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5245.JPG   


別人的傷(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年過六十的母親,生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病,所有的醫生做了許許多多的檢查都找不出母親劇烈疼痛的病因,她住進醫院接受一個又一個精密的檢查,住院讓她受了許多的折磨,卻也讓她見到了許多難得見上一面的親友,跟已經分居多年的丈夫。

 

有親友問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再撮合父母合好?』,也有人說『人都老了,還有什麼不能原諒的?

 

對我來說,不管父母間的恩恩怨怨,他們畢竟都是我的父母,生過我、也養過我,我總是希望他們日子可以過得輕鬆與自在,別再有煩心的事,分居多年來,心軟慈悲的母親這幾年來早就放下了過往的怨恨,內心確難免依舊藏有許許多多的過往。

 

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父母就常常為了父親外遇的事情有所爭執,父母分居後,我有一度很慶幸,母親終於可以過一點點自由的日子了,不需要在丈夫不在的時候疑神疑鬼,也不需要為了某些事情又吵到不可開交,母親得到了她的自由,而父親更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自由。

 

他可以自由的去見他想見的人,也可以自由的玩股票,更不需要被挨罵的喝酒、抽菸、偶而吃吃檳榔,他可以肆無忌憚的拿錢投資賺錢,他可以去取悅任何他想取悅的女人,他更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需要報備、他更可以不需要再陪愛玩的老婆去玩那些花錢的旅遊。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年老的父親少了年輕時候的風流與風發,獨居的他窩居在小小的房子內,過著即時發生了什麼事也沒親人在身邊的孤單,這時候,身邊所有的親友,都想讓他們夫妻合好,我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很多人說,對於夫妻要勸合不勸離,很多人告訴我,破壞別人的姻緣是造業,成就別人的姻緣才是一種功德,問我為何寧願造業也不勸合?

 

然而我卻沒有辦法跟別人一樣,要我母親原諒,因為畢竟不是我忍受著每個丈夫值班的夜晚,腦中想著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人翻雲覆雨的畫面,而躲在棉被中哭泣,整夜不能眠。

 

我沒有辦法勸合,因為畢竟不是我每天膽戰心驚的上班,害怕著今天是不是有人又來跟我通風報信說,看到自己的丈夫跟哪個女人在哪邊又做了哪些動作。

 

畢竟不是我,腦中聽著丈夫與別的女人露骨的調情電話錄音,而恨火中燒。

 

畢竟不是我,忍受著在自己的丈夫車內,找出了給別的女人的禮物。

 

畢竟不是我,被老公丟在荒郊野外,自己哭著找回家的路。

 

畢竟不是我,看著眼前百般討好,洗衣、煮飯、掃地的丈夫,心中沒有一點點幸福的感受卻想著『他又做了哪些事?要這樣討好?

 

我沒有辦法開口勸合,因為,畢竟不是我,要再扛著三十年婚姻的恩怨情仇,扛著多年分居的不同作息與習慣,在六十歲的年紀後,重新繼續磨合婚姻。

 

他們是我的父母,我希望他們晚年可以過得自在與快樂,而不是依照子女的方便照顧,依照子女的良心過的去的方法,不顧他們多年的記憶、不顧他們早就相差甚遠的生活習慣,而把他們放在一個屋簷下生活,當孩子們都上班的時候,放著讓他們磨合。

 

這麼多年來,我討厭別人告訴我媽:『男人在外面逢場做戲有什麼關係?有必要氣成這樣嗎?』,我更討厭叫別人忍,因為不是自己受的苦,要別人原諒當然很容易,因為不是自己受的罪,要別人放下當然很簡單,因為不是自己在忍,叫別人忍當然很簡單。

 

因為不是我受的苦,所以我沒有資格定義別人的傷。

 

因為不是我承受的背叛,所以我沒有資格叫別人原諒,更何況,傷害別人的人,從不曾真心誠意的爲他的外遇行為道過歉。

 

女兒一歲的時候,在公園玩不小心用手揮打了一個四歲的小姐姐,那個姐姐很憤恨的回推了我女兒,走路還不穩的女兒馬上摔倒在地上,放聲大哭。

 

我抱著我的女兒安撫著,等她哭完之後,帶著她跟那個小姐姐道歉,因為女兒比較小,又哭的很慘烈,所以那個小姐姐當然受到母親很大的責罰,她眼中帶著淚也帶著怨恨看著我的女兒。

 

我要才一歲的女兒,跟四歲的姐姐道歉,無論如何是我女兒先揮打到她所以必須道歉,小姐姐的母親是我熟識的鄰居笑笑的說:『沒關係,反正又不痛。』

 

我卻笑笑的反問她:『妳怎麼知道她不痛?

