的手上,我無法一邊打著孩子一邊罵孩子說『再怎樣都不能打人』

 

我不能罵著孩子說:『X,馬的!小孩罵什麼髒話?

 

我不能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新聞,然後告訴搶著要看卡通的孩子說:『吃飯的時候不能看電視!』

 

我不能一邊哄騙小孩,一邊教孩子要誠實。

 

我不能一邊逼著孩子不挑食,一邊挑起放在我飯碗中的空心菜。

 

我不能一邊教孩子說不要亂丟垃圾,卻沒收走我放在公園椅子上的飲料罐。

 

我不能逼著孩子犯錯要道歉,自己做錯事卻不跟孩子道歉。

 

那些或許叫做身教,但也是邏輯。

 

用打孩子的方式,來教導孩子不能打人,這樣不通的邏輯觀念,我們卻逼著孩子去承受。

 

我不想讓孩子從小在父母的身上學到一個又一個邏輯不通的教養方式,我不想讓孩子從小就用父母的兩套的標準在判斷事情。

 

我讓孩子知道,即使我不打孩子,我也會想辦法讓孩子懂得不用暴力就可以處理情緒的各種方法。

 

我讓孩子知道,即使我不逼孩子吃下她討厭的食物,我也會用別的食物來取代相同的營養素。

 

我不想讓孩子看著母親在情緒起來的時候揮舞著棍棒打著她,卻教她再怎麼生氣都不能打人。

 

我用著教孩子的標準,來要求著我自己。

 

我不讓她的邏輯師思考混亂。

 

我認真的看待她每一次的『頂嘴』

『爲什麼妳跟爸爸可以一直看電視,我就必須要去睡覺?

『爲什麼你可以喝咖啡?我不能?

 

我用盡各種方法讓她懂得,也用盡各種方法讓自己循著我給她的標準走,要她不闖紅燈我就不能闖紅燈,要孩子不打人,我也不能打孩子。

 

當的母親我想盡辦法給孩子一個有邏輯可循的教養,只因為,我相信邏輯的訓練不在於買多少的教具,不在於給孩子參加了哪些邏輯課程,而在於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這些生活中給她也給我自己的邏輯訓練,不在於求孩子成為數學家,也不在於求孩子成為分析師,我如此的努力,當母親的我只有一個小小的心願,願我的孩子這一生中不要擁有一個『鬼擋牆的人生』。

 

 

深深的祝福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MG_5711.JPG


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專科畢業的時候,我曾經在一家英商在台的貿易公司上過班,總公司的老闆雖然是荷蘭人,但是在台灣還是有一個台灣的董事長與總經理,在當時的貿易公司體制中,我們公司算是一個很大的貿易商,每年出口的商品數量也很可觀。

當時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人莫過是當時的台灣總經理Andy了,他得很高大,每天他總是快中午才吹著口哨進到辦公室,坐在他的辦公桌看一看文件沒多久,他就會出來吹著口哨整個辦公室晃來晃去,左看看、右看看,等到中午用餐時間到了,吆喝著大家一起去吃飯,吃完飯沒多久人就消失了。

 

他永遠在你不經意的時候進辦公室,除非有真正緊急的事情,否則他總是邊吹著口哨邊在辦公室中晃來晃去,當我們忙著一年兩度包裝樣品出國參展的時後,他也會陪著我們加班,一邊包著樣品一邊聊天,我們雖然常常覺得他沒事做晃來晃去,卻也知道很多事情總逃不過他的眼睛。

 

有一次,我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漏看了國外的傳真,有一整批的貨貼了錯誤的商標到了歐洲,國外的廠商索賠了將進四百萬台幣,犯了錯的我,就如同辦公室前輩說的『忽然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了』,那種自我否定的感覺,讓自己好像連走路都不會了,整個人腦袋一片空白。

 

那時候我很苦惱的問著一個曾經在工作上犯過錯誤的前輩,我是不是該要負擔那筆違約金?

 

那個前輩告訴我,她也曾經弄錯了一個訂單賠了八百多萬台幣,當她鼓起勇氣去跟Andy問該如何賠償的問題時,Andy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她:『妳一年經手好幾千張訂單,弄錯了一張訂單,我就要妳賠償,那其他那些九百多張賺錢的訂單,賺的錢我是不是要分給妳?

 

犯了錯而很惶恐的前輩被這一句話安撫了她所有緊張與忐忑的心,接著Andy又說了:『妳以為我真的每天來辦公室吹口哨的嗎?總經理本來就是來做決策跟處理問題的,如果我連這樣的問題都沒辦法解決,那我就跟妳們一樣,去管文件、去管樣品就好了。』

 

最近一個孩子在學校常常被排擠,那個孩子其實很不開心也有許多反常的行為,我問孩子的父母為何孩子會如此仇視自己學校的同學?

