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一個有根的國際觀

(作者:『樂當幸福不良媽媽』作者Antonia Wang轉載請註明出處)

 

在我求學過程中,有許許多多的歷程,總會在一個又一個的小團體中生活,我記得我的求學過程中曾經有四年的時間,跟著幾個朋友一起上下課,一起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在一起的時間多了,也難免有些許的爭執,對我的個性而言,我凡事就事論事仗義執言,有幾次幫別人說話,得罪了班上一個同學,這個同學總是有辦法要求全部的女生一起孤立某個人,而我常常就是那個被她孤立的人。

 

全班的女生都怕她,只有我一次又一次的說出我想說的話,甚至幫別人說話,然後又是一兩個月被孤立在所有的活動之外,以前的我不以為意,因為除了學校的課程之外,我校外還參與很多的活動團體在籌辦一個又一個活動,而且,女同學不敢跟我說話還是會私下傳紙條給我,而男同學更是不理會禁忌,跟我稱姐道弟。

 

我依舊上課下課,我也依舊忙著我自己的事情,我堅持我要的日子,不過,老實說,我也跟很多人一樣,不喜歡那種被排斥的感覺,不喜歡那種一走過去大家都不說話的尷尬。

 

而女生中一個又一個小圈圈的活動模式就是如此,當一個被某團體排斥的人,去到別的小圈圈依舊無法真正的融入。

 

那幾年,我受了好幾次這樣的排擠,但是當我畢業後,那些同學反而一個又一個的來跟我道歉,表示當時怕被排擠的無奈,我懂那樣的感覺,當然不會介意,卻很感嘆那種被排斥的恐慌原來每個人都有。

 

在剛剛懷有女兒的時候,我跟老公曾經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到美國生產,那樣的考量,不是因為不喜歡台灣這個孕育我們的國家,而是,想要孩子未來可以輕鬆的遊走全世界,而不要因為許多繁雜的簽證規定,多添了她到世界的羈絆。

 

在我第一次出國之後,我就迷上了旅行,我知道唯有出去看到更多的世界,才能夠在一次又一次的文化衝擊中成長,唯有一次又一次的衝擊,才能把自己的心開的更大,讓自己包容更多的思考,讓自己思考更多的可能。

 

台灣是一個島國,我們很認命的知道,要發展就要往全世界發展,因此,我的身邊有些同學小小年紀就前往美國就讀,在那個年代,家境好的父母幾乎都把孩子努力的往國外送。

 

小時候的我們,很羨幕那樣的同學,那種羨幕不只是對異國的憧憬,那種羨幕其實夾雜著對於無聯考壓力學習環境的嚮往與對上學痛苦的反制。

 

即使到了現在,台灣社會對於那種從小在國外求學的人依舊有那種莫名的好感,流利的英文、自成一格的社交圈、不拘謹的態度,都活出了與台灣教育下長大的孩子所沒有的自在。

 

然而,這樣的想法在一次與晚輩長聊之後,才發現,表面不代表一切。

 

一個國小畢業就到美國求學的晚輩,最近研究所畢業回來台灣,我在言談中感受到這個晚輩在美國求學一路上的辛苦,沒有父母在身邊的他,一個人寄居在阿姨家中,即使阿姨一家對待他極好,但是那種寄人籬下的感覺從來沒有停止過。

 

每天看著自己的表弟對著自己的母親撒嬌,看著阿姨一家要去逛街、看電影,即使每次他都有被邀約,但是,他依舊覺得自己在破壞阿姨一家人的家庭時光,在快樂的時候,看不到母親的笑容,在哀傷的時候,沒有溫暖的胸膛,而最重要的是沒有歸屬感的痛苦。

 

寄居在親友家,沒有屬於家的歸屬,在國外的日子,永遠被當作黃種人看待,即使領有美國公民的身分表徵,也不代表被那塊土地的人認同。

 

在異國時遇到講華語的中國人,所有思考與認知的不同,他無法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在與台灣移民的交往中,不擅台語且講得一口字腔圓華語的他,談天中也有那種隔靴搔癢的感覺,總覺得自己無法融入大家的那種感覺。

 

好不容易回到台灣了,回到了父親與母親的身邊,他卻無法聽得懂父親與友人的談話,無法聽懂母親對阿姨的抱怨,無法聽懂祖父母對他的關愛。

 

在自己最親的人身邊,談話還要請對方再一次的翻譯,那種感覺自己好像外人的哀傷,他在自己親友的身上再度的感受到,而這些人包括他的父母。

 

從小到大,他走過許許多多的地方,才發現,他是一個即使回到家鄉,也沒有歸屬感的人。

 

那種沒有歸屬感的痛苦,是很多人無法理解的苦。

 

我看著他眼神中難得流露出來的痛苦,想起了以前在學校被排擠在每個團體中的感受,想起了被所有女同學遠離的無力,那時候的我才忍受幾個月,我卻無法想像他從小到大沒有歸屬感,好像被所有環境排斥的那種感覺。

 

這時候的我才真正的了解到,當我們要孩子像大樹一樣的讓自己的樹枝往全世界伸展的時候,不是要硬扯他的樹枝,而是要鞏固他的根。

 

當我們努力的要孩子走出去,當我們努力的在孩子還小的時候逼他唸英文,當我們要孩子可以走出去跟世界溝通的時候,我們或許忘了,讓孩子聽得懂自己父母、祖父母的語言是多麼的重要。

 

現在的我英文不是很好,每當有一群人聚在一起用英文高談擴論的時候,我總是會視相的離開,因為我知道,我因為語言被排除在外,我跟他們不同掛。

 

我不想有一天,孩子走到了全世界,踏遍了千里路,心中卻沒有歸屬感,只是一個在世界遊走的浮萍。

 

我不想有一天,孩子可以用英文跟許多人聊天,卻無法聽懂母親跟外婆之間的對話。

 

我不想有一天,當我跟母親聊過往的時候,我的女兒因為聽不懂我們的語言,而離的遠遠的!

 

我不想因為語言的隔閡,讓孩子以為她跟父母、祖父母,無法溝通、不同掛。

 

那一天,我透過了晚輩眼裡面的哀傷,看到了年少時被排擠的傷,也讓我知道,原來,培養一個孩子強大的國際觀,不是強壯他的外語能力,而是給他一個堅實的根!!

 

親愛的女兒呀!

 

跟媽媽學母語吧!

 

(作者:『樂當幸福不良媽媽』作者Antonia Wang轉載請註明出處)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