 

孩子的母親指著我才一歲的女兒說:『她那麼小,打人哪會痛?

 

我問她:『如果有人跟妳說,妳老公去酒家,也不過是應酬,也不過是手摸摸酒家女的胸部、親親對方的身體,也不過是逢場做戲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生氣的,妳會怎麼說?

 

小姐姐的母親整臉糾結的說:『這不一樣!

 

我說:『這沒有不一樣,妳不是妳女兒,妳沒有被打,所以不能幫她定義說反正不痛?或許她自己覺得她自己被侵犯,那種感覺跟妳發現了自己丈夫跟酒家女互相愛撫,別人卻告訴受傷的妳說,男人一時暈船,有什麼好生氣的?是一樣的吧?

 

後來的我,發現在調節孩子們相處的長輩們常常會犯這樣的錯,小的孩子打大的孩子,我們都會說:『弟弟妹妹還小不懂!』,孩子不懂就要教,為何我們不教犯錯的孩子,卻要大的孩子忍讓?

 

『弟弟妹妹那麼小,打了又不會痛!』,不痛的打,難道不是一種侵犯?

 

『他又不懂,拿一下你的玩具又怎樣,反正放著也沒看你在玩。』,這跟『反正你一天到晚加班,老婆放在家裡也沒有用,我順便幫你用』,又有什麼不同?

 

不是自己忍受的傷或許一句話說出去很簡單,也最方便自己處理,然而,那是因為不是我自己受的傷、不是我自己遭受的背叛,當然很輕易的可以叫別人忍耐或原諒。

 

成年後的孩子,不想讓自己分居的父母各自獨居在外,所以希望他們可以合好,一來方便照顧、二來也讓自己心安,卻忘記了,畢竟不是自己要帶著多年的愛恨情仇去重新面對對方,畢竟也不是一個已經吃齋唸佛的自己,要再去跟一個抽煙喝酒、嚼檳榔的人共同生活。

 

懶惰的丈夫,因為不想再扛房貸、因為不想背負著不孝的罪名,所以每天上班後,放著自己的母親與妻子在家中對峙,丈夫告訴妻子忍一忍,把母親的尖酸刻薄語言當耳邊風就好,丈夫說的輕鬆,因為畢竟不是他在忍,畢竟不是他要在那小小的空間,忍受一個又一個尖酸刻薄的話語,忍受一個又一個不尊重的行為。

 

當父母的人,因為要短時間內阻止孩子們的爭吵,總是告訴當兄姐的孩子們『妳當哥哥讓一下會怎樣?』、『他還小打妳又不會痛!』,我們總是看著孩子的年紀或者哭聲大小來判斷誰對誰錯,卻沒有耐心去聽聽每個孩子心中的傷。

 

我們為了自己身邊親朋好友的和諧,總是勸別人夫妻情侶合好,但是,卻忘了,畢竟不是我要去忍受著,夜晚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配偶與外遇翻雲覆雨的畫面,心中一把火熊熊的燃燒整夜無法入眠,身邊那個犯了錯的配偶卻像沒事一樣睡的酣聲大作。

 

真正的口說好話,真正的勸人和好,是在於促使對方每個人都自在且快樂的生活,而不是要一方忍耐、逼一方原諒、逼一方有度量,去面對一個關係,這不只是旁人的我們說說話,逼他門關起門來,自己吞掉那所謂圓滿外表下的苦果。

 

這一晚,我思考著母親與父親的難題,也真正的期許著自己,無論是對自己的父母,或自己的孩子,甚至自己的朋友,別為了自己的方便管理、教養、孝養、調解、甚至是勸合不勸離的功德,而去逼別人忍耐、原諒、放下。

 

深深切切的告訴自己,不是自己受的傷,就別去定義別人的傷。

 

不是自己要療傷,就別逼別人為何還沒原諒。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CH-G-183.jpg  

 

定義不同(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從我有記憶以來母親出國旅行的時候,幾乎不曾打電話回來家中,她總認為就算真的家中有什麼事情,她也沒辦法馬上飛回來,依舊必須要跟著旅行團的行程一站一站的走下去,與其如此,何必沿途一直打電話亂了自己的遊性,反正有事也等回家再說。