 

孩子的父母不以為然的說:『是他自己的個性不好,活該被排擠。』

 

那時候的我想起自己求學的階段,也常常遇到許多同儕的問題,現在想想那種孩子們間的『我不跟你好了!』的遊戲真的很幼稚無聊,但是,當時的我卻是覺得又心慌又痛苦,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在我的面前崩塌了。

 

而長大後的我,不管選擇朋友或是在判斷朋友的時候,卻很容易因為某種緣故慢慢的疏離某些朋友,朋友的來來去去是如此的簡單與習以為常。

 

我常常說,現在看年少的時候,會覺得很可笑,明明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們卻看得好像快活不下去的感覺,成績不好、讀書的壓力、同學間的小爭執、家庭成員間的小磨差、年少愛戀的痛苦、丟了錢、、這些小問題,在現在看來是如此的微不足道,那時候的我們卻如此痛苦的幾乎覺得自己不想繼續活下去。

 

常常看到新聞報導又有哪個國中生受不了考試成績不好而自殺、被同學排擠而尋短的消息,我不跟別人一樣感嘆著現在的孩子抗壓力不夠,而是因為可以回想自己年少的感覺而很能夠感同身受孩子當時的無助與痛苦。

 

當了媽媽之後,我一直很努力的想要了解,為何以前覺得很大的事情,現在對我來說卻覺得其實微不足道?

 

後來我終於知道了,因為年少的我,面對的是當時的我『無法解決的問題』

 

沒有人教我該如何處理被同儕排擠的情緒、沒人教我被同儕排擠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沒有人教我該如何排解功課的壓力,沒有人告訴我該如何有效率的唸書,當時的我總覺得,功課這一方面的問題,總有我無法處理的學習問題。

 

沒有人教我該如何面對單戀的苦澀,沒有人教我面對愛情的謊言時,我該如何處理,我找不到一個可以信任的長輩,不罵我的教我處理我的情緒以及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恨情仇。

 

現在的我們看著孩子們間的問題,總覺得那樣的爭執與問題,真的是『幼稚到很可愛』,卻忘記了,對孩子而言,那是讓他們痛苦的『無法解決的大問題。』

 

那樣的感覺,就像一個月只賺五萬元,存款從沒有超過百萬的的上班族,忽然被別人詐騙,扛了四千萬的債款,卻面臨討債公司上門討債的壓力般,那也是他『無法解決的問題。』

 

我了解那種面對自己無法解決問題的那種壓力與痛苦,我也了解不管是企業的經理人或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最重要的也不過是處理問題的能力,該如何解決公司的業績問題、該如何解決公司的資金缺口、該如何拓展業務、該如何管理下屬所出的各種狀況、該如何去面對客戶種種的要求、、、、,而這些都是在面對一個又一個看似解決不了的的問題,也是在面對一般人所無法面對的問題。

 

當了媽媽之後的我,常常帶著孩子到親子空間GreenHouse去跟一群的孩子玩,而我也從那邊的義工老師中學到許多教養的新知,有一次有個媽媽第一次到GreenHouse,她的孩子不小心打破了一個玻璃杯,老師一邊處理一邊教孩子杯子打破的時候該如何處理,當一切都收拾好的時候,那個媽媽很恐慌的鞠躬彎腰跟大家說對不起。

 

而讓她錯愕的是,其他的媽媽竟然都很客氣的跟她的孩子說謝謝,謝謝她的孩子讓我的孩子又有機會多去面對一個問題,又有機會又去學到一次的處理方法,又有機會去了解玻璃的構造。

 

在孩子的教養中,我知道我常常帶著孩子出去,孩子間互相學習的能力超強,女兒會學到許多別的孩子的優點,當然也會學到許多的缺點,當孩子學了壞習慣回來的時候我不會說:『以後別跟他玩。』,而是感激著那個孩子給了孩子一個新的問題,也給我一個新的問題,讓我跟孩子一起面對問題,一起去找解決問題的方法。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一次又一次的腦力激盪,一個又一個的溝通與實驗,我總覺得超懶的自己怎麼當了一個這麼辛苦的媽媽?

 

然而,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母親我,努力的讓妳接觸這個社會、讓妳一次又一次的面對許許多多的問題,是因為身為妳母親的我,想要一次又一次的慢慢跟妳一起想解決方法。

 

妳的母親我,努力的不在妳犯錯的時候罵妳、打妳,而是用一個又一個的說法、一個又一個的實驗,讓你真的了解問題的癥結點,而去找方法。

 

身為妳母親的我,只是想要讓妳習慣思考問題、習慣找答案、習慣解決問題。

 

妳的母親我,或許沒有那麼大的期望,希望妳當一個勇於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企業領導人,或是一個國際集團的CEO

 

我知道沒有一個人的人生不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不敢期望妳這一生中永遠不會遇到任何的問題。

 

我努力的教妳解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只是很卑微也很衷心的希望,在妳的一生中,永遠沒有妳『無法解決的問題』。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