 

然而,每逢出門前,母親出門的叮嚀也卻也從來沒停止過,從我有記憶來,她出門的叮嚀不外乎要照顧弟妹,要準時吃飯、功課要做、晚上睡覺前瓦斯跟門窗都要巡一巡,句句叮嚀都是對我們的牽掛。

 

一年一年之後,年過六十的母親每逢出門時,對家裡面的一切總有許許多多的牽掛,隨著年紀的增長,她牽掛的東西越來越奇怪,家門口兩旁的那些盆栽有沒有人幫她澆花,兩隻亂尿亂叫的狗狗有沒有幫忙餵食、洗澡?神明廳的菩薩有沒有按時的拜拜?下雨的時候,有沒有人幫她關頂樓那扇容易被雨潑進來的窗?

 

一次,母親住院回家,下樓來我就一直聽著她叨唸,要媳婦每天到神明廳拜拜、整理整理,卻也做不到,敬給菩薩的那包餅乾,放了五天都還沒有拿下來。

 

母親叨唸著她交代的事情,媳婦沒有做到,我卻只是悠悠的告訴她:『她有做,只是每個人做的定義不同,她或許每天擦拭佛桌、焚香拜拜,對她來說就是完成所有拜拜的程序,她拜拜的定義中不包括收走別人獻佛的供品,所以只是定義不同。』

 

母親聽我這樣說,停止了她的叨唸,若有所思的反覆咀嚼我說的話:『是呀!做的定義不同,定義不同、定義不同呀!

 

有沒有澆花?該澆多少水?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地板要多乾淨才算掃過,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所謂的擦窗戶是玻璃要乾淨,還是連窗櫺也該整個擦過,每個人的定義也不同。

 

定義不同,這句話也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要女兒收的玩具,她說她收完了,對她來說地板沒玩具就是收完,對我來說桌子跟椅子上還散滿著她的積木,一整個凌亂的家。

 

簡單的晾衣服一件事情,我跟老公的定義就不同,室內設計師的Benson會依照視線的順序由高往低排,連曬衣服也講究視覺的美觀,高低色彩不同而編排,而我卻是看我先抓到那件衣服就晾上去完全不管所謂的視線。

 

家中的地板掃了沒?碗盤洗了沒?家裡整理一下,這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小衝突,難道不是因為每個人的定義不同嗎?

 

女兒從小的思維總是在挑戰我印象中所有既有的定義,一歲半的女兒會堅持把家中史奴比的面紙套帶出門,因為她覺得那是她的狗狗包包,因此有一段時間,我每天不管天氣多熱,總是要看著她提著將近她半個身高毛茸茸的面紙盒出門。

 

她會把可愛的草莓內褲放在頭上,要我帶她出門,並且堅持那是她的草莓帽子。

 

她會穿尿布後又穿內褲,內褲外面又套著長褲,再穿上兩條裙子出門,只因為這樣裙子會變成澎澎裙。

 

她這樣的行為,我該定義她是奇裝異服?調皮搗蛋?

 

還是,有創意?有堅持?


女兒三歲兩個月, 我帶著她走進台北美術館去看『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我蹲在孩子的旁邊一邊聽著耳邊的導覽,一邊用問答的方式教導女兒觀察每個模特兒 身上的衣服,衣服是哪個顏色?哪件衣服上有許許多多的雷朋眼鏡,試著讓女兒了解高提耶服裝作品中的趣味。


『媽媽,爲什麼假阿伯要拿手套當帽子呀?』


『媽媽,爲什麼這個假阿姨要把帽子當裙子穿呢?』


『媽媽,可以幫我做一個手套的帽子嗎?』


時尚頑童高堤耶的作品,將女兒對服裝的定義,又往外擴了很多層,手套可以當帽子、抱枕也可以當胸針、裙子裡面可以藏一頂帽子,對孩子來說,服裝的可能性,忽然變得似乎無所不能。


而這樣的展覽,對我的震撼卻更大,我深深的了解到,沒有創意的孩子不懂得如何惡作劇。


從小到大,孩子對衣服的堅持,我可以說她搗蛋,我常常設法勸她脫掉她套在洋裝外面媽媽的內褲才出門。


我常常勸她把當手套的襪子脫掉才可以出門。


我甚至曾經帶著她出門,她的右腳套著我的膚色絲襪,左腳穿著她的泡泡襪。


我可以定義這些是她的搗蛋,我可以不用勸她,一把脫掉我看不慣的服裝。


然而,看完了展覽,我才知道,或許對孩子來說是創意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搗蛋也是奇裝異服,那也是定義不同。


滿屋的積木,對孩子來說是挑戰有史以來最大的城市堆疊,對我來說是滿屋的髒亂。


整包被撕濫的面紙,對孩子來說是在製造下雪的場景,對我來說是浪費。


兩歲的女兒站在椅子上洗碗,對她來說她在幫忙,對我來說,我只看到淹水淹泡泡的廚房。


逛街的時候我請她稍等我一下,對她來說她聽了我的話,停下腳步的那三秒就是對我的等待,而我卻只想『怎麼不等我把這櫃的衣服看完?』,等待的定義也不同。


該生氣嗎?


還是只是定義的不同?


如果真的定義不同,那麼我是不是該選一個對孩子未來最好的定義?


如果真的是定義不同,那我是不是該想辦法去理解孩子的定義,找一個可以互相尊重的基本認同?


奇裝異服就當作是她的創意,帶著她看報紙上服裝的展示一起研究。


調皮搗蛋,就當做她在展現創意,慢慢引導她正確的觀念。


我想,或許這一生中,我還是會有許許多多的看不慣,我還是會有許許多多的機會被身邊的人氣到快中風,看了高提耶的展之後,我學起我母親,在每個想要叨唸的瞬間,喃喃自語的先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定義不同呀!給一個最好的定義吧!』

  

 POSTER.jpg

 CH-G-154.jpg 

幻羽舞影-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

展出時間 2010-05-29(六) ~ 2010-08-15(日) 進行中

活動簡介
高堤耶向來以驚世駭俗的作風聞名,擅以誇張的服飾,例如馬甲、篷裙裝、緊身衣等,他與法國擅長以身體表現七情六慾的現代編舞家蕭畢諾堪稱兩位表演藝術界與設計界奇才,創下驚人合作首例。
本活動是週期性活動
重複於每週一、二、三、四、五、六、日
開始於2010-05-29 ,結束於2010-08-15。
費用資訊
全票:200元
優待票:180元
原始活動網址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_MG_4133.JPG  


要講幾次才會懂?(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在婚姻之中,我常常覺得一個女人可以左右家中的所有氣氛,可以營造家中的氣氛,也可以破壞家中的和諧,這些事情對一個女人來說簡直輕而易舉,但也可以覺得很難。

 

我跟Benson結婚後,我常常為了一件事情,叨唸他很久很久,唸到不但他火大了兩個人大吵,影響到了婚姻的品質不說,連我都很厭惡自己在愛情中這樣叨唸的面孔,於是後來,我決定,夫妻之間還是只讓他感受到愛意就好,別讓我的關心與愛變成他煩心的嘮叨。

 

因此,我不罵他凡事只跟朋友說,而不跟老婆商量,反而找機會讓他跟他最好的朋友合作,看著他每天去找朋友喝茶,然後,眼睜睜的看他被背叛,讓他自己了解,朋友遇到利益衝突的時候,也有現實的一面,而當妻子的我,只是在他被背叛的時候,輕輕的跟他說一句:『不管你怎樣,是窮是富,我都陪你一起過。』

 

有很多話可以不說出來就不說出來,愛情其實不能真正改變很多人的本性跟習慣,如果真的如此,又何必叨唸呢?擤完鼻涕亂丟的衛生紙,就隨手幫他丟了就好,何必每看到一個衛生紙就罵一次?

 

吃冰淇淋的時候,蓋子隨便丟在水槽上,一下子就長了滿堆的螞蟻,就清一清就好,何必看到一隻螞蟻就罵一次?

 

為了衛生紙跟螞蟻每天這嘮叨,對方也不會改變他的習慣的,又何必罵了一次又一次呢?

 

有了女兒之後可以很明顯的發現,我做事的方法常常跟她的爸爸不同,有一次我在廚房的時後,聽到Benson大聲的對兩歲女兒說:『這個東西拿去放好,我說了幾次了,我不是說玩具玩一玩就要放好嗎?我都已經說過好多次了,我要說幾次妳才懂?

 

我慢慢的從廚房走出來,看到女兒一臉無辜的樣子看著她的父親,我卻悠悠的對老公說:『如果這個世界上,都用說的就會懂的話,那以後就乾脆看DVD或者聽廣播,每個人都可以修好幾個博士了。』

 

說完,我坐在地上,陪著女兒一起玩分類的遊戲,讓女兒把所有的玩具一一的歸位後,我才悠悠的轉過頭看著老公說:『何必對孩子生氣大小聲呢?你一些壞習慣我也沒有每天嘮叨罵你呀!人跟人相處本來就互相容忍的,孩子還小的時候,絕對不是用嘴巴說就代表教孩子的。』

 

我常常看到很多的大人,當一歲多的小孩拿起杯子或磁碗的時候,大聲的尖叫說:『不要碰!那會破的。』,我常在想,那樣小小的孩子,有沒有人教他所謂『破』的定義?

 

因此,我買了許許多多的小玻璃杯跟小瓷壺,讓一歲的女兒自己倒水自己用玻璃杯喝水,每次她砸破一個杯子,我就邊收邊緩聲的重複好幾十次告訴她:『杯子是玻璃做的,會破的、會破的。』,從此之後,只要告訴她:『寶貝!這個杯子會破的!』她就會像懂了般說:『會破的!

 

為了讓孩子知道針跟剪刀有的危險性,我蹲在孩子面前,說明剪刀跟針的尖銳處,輕輕的扎一下她的小手說:『會痛的!』,然後扎破幾個氣球告訴孩子,針跟剪刀是很尖銳的東西會把東西弄破,所以剪刀跟針不可以隨便亂拿。

 

為了讓孩子知道尿尿尿在褲子上跟尿布上的差別,我拿了一個類似噴嘴的洗鼻器,一邊控制水量,假裝尿尿尿在內褲上面與尿布上的不同,讓孩子真的懂得媽媽想傳達的意思。

 

為了讓孩子知道火鍋店裡面的所有醬料,我抱著兩歲的孩子站在醬料區前面,一個個的教孩子什麼是醬油?什麼又是香菜?倒一點點醬油讓孩子摸摸看、聞聞看、沾著吃看看,拿一片香菜讓孩子自己聞看看、咬看看,拿一小片蔥讓孩子了解什麼是蔥。

 

為了讓孩子知道杯子如果沒有放好,會倒下來,我在孩子洗澡的時候搬了一張桌子放在浴室,拿杯子跟碗裝滿水,放在桌子上面跟桌子邊緣,一次又一次的讓她看懂桌子如果沒有完整的放在桌面上,就會掉下去,潑的滿地濕。

 

為了讓孩子懂得反應冷熱溫度,我在孩子一歲的時候,拿著兩盆的水,一盆裝熱的、一盆裝冷的,重複的把她的手放入兩個盆子中,一邊放一邊說:『這是熱的!』、『這是冷的!』讓她知道溫度的不同感受。

 

為了讓孩子知道什麼是濕的?什麼是乾的?我會拿不同的衣服,一件乾的、一件濕的,讓她摸摸看乾跟濕的差別在哪邊,而不是一直罵她:『別玩水!那個會弄濕!

 

一件又一件,當母親的我好像把生活中的一切都弄成了實驗室,每一樣東西,我都想要讓女兒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手去觸摸、用身體去感覺、用鼻子去聞、用腳去踩、用嘴巴說,我不希望她在挨罵中學會什麼東西會破,也不想讓她在沒有真正去感受的時候,在看大人的臉色中去揣測。

 

我希望她可以用同樣的態度去發現新的東西、去面對新的事務與問題,於是我必須用一步又一步的方式,帶著孩子真正的放開孩子的所有感官,去體會、去學習、去了解。

 

因為,我知道,生活中的一切不是用聽的就會懂。

 

不是真正用聽的就可以知道躺在比薩斜塔下的草皮看天空線,會是怎樣的感受?鼻子會聞到怎樣的味道?

 

不是用聽的,就會真的懂得大自然的奧妙與神奇。

 

不是聽大家一直說媽媽有多偉大,就能真正的了解母親的偉大。

 

不是用聽的,就可以真正的感受過浪打在臉上的感覺。

 

因此,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時候,我選擇了不說,直接想辦法帶孩子去感受。

 

而這種在生活中發覺與了解的態度,才是我該真正去讓孩子學習的,讓她了解與其聽別人說,還不如自己去躺在比薩斜塔下看斜塔與主教堂與天空畫下的天際線。

 

與其聽別人說,還不如自己走去森林中,去放開自己所有的感官,觀察與體會大自然的奧秘與偉大。

 

與其聽別人說這個男人有多好,還不如自己由小小的細節慢慢的觀察。

 

與其聽別人形容,還不如自己去體會真正海浪打在身上的感覺。

 

與其聽別人說該如何做,還不如自己去觀察、自己去研究、再去判斷!

 

現在的Benson看到朋友罵孩子說:『我都已經說過好多次了,我要說幾次你才懂?

 

他也會跟我一樣回答說:『如果用說的就會懂的話,那以後看DVD或者聽廣播,每個人都可以當博士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_MG_3616.JPG  

自欺欺人的人生

每次帶著孩子遇到朱阿姨的時候,我總是能閃則閃,朱阿姨總是會看著我的女兒說:『妹妹好棒喔!看到我都會叫人,不像我孫子看到人都不會叫,真不知道我那個媳婦怎麼教的。』

 

爲了避免接下來一陣比孩子、抱怨孫子、數落媳婦的言語,我總是盡我所能的減少與她照面的時間,朱阿姨常常訓誡著媳婦不會教孩子,她看不慣自己的媳婦不打罵孩子,她看不慣自己的媳婦凡事跟四歲孫子商量事情的畫面,她總是帶尖帶刺的數落著媳婦。

 

『以前我帶兩個小孩都沒喊累,孩子打下去就好,自己要搞這麼累活該!』

 

『以前我的小孩都被我管得乖乖的,不像妳兒子這麼難搞。』

 

『笑死人了,沒看過媽媽這麼懶的,小孩吃飯不會餵嗎?

 

朱阿姨訓斥媳婦的話,常常都聽的到,常常讓她的媳婦氣到整個人幾乎抓狂,朱阿姨總是理所當然的教別人如何當個媽媽,就好像她的經驗非常的豐富與成功般。

 

然而,事實是,朱阿姨自己的女兒國中畢業就未婚生子,迫不及待的為了逃離那個家而結婚,小夫妻兩個人一連生了三個孩子,朱阿姨的女兒卻也受不了為人妻、為人母的無聊日子,拋夫棄子而去。

 

三個孩子在努力賺錢的小爸爸帶大的過程中,國小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是地方上大尾的問題孩子了,抽煙、喝酒、圍事樣樣來,而朱阿姨的女兒,那個三個孩子的媽媽根本雙手一攤,擺明了她不管的態度,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談她的戀愛、玩樂她的人生。

 

那三個孩子根本找不到他們的母親,即使連朱阿姨也常常聯絡不到她的女兒,她不常回家,倒是債主常來,無論是錢債還是情債。

 

每次看著朱阿姨,我總是在想,明明她連自己的女兒都抛夫棄子了,為何要一天到晚數落著媳婦不是一個好媽媽?

 

明明她連自己的女兒都教不好了,為何她要如此帶針帶刺的訓斥別人,如何教孩子?

 

明明連自己兒女的生活習慣都沒教好了,為何要用近乎潔癖的標準要求媳婦?

 

難道當一個人罵別人的聲音比較大的時候,就代表自己比別人強嗎?

 

難道當一個人訓斥別人的聲音比較大的時候,就代表自己高人一等嗎?

 

還是,她只是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斥責媳婦如何當媽媽,來自欺欺人的過自己的人生?

 

會不會,人總是要這樣自欺欺人的壯大自己的聲勢,才能夠活下去,去迎接每一天的日出與日落?

 

會不會總要學著自欺欺人,人生才有過下去的勇氣?

 

從我當人媳婦的那一天開始、從我當媽媽的那一天開始,從小特異獨行的我,開始面對了許許多多人際關係中的拉扯,也面對了傳統教養與我自己思維中的疑惑,我的特異不再是一種獨行,我的觀念與行為牽動著許多人。

 

有人問我『妳這樣當媳婦,不怕別人說話嗎?不怕大家說的很難聽嗎?

 

有人問我『妳這樣的行為,不會被別人說是怪獸家長嗎?

 

我不是沒有在每一次的衝突中痛苦,我也不是沒有在每一次的決策中反反覆覆。

 

我沒有多麼顯赫的成功,我的孩子讓我最驕傲的不是她三歲可以背多少單字,而是她快樂而閃亮發光的眼神。

 

然而,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我的這一生,或許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女人,我只希望自己不要有一個自欺欺人的人生。

 

當自己曾經在求學過程中遇到會把自己的手伸進去女同學裙子內的老師,當自己看過女同學整個發白的臉走進教師休息室時,我又怎麼能夠跟自己的孩子說:『去學校要乖乖的聽老師的話,老師說什麼就要做什麼。』?

 

當自己曾經痛苦的背著三字經、唐詩三百首、古文、到恨不得不要去學校的時候,我怎麼可以逼迫孩子,『這些東西一定要背,不求甚解的背,早晚有一天你會懂』,我不能這樣自欺欺人,因為到現在我都不懂,而有些哀傷的詩詞我真的希望我這一輩子都不會懂。

 

當自己曾經忍受女孩們無聊的排擠到全般女生都不太願意跟我說話的時候,當每天上學都覺得很沉重想自殺的時候,我怎麼能夠告訴孩子,『大家排擠妳就一定是妳不對』?

 

當自己曾經把同學拉出來『教訓』一下,當自己曾經爲保護別的被霸凌的同學出頭時,我怎麼可能會在自己孩子說『我不想去上學!』的時候,死拖活拖逼她去?

 

連在學校交友滿天下的我都曾經這麼討厭上學,我怎麼可能逼著孩子在她不情願的時候去上學?

 

當自己一路成績最優秀的表哥,有正當職業娶妻生子,卻因為妻管嚴,而口袋沒有半毛錢,連生病都沒有辦法就醫,忍著貧病好幾年忍到自己都看不到了,才求助自己的哥哥,就醫後的十天就過世時,我怎麼可以告訴孩子:『讀好書、有高學歷一定有好將來』?

 

當自己從小因為愛看漫畫書跟小說而被打了不少鞭子,當自己被逼著讀書,逼到自己曾經連看到書都很想一把火燒掉的時候,我又怎麼能逼著孩子唸教科書而自以為學校成績考得好的人,以後一定有良好的閱讀習慣?

 

當自己發現自己走出學校之後,所有的學習才找到真正的快樂的時候,我又怎麼能逼自己的孩子一定要適應她不喜歡的學校,深信這樣是對孩子好?

 

深信只有學校才能學到東西?

 

我不希望自己有一天要騙孩子這些謊言,我也不想逼著孩子去做一些連我都無法做的事情。

 

或許逼著孩子跟著大家一起走,我這個當母親的人會比較輕鬆,但是,我知道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貪圖方便的自欺欺人。

 

或許,不管我這個當母親的人、我這個當媳婦的人,以後又會做出哪些特異的決定、走出哪樣不同的路,我只深深的期許自己。

 

別落入一個自欺欺人的人生!

 

尤其是–這個欺人是欺騙自己孩子的時候。

自勉之~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照片 527.jpg 

  

沒有打不走的愛

 

當孩子快要出生的時候,我有一個朋友一直很熱心的告訴我,如果孩子在餵母奶的過程中狠狠的咬了妳一口,妳就要狠狠的往孩子的臉上打過去,孩子就再也不敢了。

 

在自己還沒有切身之痛的時候,聽到了這樣的說法,我總覺得非常的殘忍,當孩子出生之後,小小的她在我的懷中滿足的表情總是讓我很喜悅,更不可能真的打得下手。

 

可是當女兒長牙之後,有一次在餵母奶的過程中,女兒狠狠的咬了我一口,我整個人痛不欲生、眼睛馬上飆淚,卻無法讓孩子停止咬我,那時候的我竟然不加思索的往孩子的臉上打了一巴掌,被打的孩子張開口哇哇的大哭,我才解脫了那種椎心知痛,跟著她一起哭了起來。

 

從那一次開始,女兒再也沒咬過我了,就如同當初那個媽媽所說的一樣,孩子一次就學乖了。

 

當孩子一天又一天的長大,會的動作越來越多,她會以為好玩的來硬扯我的頭髮,她也會以為好玩的來打我一下。

 

不管孩子是拉扯我的頭髮,或是打我,我也不管她是好玩,還是惡作劇,我都會馬上且立即的抓住她的手,眼神正經的對著她說:『不可以打我,我不喜歡,我覺得很痛,也覺得非常的生氣!請妳跟我說對不起。』,或者說:『不可以拉我的頭髮,我很痛、很不舒服,跟我說對不起!

 

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她我的憤怒,我也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她什麼是生氣?什麼又是痛楚?

 

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的孩子,身為妳母親的我,是有情緒的、是有痛楚的。

 

我曾經看過一個未滿兩歲的小孩,一生氣起來就往他母親身上捶打,我很吃驚的看著那個媽媽,問她:『她這樣打妳,妳都不說話嗎?

 

那個母親一臉無奈的反問我:『要不然呢?

 

那時候的我不加思索的回答她:『難道妳想要教妳的女兒,長大以後談戀愛,只要妳很愛很愛對方,所以就算他打妳也要默默忍受嗎?

 

對方不解的回答我︰『可是我是媽媽呀!

 

我反而問她︰『難道,當媽媽就不需要有身體自主權?當媽媽就該任由孩子打?

 

現在我的女兒三歲了,有人說這個年紀的孩子貓狗都嫌,老實說,我的孩子也不例外,她知道在外面哭鬧著要東西,她的母親絕對會以『妳在公共場合哭鬧打擾到別人』為由,馬上抱著她跳上計程車,回家讓她哭個夠。

 

即使,原本答應孩子給她的東西、該帶她去的地方,也會因為她的哭鬧,而馬上毀約跳上計程車,讓她好好的回家盡情的暢哭。

 

也因此,孩子不太會在出門的時候,為了要達到某個目的哭鬧,卻會在家中,三不五時上演,女兒要的東西很不一樣,她不會為了要糖果或是玩具哭鬧,而是為了要我聽她某個指令而哭鬧。

 

『媽媽!妳過來這裡抱抱我!

『媽媽,請妳過去那邊坐。』

 

即使孩子明明知道我在哪裡,她也不願意走過來,寧願在她的位置哭著說『媽媽,妳過來這裡抱抱我,過來,求求妳過來這裡,過來!

 

當她開始用哭鬧的方式索取擁抱、索取東西的時候,我總會很明白的拒絕她之後,自動關起耳朵,看我的書、縫我的娃娃。

 

但是,我也不是那麼好脾氣的人,面對孩子看似無止盡的哭鬧,總有幾次,我會一把火起來,然後很正經的告訴她:『我很生氣,我不喜歡妳強迫我做事情。』

 

一次又一次,慢慢的女兒會在哭累的時候,一步一步的哭到我面前,一次又一次,她會哭倒在我懷裡,自己找台階下,然後沉沉的睡去。

 

現在的我,總會在孩子心情穩定之後,問孩子:『妳喜歡某某某強迫妳玩xxx?

,女兒會趴在我的身上,搖搖頭說︰『不喜歡』,這時候我就會很明確的告訴她:『我也很不喜歡妳強迫我,請妳跟我說對不起!

 

女兒總是很輕易的說聲對不起,卻接著辯解說︰『可是我怕你不愛我,我怕找不到媽媽抱抱。』

 

我總是會說︰『親愛的孩子,不管媽媽在不在妳身邊、有沒有擁抱妳,我都會很愛妳,但是,我愛妳不代表我絕對不會離開妳。』

 

我認真的告訴孩子,我很愛她,卻不代表我愛一個人就必須要忍耐對方的欺負而不走開。

 

我告訴孩子,媽媽很愛她,但是她不能因為我對她的愛,而不尊重我的意願,不尊重我的身體自主權。

 

我告訴孩子,即使我很愛她,我還是可以選擇在遠遠的地方愛她,我可以選擇不要因為愛一個人卻要忍受他對我的欺負,我可以選擇不要因為愛一個人,就必須犧牲了自己的快樂、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如果愛一個人,需要如此的沉重與痛苦。

 

親愛的孩子呀!

 

妳我都可以選擇離開。

 

有時候,遠遠的愛一個人,總比兩個人放在一起互相碰撞,互相傷害的愛,來的美好與幸福。

 

親愛的孩子呀!

 

如果您想每天起床的時候可以看到妳愛的人,每天睡覺前可以擁著相愛的人入眠,那麼,親愛的孩子呀!

 

請妳要記住,妳不能拿仗著對方愛妳的心,而不懂珍惜任意的欺負、任意的索求與命令。

 

否則,當那個時候,即使深愛著妳的母親我,也會選擇離開。

 

因為,親愛的孩子呀!

 

這個世界上,即使老天給你如父母般理所當然的愛,還是必須懂得珍惜與善待。

 

當母親的我,總不能為了為愛付出,而失去了自己人生中的自主與快樂。

 

親愛的孩子呀!

 

這世界上不該有打不走的愛!

 

請珍惜自己,也珍惜愛妳的人!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